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传说神医不检点,看病容易持戒难

—— 关于医学与隐私的矛盾和冲突

钱塘散人

 

中医诊病的手段主要是望、闻、问、切,这是老百姓都知道的。

中医这套诊病手段相对于西医来说是非常安全的、文明的,因为它都是非介入的、非伤害的方法,只是看看脸色、舌头,听听声音、闻闻气味,问问病情,把把脉搏,一般情况下老百姓都不会有什么异议,医患之间也不会因此有什么纠纷。但是,如果严格说起来,这套方法也是会产生争议的!

比如说望诊,一般人认为不会有什么问题,既然来看病,让医生看看总是应该的。但是,看看脸色可以,如果需要宽衣解带看看胴体(比如皮肤病)呢?那可能就会有争议了,尤其是医患之间是异性(比如男医生对女患者)的情况下。

又比如说闻诊,闻有两个意思,一个是听声音,这个应该不会有问题,患者发出的各种声音医生反正是能听到的。另一个是含义是嗅,也就是闻气味,这个有时候就可能会有问题!如果你说闻到患者身上的是香味当然没问题,患者还很高兴呢!很多女性身上确实会发出特殊的香味(体香),但是,这种现象一般发生在健康的、年轻的女性身上,特别是这个女性动心、动情的时候,比如说见到心仪的男子,或者是各种爱抚行为的过程中。

想在患病女性的身上闻到体香基本没有可能,不管她是多么年轻多么漂亮!因为,体香是年轻女性最美好的心情中身体代谢的一些特殊物质,而患病者的代谢基本都失常(一些轻微患者除外),根本别指望出现这类特殊代谢物。相反,可能会产生种种不良代谢物,导致身体发出种种病气,有的甚至很难闻,如果你去过危重患者的病房就知道了。

还有一种即使不生病也存在的难闻气味叫狐臭(其实也是一种疾病,只不过有遗传因素)。医生闻到这种气味怎么办?当然不能说出来,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如果说出来可能会造成医患之间的纠纷。

再比如说问诊,可能忌讳更多:哪些是可以问的?哪些是容易引发纠纷的?甚至是不可以问的?比如有些隐私的问题,最好私下问。如果有些患者私下问也不愿意说,那就只能随她了,她愿意说的就说,不愿说的就别说。

所以,虽然问诊中有所谓“十问歌”,我从来不按这种套路问个遍。我一般并不问具体的问题,只是让患者主动说,但是补充一句:说得越全面越好,因为中医是整体的、联系的,收集的信息越完整,诊断也越准确,有些症状可能你自己认为无关紧要,但是在医生眼里有诊断参考价值。

如果有些患者不知道该从何说起,那么我会提示她需要说哪些方面的内容:一是主观感觉,二是西医体检的各种客观指标(作为参考),三是吃喝拉撒等常规问题(即睡眠胃口大小便),四是如果是女患者还需要问问月经情况。

其实,有些问题患者不说医生也能通过把脉得知,因为把脉占据四诊获得信息的百分之七八十,单独把脉我也能做出基本准确的诊断,为什么还是要让患者说呢?这里有两个原因:

一是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四诊合参,也就是四种诊断手段获得的信息综合分析、相互印证。

二是有些(特别是情感和心理有问题的)患者就是想找个信得过的医生倾诉一下自己的病情,让她把所有问题说出来了,她心情就舒畅了,病也好了一半了。

切脉既不看也不问,只是用三个手指在手腕上搭一搭,应该不会有什么争议了吧?未必!其实,切脉获得的信息最多最全面,高明的中医甚至能从脉象中看出你三年五年甚至十年以后身体会出什么问题!更不要说你当前的身体情况了,身体的隐私基本上没法隐瞒。也就是说,你不说我也知道。

