回到上页

 

“天道左旋”现象极其哲理 

 

 

中国古人有个观念,叫“天道左旋”。

这个观念是古人通过观察天体运行,进行哲学思考总结出来的,是天地宇宙的基本运行规律,也符合阴阳哲学和数学二进制规律,并成为易经的一个基本思想。

这从定性的两仪图和初步定量的八卦图中可以直观地看出来。

我们看两仪图中,左边的“阳鱼”代表天道和能量,右边的“阴鱼”代表地道和物质。

代表天道和能量的“阳鱼”在最上面(乾卦)面积最大,这个位置对应于宇宙大爆炸初始点,根据西方天文物理学,这个时间点宇宙的能量最大,物质最少,几乎全部是纯能量而没有物质。

接下去宇宙的发展过程中,“阳性”的能量减少,“阴性”的物质增加。我们看到两仪图中“阳鱼”逆时针往下(左旋)时,它的面积是逐渐减小的。

相应地,代表地道和物质的“阴鱼”在最上面(姤卦)面积最小,“阴鱼”顺时针往下(右旋)时,面积是逐渐增大的。

“阳鱼”面积的减少和“阴鱼”面积的增加两者是同步进行的,而且,从数量上来说,“阳鱼”减少的面积刚好等于“阴鱼”增加的面积。

这也符合并体现了阴阳“盈虚消长(阳长阴消或阴进阳退)”的现象和规律。

所以,两仪图中代表“天道”的“阳鱼”左旋减少这是符合实际天文观测的。

既然“天道左旋”,当然,“地道”则是“右旋”的。

 

在初步定量的八卦图中,整个一圈正好是一组八个依次排列的二进制数,但是古人在定顺序的时候,并不是沿着圆圈依次从一到八顺序排列的,而是左半圈逆时针排列为一至四,右半圈则顺时针排列为五至八。

在更精细定量的六十四卦圆图中也一样,整个一圈正好是一组六十四个依次排列的二进制数,但是古人在定顺序的时候,并不是沿着圈子依次从一到六十四顺序排列的,而是左半圈逆时针排列为一至三十二,右半圈从三十三到六十四。

这样才符合“阳消”和“阴长”这两个过程同步进行,两者变量相同而性质相反,也才符合实际天文观测。

而且,只有这样排列,八卦或六十四卦图中所有对顶卦的二进制数性质相反而数量相等,整个系统处于一个精确的和谐和平衡态中,而且这个系统的总和为零。

 

我们现在的地图方位是“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中国古人的方位刚好相反,是“上南下北,左东右西”。

那么为什么会产生刚好相反的方位呢?其原因在于中国人是根据“面南背北”的方位来观察定位的,这与中国人的阴阳对应思想有关,人体前面为阴后面为阳,面南背北则正好以人体之阴对地理之阳(因为中国是南方热)。西方地图则以地轴为方向定位的,地球的北极为上,所以他们是面北背南来定方位的。

我们假设有一个古人站在中国地上,并在脚下铺一张纸,面南背北左东右西站好,再把方位写在自己脚下的纸上,这张纸上写的方位正好符合八卦图上的方位。如果让这个古人转体180°来看地球,就是面北背南,左西右东,则与地图方位一致, 所以二者在本质上并无区别。

这种哲学思想和思维方式的不同,也体现在日常生活和器物中。比如,中国古人的书写顺序是从右到左的。但是从西方传入的钟表上的指针是从左到右(顺时针)的。

其实,不仅仅是“阳动”的天道是“左旋”的,比较有趣的是,自然界中从宏观到微观的各种天然生成系统中,“左旋”现象也很多。比如:

DNA 的双螺旋机构是左旋的。

电子的自旋也和地球一样,如果你“面南背北”站在电子上看,则电子是左旋的。但是,好像有极少数电子是反向自旋的。

银河系也是左旋的。不过,这里有个仰视还是俯视的问题。

我们头顶的头发中心的“发旋”也基本上都是左旋的,有人说这是因为头在人体中代表天,我想这可能是因为与DNA的方向相应。

我们还可以留意一下:台风、热带气旋、飓风等大气运动造成的漩涡,还有一些自然界水流造成的漩涡(排除其它物理因素),基本上也都是左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