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愚蠢的拔人助长和服药助长

 

钱塘散人

 

记得我和同学第二次去见那个推拿高手时,进门看见老先生正在给一个小女孩做手法处理。女孩看上去读初中的年纪,旁边站着一个中年男子。

老先生的手法看起来有些奇怪,既不是正骨,也不是推拿或按摩,主要是给孩子转动并拉伸四肢关节。

老先生一边工作一边和我们聊起来,据他说中年男子是个企业家,接受手法处理的是她的女儿,正在读初中,父亲怕女儿身高不够,所以带她到这里来做“增高手法”调理。

我看小姑娘才十三四岁的样子,身高与同龄人相比应该属于中等偏上,不知这个父亲为何觉得女儿不够高?

另外,用这种拉关节的手法能增高?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心理不免有些疑惑,因为这让我自然而然联想到拔苗助长的故事。

我向老先生提出了几个问题:

一、人体的自然生长是全身各处成比例生长的,这样单独拉伸四肢关节,就算四肢真的能拉长一些,会不会与躯干不成比例?因为四肢关节可以活动拉伸,但是脊柱好像没法拉伸呀?

二、人体的自然生长是随着物质(比如关节中的成骨细胞)的增加从内部生长的,像这样用外部的机械力拉伸的情况下,身体的物质(比如关节的成骨细胞)并没有增加,拉伸结束后应该很快就会缩回去的。

三、对于身体正在发育中的青少年来说,这种外力的拉伸会不会对身体造成损伤?比如拉伤关节韧带,损伤关节周围的血管神经?

老先生没有详细答复,只是大概说人体增高主要是下肢增高(大长腿吗),在骨龄闭合之前是可以通过拉伸关节达到增高作用的,据他说这个小女孩经过一段时间的手法处理已经长高了一点四厘米。在说话的过程中,老先生又给小女孩拉了拉脖子,好像是为了回应躯干不能拉伸的疑问。

 

记得那年看了萧宏慈的《医行天下》后,对于其宣扬的“拉筋治百病”谬论,我不客气地从专业角度提出了批评,并写了一篇短文放在自己的网站中医板块,算是尽了一点中医“医普”的义务(附:萧宏慈拉筋术的理论思考 )。

萧宏慈是拉筋,老先生是拉关节,两者形式上看起来有类似之处,前者声称治百病,后者说能增高。虽然我对老先生的“拉关节增高”有上述疑惑,但是一直没有做文字记录,因为带我过去的同学把这老先生传得很神,甚至能通过推拿按摩治好癌症,我也亲眼见识并体验了其正骨手法。

但是,前天下午遇到的一件事,触动我决定写这篇短文,对这些明显违反自然规律的“拔苗助长”行为提出批评。

前天下午在弟弟家,二姐去附近的尖峰大药房给母亲买降压药和麝香保心丸,我在书房沙发床午睡。迷迷糊糊听来了短信,正准备看看,又接到二姐打来的电话,说她刚才给我发了短信,提醒我看看,等她回来再说。

短信中是一张电脑打印的中药处方照片,由于是手机拍摄,清晰度不佳,而且角度有点斜,看不清患者姓名,但是能看到患者性别是女,年龄是18岁,药物组成倒是都能辨认,我想也许是她的熟人朋友向我请教中医之事吧?

不久她回来了,问我看过药方没有?我说看过了,问她是怎么回事?她大概地告诉我情况。原来,刚刚上初中的侄儿过两天就要开学了,因为正是青春期长个子的时候,她想买只鸡炖给侄儿补补身子,按照农村的传统,想在鸡里加一些中药一起炖,那个药店的老板给她推荐了这个药方,说是最近一个高中女生的药方,吃了感觉(增高效果)挺好。

我听了感到非常意外,一时百感交集竟然不知该如何说起!

这个药房的老板我认识,是个兰溪女子,中药专业的。那年父亲生病我去抓药,因为正好要进城,就把药方带到金华去抓了。我去的是尖峰大药房的连锁店,就在新华街人民医院斜对面,这个药店楼下是西药,楼上是中药。由于药量比较大,店员不敢决定,叫来了她们店长——就是这个兰溪女子,她拍板给我抓了,而且她声称她们的药店折扣比较大,所以后来我给父亲开的药方都是到她们店里抓,她给我打七折(一般的药店是九折)。

后来几次在等药聊天过程中,得知我是自学中医自己开药,她和另外一个店员(中年妇女)都请我给她们看过诊开过药。

这个店长显然胆子比较大,经营方面比较有头脑,因为人家不敢抓的药方她敢抓,而且折扣力度也比较大,据她说在所有尖峰连锁药店中,她所在的这个是业绩最好的。

几年后有一次给母亲抓药,因为当时我在国贸大厦,所以就到附近的双溪路上找药店,结果又遇到了她,据她说双溪路这家尖峰连锁药店业绩不好,所以把她当做能干的店长调到这边来了。