比如,有时候患者自述完毕,我开始把脉,把完脉发现有个症状是必定会出现的,但是刚才患者自述中并没有提到,这时候就需要我主动提出来核实一下。结果往往是:我问她“你有没有某种情况”?患者说“是的、是的,有这种情况”。我再问:那你为什么刚才没有说?等我把完脉问你了才说?患者往往会不好意思地是说:刚才忘了这个情况。

当然,相比于西医的诊断方式,中医的脉诊是非常文明的方式,虽然也能探知隐私,但是至少不是暴力的、介入的、伤害的方式。

西医就没那么客气了,它往往以科学的名义、以暴力的方式侵入隐私!比如说西医常用的三板斧之一手术。手术前,需要麻醉、消毒、备皮,何为备皮?就是准备好干净无菌的皮肤,这其中有一道暴力的程序:刮毛(包括阴毛)。你的表皮隐私全部展现在医生面前了吧?

妇科就更不用说了,大部分检查需要直接用器械探查阴道,而且妇科医生往往是男性。

如果患者是年轻女性呢?这个时候恐怕连害羞的权力都没有!而且,手术一般不是一个医生做的,最少也有个助手,往往还是好多医生(包括观摩的实习生、会诊的专家)围着你一起做的,也就是说你的隐私是同时暴露在很多人面前的,这些人有男的有女的有年长的有年轻的。要是古人穿越到现在看到这种场景,估计直接要晕倒了!

在古代,即使是很文明的诊脉,有时候也会有禁忌的!比如说男医生对女患者的情况下,普通民妇还好说,如果是皇家的公主、娘娘生病了呢?不仅是“男女授受不亲”,还有金枝玉叶不可触,龙颜凤色不许睹,所以把脉都要隔着帘子,甚至只能在患者手腕上系一根丝线,医生拉着丝线的另一头,通过感知丝线的细微振动来探测脉搏,就是传说中的“悬丝诊脉”。

即使是普通民妇,诊脉获得的信息也不能随便乱说,否则会出人命的!比如说患者是个黄花闺女,结果你诊得人家是“喜脉(怀孕的脉)”,而且嘴巴比特朗普还大,直接就说出来了,那很可能会出现两种情况:如果姑娘是真的怀孕,她可能会因为羞惭而寻短见!如果是你误诊冤枉了人家,患者家属可能会把你暴打一顿!甚至很可能会要了你的小命。

还有一种辅助诊断手段可能老百姓不太了解,就是中医的按(触)诊,这是最容易产生争议的,尤其是触摸腹部(腹诊)。

给男性触诊当然不会有异议,产生异议的主要是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

我触摸过的患者都记不清有多少了,其中大部分都是女性,因为女性由于生理结构的原因,这方面的问题特别多,比如小腹冰凉、乳腺结节等。

最敏感的是哪两种触诊呢?

一是乳房。

原来我也并不触诊,直到有一次一个乳腺结节的妇女主动问我是否需要摸一下?从那次开始才触诊。

因为乳房结块有的只是气结(假结节),有的则是痰结(真结节),有的则痰气互结,触诊更容易确定。

今年有一次给一个 18 岁的Z姑娘看诊,这女孩由于肾阴虚极、中气大虚,导致阴精枯竭,停经一年多,胸部发育比较滞后,但是人甚是天真可爱,看起来像个小学高年级学生。

做触诊时,我竟然鬼迷心窍忍不住亲了她一下!这大大超出医学规则冒犯了她,当时就受到了她的抗议,我也当下脸红到耳根,非常自责。事后与其本人当面沟通、真诚道歉,又与其家人(母亲)多次沟通,做出承诺,得到了她们的谅解,我自己也深以为耻,愿引以为戒。

二是小腹。尤其是腹股沟!

健康的小腹温暖、柔软、有弹性,尤其是“脐下三寸”的 “下丹田”,此处是道家所谓“藏精之所、元气生发之处”。但是,这个位置已经与女性的外阴阜相邻、交界了,如果用整个手掌抚摸或按压,可能会触及外阴阜!如果需要摸腹股沟,则几乎必然地、无可避免地会触及外阴部!

