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附:简  介

    淋病(gnorrhea)是由淋病奈瑟菌(Neisseria gonorrhoeae)所致的泌尿生殖系统化脓性炎性疾病,主要通过性交传染。感染尿道、子宫颈内膜、也可侵犯直肠、眼结膜和咽部。女性可发生前庭大腺炎、子宫内膜炎、输卵管炎、盆腔炎;男性可发生附睾炎和前列腺炎;造成不孕或不育。并可经血行播散,引起菌血症、关节炎、心内膜炎、脑膜炎、肝炎等。

 

    引发淋病的病原体是“淋病奈瑟氏菌”,即俗称的淋球菌。这种病菌拥有自我调节能力,能够通过变异获得抗药性,或者至少使药物的疗效下降,并且它正在对越来越多种类的抗生素发展出这种免疫力。先是青霉素对它失效,再是四环素,环丙沙星,而现在到了头孢克肟。

 

    非淋菌性尿道炎(nongonococcal urethritis)在临床上出现尿道炎的表现,但较淋病为轻,尿道分泌物呈粘液性或粘液脓性,量较少,常需用手挤压尿道才能溢出。由于其潜伏期1-3周、常在淋病治愈时出现,而又被称为“淋病后尿道炎”。女性可有尿道炎,但症状不明显,而有宫颈炎的表现。致病菌为沙眼衣原体、解脲支原体、嗜血短杆菌、真菌、阴道毛滴虫、尖锐湿疣及单纯疱疹病毒等。

 

------------------

 

    淋病和非淋是最普遍最常见的两种性病,主要通过不洁性生活传播,也可能通过公共场所的接触传播,比如宾馆马桶、床铺,还有公共游泳池等,曾有报道四五岁的小女孩被父母带去游泳而传染上此类疾病。当然,主要感染对象是成年男女。

 

    这类疾病不但在生理上有很多不良影响,甚至会造成泌尿和生殖系统的严重后果,还给患者带来心理上的压力和困扰。患者往往羞于启齿或者疏于治疗,或者西医西药效果不佳久治不愈,有些成年男女甚至因此丧失天伦之乐的权利。

 

    几个月前,本人意外感染了此类疾病,经对照症状属于非淋。

 

    虽然自己是中医高手,经常给人看病开药,这些年给人开出的药方少说也有几千个了,但是自己却最怕喝中药!有时候感冒偶然也会给自己开药,因为我知道感冒药并不苦,而且用药也很简单,一般用四五种药吃一两副药就解决了。

 

    记得小时候感冒时,母亲给我熬紫苏叶喝,还加点白糖,那汤药香香的甜甜的很好喝很享受,喝上一次感冒就好了,大人们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散一下”。可是现在呢?小孩子感冒,要郑重其事地到医院打一个星期的吊瓶,甚至打十多天还治不好一个感冒!

 

    但是,我知道治非淋(中医认为是下焦湿气)的中药却很苦很难喝!记得九十年代末去哈尔滨做水果生意时,为了省钱住在十五元钱一个晚上的廉价招待所里,北方的冬天室内带暖气燥热难受,只能脱衣服睡才舒服,结果下半身(尤其外阴部)感染了皮肤病,冒出绿豆大的红点奇痒难忍!回来后到金华县皮防站求治,配了半个月的内服药加外洗还是不见好,只好自己开中药治疗,开了五副中药(每副药才九毛钱),汤药内服,剩余的残渣外洗,总共才花了四块五毛钱就根治了!

 

    这次感染非淋,开始我也怕喝中药!另一方面,我还是比较相信科学的,心想:这是细菌性疾病,治疗细菌性疾病应该是西药抗生素的强项。所以,从网上查阅了很多文献资料后,决定服用阿奇霉素对症治疗。按照说明书上的介绍,阿奇霉素治疗支原体、衣原体感染,只需要顿服(一次性服用)四片就够了,听起来非常诱人!四片西药用一口白开水吞下去就好了!既省事又方便,不像中药那样又难喝熬药又麻烦!