去年她发短信告诉我“搬到了”李渔路江南公安分局对面,所以,当有患者电话反馈说我开的药方药店不给抓时,我就让他们去她的药店抓,也是给打七折。

这里需要申明的是:我和她没有任何利益关系,之所以叫有的患者去她店里抓药,是因为这些患者跑了好几家药店都不给抓,我只好让他们找这个药店,再则,我的患者很多都是沾亲带故的,这个药店七折的优惠力度确实比较大,可以给亲友们省点钱。

后来有一次我给身在杭州的一个郑州姑娘开药方,那姑娘托郑州的朋友抓药,反馈说要好几千块钱!姑娘问我怎么会这么贵?我怀疑她遇上了“杀熟人”的骗子。正好我要回金华,所以亲自把药方带到金华这个药店来抓了寄给她,打七折后总共才四五百元钱。

这个药店对外仍然称尖峰大药房,但是性质已经不同了,它并不是从双溪路“搬过来”的尖峰连锁药店,而是她自己开的,我估计是加盟或挂靠的方式,药店里平时就她和一个年轻女店员。由于李渔路地铁(轻轨)施工影响,药店生意不好,一年不到再次搬迁到当代江南对面,也就是我二姐这次去买药的地方。

我为什么不惜笔墨梳理这个药店的来龙去脉?因为这次的事情性质比较严重!她一个药师竟敢随便拿别人的药方推荐给我侄儿吃,就不怕吃出问题?

以前做连锁店店长是打工拿工资的,打折扣薄利多销增加业绩只不过多拿点奖金,这和她自己开店完全不同,现在多赚的就是自己的利润!

我开的药方由于药量大,很多药店不敢抓,她胆子大敢抓,这确实帮了我和患者们一个忙,而且那和她本人的利益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现在她自己开药店的情况下,如果被利益驱使盲目大胆,这样下去迟早会出问题的!

世俗社会最害人的东西就是这金钱和利益,它有时候甚至能使人性扭曲、人格异化!政策性的导向偏差甚至会让一个国家和社会都走上歧路。比如,医疗和教育产业化以后,老百姓看不起病、上不起学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这其中就是因为利益导致了人性的扭曲和异化!

刚刚昨天看到了一篇博文,题目是“中小学课外班凭什么疯狂敛财”?( 中小学课外班凭什么疯狂敛财?_风青杨V_新浪博客

其中就揭露了这种现象:

有一个孩子今年上初中,家里条件不好,这次学校里每门主课考试都不及格,不是孩子不行,是所有主课老师都办了课外补习班,上课的时候都不讲重点,谁交钱去补习成绩就好,一个班大部分都去了,没去补的,别说成绩了,见到面学生喊了老师都不理。老师一年就补习的钱是工资的几倍。

实际上现在的家长尤其是中小学生的家长,都非常关切自己孩子的成绩和在校学习情况,很多中小学生在家长的高压态势下,更愿意在课堂上认真听课,只要老师按部就班的在课堂上认真授课,大多数学生并不会感到很吃力。问题就在于某些老师在课堂授课中故意留一手,以此来胁迫家长给孩子交费参加课后的辅导班,而很多家长明知道老师的行为有损师德违规违纪,却既不敢违抗也不敢轻易进行举报,就是顾虑一旦有风声传到老师耳朵里,孩子不但会受到老师甚至其他家长的联合报复,没法在校继续学习,如果家长举报学校有偿补课的名声传出去,即便给孩子转学,也没有学校乐于接收,因为课上不讲课下讲的有偿补课,在不少中小学主课老师中,早已成了彼此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一些中小学老师,本该在课堂正常教学中给学生授课的内容,故意说一半留一半,把很多学生不懂不理解的问题留给课后的收费辅导班上讲。而对于没有交费参加辅导班的学生,则是故意冷落,乃至连同这些孩子的家长,都被视为不受欢迎的人。于是,课堂教育成了应付,有偿补课才是正餐,学生和家长为了不耽误学习,不得不接受事实,主动或者更大程度上被动地参加补课。

作者认为医者、师者是一个国家最不能失去职业道德的两种职业。

是呀!医疗和教育是国家的事业,而不是企业,世界上好多国家医疗和教育都是免费的:欧洲一些发达国家是免费的,阿拉伯国家是免费的,拉美一些国家是免费的,亚洲像朝鲜这么穷的国家都是免费的,印度人口和中国差不多,也比中国穷得多,但是医疗和教育也是免费的,甚至非洲的一些国家都是免费的!比如南非、埃及、喀麦隆、埃塞俄比亚(世界上十个最穷的国家之一)。

中国这样的文明古国、自称社会主义的国家,医疗和教育却是产业化的(这好像是朱镕基政府开始的政策)、而且严重扭曲的! 想想吧:政府投入大量的资金建了学校,又支付工资请了老师,让他们教书育人,但是这些老师一边拿着政府给的工资,一边却把他们教书这个本职工作的内容当生意来做,怎么能不使人心发狂呢?