一般来说,小腹冰凉是火衰,民间俗称的宫寒。本来让患者直接告知医生也可以,但是,这里有一个难题:有真寒假热!也有真热假寒!患者主观感受和表述不一定是真相。

还有,小腹僵硬或松弛,僵硬不柔软一般是气滞(但是气不虚),松弛没弹性一般是气虚。如果出现结节,则说明气滞血瘀时间已经比较久。

触摸腹股沟主要有两个目的,一是探测腹股沟淋巴结,二是腹股沟大动脉。人体全身上下有几处主要的动脉可以探测到,一是双侧太阳穴,古人称为“头角脉”;二是颈侧大动脉(腮帮子下面),古人称为“人迎脉”;三是手腕处脉搏,古人称为“寸口脉”,这是现在简化后最常用的诊脉方式;四是腹股沟大动脉,古人称为“鼠蹊脉”;五是脚踝处的动脉,古人称脚背上的为趺阳脉、内侧为太溪脉。头部脉为“天气”,胸腹脉为“人气”,下肢脉为“地气”。

你以为观察、触摸女性的小腹是福利、是很舒服的事吗?不是的!

健康的、年轻的姑娘,也许外观腹部确实有美感,触摸也舒服,年轻女性人体之美,确实让人赞叹大自然的神奇、造物主的伟大!

但是,年轻女子的小腹不一定好看,年轻健康女子的小腹不一定好看!老实说,真正好看的小腹我还没有看到过,即使让我犯错的这个十八岁姑娘的小腹也不好看,由于脾肺气虚,腹部皮肤很粗糙,根本不像是一个十八岁青春少女的肤质。真正好看的小腹需要看线条、肤色、肉质、丰满度、柔软度 ……

一些年纪稍大的妇女小腹鼓囊囊的都是壅滞的脂肪,无论是外观还是触摸都根本没有什么美感。

还有一些女子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做过剖腹产手术,小腹惨不忍睹!甚至根本下不了手去触摸!

比如最近我看到一个比较年轻的女患者,剖腹产的刀疤甚至像一条深深凹陷的纵向沟壑!把丹田位置划破了!触摸发现丹田僵硬且有小结节。

最好的刀疤当然是平整的。常见的刀疤是鼓出来的,因为神经末梢被切断导致循环代谢不畅,刀口再生的组织增生较多而堆积。但是,这个女子的剖腹产刀疤却是罕见地深深地凹陷下去!为什么会这样?我个人认为这是由于患者手术前后长时期元气虚损,导致疤口组织再生能力不足所致。

但是,无论看到什么样的小腹,作为医生也只能装作平常地、不动声色地摸一下,既不能皱眉头、也不能表现出厌恶,以免刺激患者敏感的心理。

还有一些重病导致腹部鼓胀的也必须触诊,弄清是虚胀还是实胀?是气鼓水鼓?这类患者一般是老年人,我临床中遇到的男性居多。比如八年前在浙一医院救治J某,医院诊断为肝硬化腹水(晚期)。但是,我看患者胀在上腹部,而且触摸是气滞之胀,并非水鼓,所以用理气法消除脾胃气滞,五副药就解决问题了,这五副药总共才25元钱,患者至今还健在。

还有,复诊的时候有的还需要再次触诊,主要是看看吃过药后有无变化?

比如,不久前金华的X姑娘,原来腰部、臀部、大腿后侧(膀胱经)都冰凉。第一次药吃完后,触诊结果腰部温暖了,但是臀部、大腿后侧还是冰凉;第二次药吃完后,触诊结果臀部也温暖了,但是大腿后侧还是冰凉;第三次药吃完后,触诊结果大腿后侧也温暖了!

再比如,有一次给杭州C姑娘看诊时,双乳房虚空且有成片结节,第二次复诊时发现,乳房变得包满了,结节也消失了!