 

    不过,查到的资料中也说明,阿奇霉素刚研制出来的时候,治疗支原体衣原体顿服四片就够了,现在由于细菌产生了抗药性,所以顿服四片已经不够了,最少要吃一个星期以上,甚至要半个月至一个月!我想,只要能吃好,半个月就半个月吧!毕竟吃西药很方便,而且,据说阿奇霉素刚研制出来的时候,一盒药(十片装分散片)要一百几十元,现在一盒药已经降到二十元左右。

 

    就这样,我坚持吃了一个多月!服药期间症状好转,停药就反弹,而且越到后来越不管用了!可见它(西药抗生素)的作用只是控制,根本不可能根治!

 

    这又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个根本性的理论问题:细菌(病原体)并不是疾病的原因,而是疾病的现象和结果!前苏联一个生物医学家的研究结果就认为:因为人体生病引起内环境的改变,才导致细菌病毒(病原体)的大量繁殖,所以病原体的大量繁殖只是机体生病的现象和结果!正如中国一句古话说的那样:物必自腐而虫生。但是,西医一般都是针对病原体(疾病表象)进行对抗性压制。

 

    看来还是得求助于老祖宗的智慧,免不了又要吃一番苦药了。

 

    昨天抽空去抓了五副中药,晚上让母亲帮忙熬了一副喝掉了。今天早上起来一看,症状消失了百分之九十!心情一下子轻松起来!因为我知道:中药是调节人体机制的,所以它的治疗效果是巩固的、而且是彻底的、不会逆转的!才吃了一副要就好了九成,最多三服药就彻底解决问题了!

 

    而且有一个特别明显的本质性好现象:自从那年练功到“丹田有宝”之后,小腹部一直都是暖暖的软软的,但是,感染此细菌的这几个月,小腹部经常有凉凉的拘紧的感觉,昨天吃完这一副药后,今天早上小腹部明显恢复了暖暖的柔软的状态。 (补记:昨晚吃了第三副药,今日凌晨醒来发现恢复了强劲的晨勃!大喜!自从此细菌作怪,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未见晨勃,临事亦疲软不济)

 

    早知西药这么不济事,还不如早点吃中药,咬咬牙吃几天苦药也就解决了。这一个多月来,我被这点小小的细菌弄得心情很不爽!真是“小小细菌难倒英雄汉”呀!伊索寓言中说狮子虽然是百兽之王,但是被蚊子咬在脸上也无计可施,大象可谓森林之王,但是被老鼠钻进了鼻子也是痛苦不堪。疾病就是如此,据说大英雄拿破仑就是由于受痔疮的困扰,输掉了决定他命运的滑铁卢战役。( 参看:痔疮改变拿破仑的命运 )。

 

    畏惧一时的口腹之苦,反而造成了一个多月的痛苦!这让我想起了学佛之事。世俗之人都觉得学佛清苦难以忍受,因为要远离世俗生活的乐趣,甚至要一辈子青灯木鱼为伴,一辈子不能不好好享受,这在常人眼里简直是太傻太亏了,他们不知道:学佛者放弃的只是这肉体百年的虚幻的感官享受,为的是生命亿万年融入宇宙的永恒的真实的存在,永脱离生死轮回!这区区百年的肉体终究会坏空,与生命的亿万年永恒存在相比,到底哪个更聪明更智慧呢?

 

   这两年以来,妻子经常劝我跟她学佛,别再贪恋世俗,她说学佛才是大丈夫大英雄应做之事。不过她并不强迫我学佛,可能她也知道这事机缘未至。我也知道她说的有道理,可惜我凡心太深俗气太重,虽然名利对我来说已经不再重要,总是难以决然放弃世俗生活的热闹,难以割舍一些有缘之人,也可怜还处于痛苦烦恼中的天下众生。最近听 王同学说她也加入了华梵法师的学佛群,可能也是受了妻子的影响。

 