 

回到原来的话题,单从医学专业的角度来说,吃药是为治病的,无病服用等于吸毒,中药西药都一样,这是常识性问题。

至于身高,必须比例协调、自然生长才好,身高超过自然比例并不好,超高者由于全身尤其是四肢和大脑供血供氧更难,往往动作迟钝、思维和智商低下,身体多病而且短命,比如巨人症。

我不知道中国百姓为何对身高这么在乎?这可能是农耕时代、冷兵器时代留下的思想遗毒,总觉得个子高干活、打架都占优势,其实身高超常且不说衣服布料、粮食饭菜消耗大,乘车出行各种不方便,就说力气和健康比正常人也要差很多,何况现在是拼脑力的时代。

再说,侄儿的身高已经已经很高了,在我看来甚至太高了,因为才上初一已经比他妈妈高,差不多有他爸爸鼻子眼睛这么高了,我刚刚上次还说过这事呢!

还有, 我不明白的是:家里人都知道我是中医高手,而且正好今天我就在弟弟家里,想给侄儿吃中药怎么事先都不问问我呢?虽然事后来问我而且最终也没吃,但是我很担心如果我不在家时她们会瞒着我给他吃!

中药是可以随便吃的吗?中药是治病的,中医术语是调理身体偏差的,古人所谓“有病者,病受之”,如果有这样的疾病(偏差),那么这样的药物吃进去以后其药性是由疾病承受的,也就是刚好用来纠正身体偏差、 使身体恢复平衡的,如果身体没有疾病、本来平衡的情况下吃药进去反而会打乱身体的平衡。

老百姓都知道“是药三分毒”,如果不对症乱吃那岂止是三分毒?可能是十分毒呢!而且二姐发给我看的这个药方有十几种药,都是中等用量。

二姐被我说了一顿,也知道这个药方不能乱吃,她又想改用什么“金华三两半”,说是去年吃过一次(果然瞒着我给侄儿吃了),还说那是确实有效的,而且有文章为证。她打电话问弟弟还有没有收藏着这篇文章?如果有发过来给我看看,后来她自己手机里找到了这篇文章给我看了。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金华某中医院中药房主任,我把侄儿叫到跟前,一边看这篇文章一边指出问题并分析给他听。

首先,中药与中医不同,中药专家不等于中医专家,即使是中医专家,现在也有很多是欺世盗名的伪专家,或者西化的中医“砖家”。

其次,现在网上还有很多软文,而且有一批专门以写软文为职业的写手。何为软文?就是看上去好像是一篇普通的文章,实际上暗中嵌入了广告内容,而且这才是文章的真正目的。

完整地看下来后,发现这篇文章倒不是软文,也有一些理性和客观之处,比如文中也提示:“金华三两半”需符合一些症状(略)才能服用,不清楚或不确定这些症状的情况下,需要专业的医生(中医)看过后才能服用。

所谓“金华三两半”,是金华民间常用的一个药方,重量加起来差不多三两半,这个药方有两种组成形式:一种是黄芪、党参、当归、牛膝;另一种是黄芪、党参、当归、防风,两个药方中前三种药物相同,黄芪、党参补气,当归补血,第四种药物不同,牛膝活血,防风解表。

任何一个药方在没有拿来治病的情况下本身没有什么意义,只有在拿来治病的时候才可以说它好不好,那么好不好由什么决定呢?关键看是否对症!如果你不缺气不缺血,那么补气补血的药吃进去就是毒药!

那么是否对症怎么确定呢?当然需要专业的中医经过诊断才能决定!而且必须是会用传统诊疗方法进行辨证论治、对症下药的中医,而不是“几个药方打天下”的“蒙医”,此处的蒙医,意为蒙混的医生,不是指蒙古族医术。

记得十五年前我流落北京期间去找清华同学,他叫了另一个在京的同学一起吃饭,这个女同学高中毕业后就未曾谋面了,席间清华同学说我现在是中医,这个女同学快人快语:不会是“蒙医”吧?她指的就是前一种含义。

其实,我是真正严谨的纯中医,不但在医术上不敢“蒙混”,在人生态度方面也相当严谨,因为我明白一个道理:蒙人等于蒙自己,人生必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知道自己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如果此生蒙人蒙自己,那可能下辈子把自己蒙到猪圈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