还有,近期给金华的X姑娘看诊时,右乳房有条索状结节、左乳房有大团块状结节,我本来以为这种情况至少得经过好几次调理才能消失,第二次复诊时我发现脉象基本好了!触诊发现双侧乳房的结节都消失了!

以上种种案例都有原始的、真实的记录,为了保护当事人的隐私,我不能公布病案。但是,我这篇文章发出去以后,圈子中的患者本人看到就知道了:哦,这个案例说的应该是我。

 

近一个时期以来,如果遇到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需要触诊(尤其是需要触摸小腹的),我都会先问一下:摸一下你的腹部可不可以?如果可以就触摸一下,不愿意就算了。

其实,单纯凭把脉开方治病,我也能做到八九不离十,有时候真的不想多此一举动手触摸,但是,脉象毕竟比较抽象,有些问题又必须看过、摸过才有感性的认识和判断。

我写这篇文章并且公布出去,一是客观地记录一些医学问题,二是提出让我自己也感到困惑的触诊涉及的隐私及法律边界问题。

我希望亲友圈中看到这篇文章的女性、尤其是年轻女性,日后如果有身体问题需要找我用中医药调理,需要做好心理准备:周医生可能会触摸小腹、乳房。不过,会先征求患者本人的意见,你自己可以拒绝,也可以提前申明: 我不需要触诊,你给我望闻问切就行了!

但是,千万不要等我触诊过后,又说我触摸到你的敏感部位,要通过法律维权,告我侵犯隐私,如果是这样,我希望你另寻高明,不要让我为难。

做小诗曰: 

 

人非圣贤孰无过?

人非草木孰无情?

人间难消众香火,

神医色身最难脱。

 

 

亲友中很多人传说我是神医,最近据同学转告,亲友中也有人传说我触诊过程中有不检点行为,这似乎在我意料之中,又在我意料之外,心情复杂难以言说。

以前叫我神医的大多是普通百姓,比如弟弟公司的一些女员工。但是,最近这次竟然发现基金会圈子的厅官们也叫我神医,倒是让我感觉如履薄冰,因为我毕竟是无证行医的,原来只是在亲友小圈子中低调地进行,今年为了基金会的事不得不把交往圈子扩大了,名声传得越大,则风险也相应地增加。

主要是上次应邀赴温岭给 C 会长母亲看诊,效果出人意料地好,这次 C 会长约了Z厅长、W主任(厅级)请我看诊。这个 Z 厅长可不像普通患者那么好对付,他的家族里就有好几个是医生(西医),平时给他看诊的都是浙一、浙二医院的大专家,他自己懂得又多,要想让他相信,必须先回答他很多问题,而且要在理论解释到让他也明白,才会让你看诊。

所以,那天下午两点钟,从到达会所就开始聊他的身体问题,给他看完已经是傍晚了,前后花了好几个小时!这还没包括晚上熬夜写药方呢!

当然,如果他真能帮忙实现基金会的计划,那我这几个小时是很值得的!因为据他的口气是想筹划一家纯中医的公益性医院,其中一个重要的设想是:给那些有水平而没有行医资格证的民间中医搭建一个平台,让他们都可以在这家公益性医院合法地行医。他预备给政府的理由是:我们本来就是公益性医院嘛!又不是赚钱的,为什么需要资格证?

如果这事能做成,那当然是最好的!因为这也正是我的理想。但是,我估计真的操作起来会有很多困难!比如:

1、强调公益性,不能赚钱,医院日常运作的费用、医院工作人员的基本生活开销从哪里来?那就只能从公益基金中拨出专项经费,这也许会是一笔庞大的开销!

2、如果治疗效果很好而且又免费,那么全国各地的患者都会涌过来,尤其是一些危重患者,那么医院很快就会人满为患、不堪重负,而且费用也会倍增或爆增!

3、动静这么大、公然存在的一家医院,其中的医生却都是无证的,脱离政府卫生行政部门的证照监管系统,会造成政府监管困难,一般来说政府不太可能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