   王同学曾经好多次希望我提供中药配方,由她来研发中成药投入批量生产,她本来就是搞新药研发的,具备这方面的专业能力和实验设备,而且有相关的制药企业与之合作,但是,我一直没有答应,主要是在理念上我并不认同中成药的做法。因为,从学术的角度来说,中医药不像西医药那样针对某种疾病研发某种药物,中医药的原则和优势在于辨证论治、对症下药, 人体的疾病一般也都是复杂性的多因素造成的,一般用整体组合的复方进行个性化的治疗,在这个原则下各种疾病都可以治,并不局限于某种疾病,也不存在一种固定的成方、经验方或通用的配方。所以,在我网站“中医板块”的所有文章中,我从来都是“说医不说药、说理不说方”。

 

    去年初,王同学说李子园牛奶受行业形势影响经营困难想转产,希望我提供有养生作用的饮料配方,由她研发后提供给李子园生产。我想李子园也算是家乡的企业,如果能帮它开拓新市场起死回生,对于上游的金华奶牛业和下游很多分销商的生计也是很有帮助的, 王又说该企业老板是她同学。我动了恻隐之心,决定在坚持基本学术原则的前提下变通一下,于是应其要求为李子园写了“五季养生饮”配方。不过,当时我就认为这个配方李子园不一定有实力生产,叫“哇哈哈”或“康师傅”之类的大企业来做也许更好。当时写这个配方颇费了一番心思,后来此事也不了了之。

 

    我觉得这次治疗“非淋”的药方却是个例外!因为这是一类细菌性的疾病,虽然中药方不象西药抗生素那样专门杀菌,但是此病有比较确定的症状、机制,因此也有比较固定的、通用的治疗原则和药方。而且,这类疾病现在很普遍,西药抗生素的治疗效果不好,市场前景也是比较广阔的,所以这个药方比较适合于研发中成药。

 

    王同学如果有兴趣,可以拿这个药方去研发中成药,交给有合作关系的制药企业去批量生产。我先把药方以公益方式无偿公布在这里,如果王同学确定要着手研发,我会在此处撤除药方。

 

    不过,需要先声明:这是我第一次“从医涉药”,而且,这次的药方,是我经历几个月的痛苦困扰,“以身试药”而得的灵感和顿悟。如果王同学要拿去研发新药申请专利并投入批量化生产,那么我作为药方原创者,要分享知识产权部分的权利。所得的收益,我可能会用于开办免费的中医培训班(学校),或者资助品学兼优、但是家庭贫困而有志于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医事业的青年学子。

 

    药品的名称,可以叫做“非淋净”

 

    药方组成如下:

 

    乌  药:20 克,苦  参:20 克,

 

    白鲜皮:20 克,炒苍术:20 克,

 

    黄  柏:20 克,秦  皮:20 克,

 

    地肤子:20 克,萹  蓄:20 克。

 

-----

 

补充说明:

 

   因为人体的疾病一般都是复杂性的多因素造成的,中医需要辨证论治,用复方对症下药。

 

   所以,我一直不支持别人从我网站上照搬或套用我的药方,但是这个治非淋的药方可以照搬套用。

 

   如果你们亲友中有人(经西医检查确认为)得了非淋,经西医西药久治不愈,可以让其服用上述药方。

 

   从西方实验科学的角度(特别是药品研发的角度)来说,必须有足够的实验数据(临床案例)。但是,中医药与西医药有个根本的不同:西药就算投入几十亿美金,利用生物化学高技术开发出一种“新药(抗生素)”,并且经过成千上万个临床应用,可是好景不长,过不了多久“新药”很快又变成“无效的旧药”了。所以,百年来西药的种类如今已有几千甚至几万种!走进西药店让人眼花缭乱。中药几千年来还是那几百种,常用的还是那几十种。

 

    关键的原因和区别在于:西药是单一分子单一原则单一作用,中药是复合成分而且经过组合,具备多原则协同作用。所以,针对一种简单的确定的细菌性疾病来说,如果“对病(细菌)治疗”,则选遍几百种中药,只有唯一的一种最佳组合,是否有足够多的临床案例都没有区别,也无法改变。这就是为什么两千年前张仲景《伤寒论》中的“经方(经典方)”仍然可以治疗现在的外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