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名医们潇洒完美的死法

周 文 建

 

    历代有很多得道高僧,他们离开这个世界是很安详很平静的,临死之前不但身体没有任何疾病,也没有任何痛苦和恐惧,而且很多都预知自己的死期,甚至知道自己死后(来世)的归宿。佛家一般称之为坐化、圆寂,道家叫做虚化、羽化,藏地佛教则叫做虹化。

    但是,我们凡夫俗子对死亡一般都是满心的恐惧,很多都是在疾病和痛苦的挣扎中死去。

    西医出现以后,这种情况更是严重,很多人都是在经历了种种手术、放疗、化疗以后,最终带着残缺的身体在恐惧和痛苦中离开这个世界。按佛学的说法,这也是因果报应啊!可能是现代人吃肉食太多杀生太多带来的业报,因为手术其实就是病人挨刀割嘛!

    那么,如果既不能成为得道高僧,又不想象凡夫俗子那样面对死亡的痛苦和恐惧,怎么办呢?历史上一些精通养生之道的名中医给我们做出了很好的榜样,他们那种潇洒的死法堪称完美令人羡慕。这里举几个例子:

     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朱丹溪(杂病家,义乌人),临死之前把儿子叫到面前,说了一句话:医学亦难矣,汝谨识之!说完这句话,就端坐在椅子上仙逝了,享年七十八岁。

     这句话的意思是:医学是很难的,你要牢牢记住这一点啊!名医临死前惦记的还是医学的事情,而且像他这样成了一代大家的高水平医生,仍然认为医学是难事,可见中医确实是博大精深无人敢说完全透彻呀!

     明末清初医学家喻嘉言,对中医学的贡献很大:制定了最初的病案规范,开设中医学堂授课,举办中医学术研讨会,还写了好几本中医学著作。他曾经因明末战乱出家为僧,还是个业余围棋高手,而且水平不是一般的高。

     他八十多岁的时候,与当时的围棋国手李元兆对弈,这盘棋一直下了三昼夜难解难分,最后还是李元兆感到了吃力并露出了一个破绽,喻嘉言微笑着落下最后一颗子取得胜,众人皆起立鼓掌,而一代中医大师却仍然纹丝不动地坐在棋盘边,面容安详,他已经往生西方了。

     还有一位是清朝乾隆时期的医学家徐灵胎,年近八十岁时应乾隆皇帝之招赴京。他自知来日无多,但是君命又难违,所以出发前就带上了棺材。果然,到了京城住下来以后,徐灵胎就知道自己不行了,他把儿子和朋友们招到旅馆来,和他们从容谈论生死阴阳造化出入之理,并给自己墓前写好了对联,就在谈笑中仙逝了。

     北宋著名的儿科专家钱乙,有一天早上起来,为自己把了一下脉象。随后,他吩咐家人通知自己的全部亲人过来,钱乙跟他们一一对话后,叫家人为他准备一套干净的衣服,换好后,他叫家人自己去忙。他静静地坐在床上,看着庭院里的小孩高高兴兴地玩耍,自己仿佛回到童年。慢慢地,他闭上了眼睛。享年82岁。
 

     想想吧!这样的死法是多么的从容完美:没有疾病、没有痛苦、没有恐惧,从容不迫。

     要知道,那时候的人均寿命不过五十来岁,六十多岁就算长寿了,这几位却都活到了八十来岁!

     可见,自己精通医道,毕竟是不同的,因为传统医学的医道之中就包含着养生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