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放下虚面子,提起真精神

 

钱塘散人

 

昨天傍晚正在田里给大豆锄草,接到一个陌生来电,一听原来是侄儿,他说要送我一个礼物。问他是什么礼物?他说是一个男士包。我问他现在在哪里?他说在罗马。

哦,我知道了,他说过暑假要跟父母去欧洲旅游,意大利皮具全球闻名,大概在罗马当地买比较便宜,但是卖到国内可能就很贵了。

据报道,同样的奔驰、宝马轿车在美国只卖九万多美元,在中国售价却高达两百万人民币!相当于三十几万美元。要知道,中国人均GDP只有美国的十分之一,同样的车子售价却高出美国三倍!

难道是这些名牌轿车的厂商和经销商不懂数学或者没有经济头脑吗?当然不是!他们知道中国普通百姓买不起,但是中国暴发户很多,而且特别爱面子,有的甚至贷款都要给自己装备一整套豪华的行头,因为这样才会有人和他做生意。

我自己也曾经很爱面子,十八年前做桔子生意时,当时桔子收购价只有几毛钱一斤的情况下,我竟然花八千元钱买了手机!要知道这笔钱当时能收购15吨桔子!连竹筐可以装半个火车皮。当时我买的西门子手机只要两千五百元,但是入网费却要五千元!还有SIM卡要五百元。

最近这次杭州同学聚会,有同学要加我微信,我说我不玩微信、微博、QQ、飞信之类的即时通讯。同学似乎不太相信,我只好告诉她:我的手机是最老式最普通的蓝屏机,不是智能机,没有上网功能,不能收发图片,只能打电话和收发短信,花180元钱从网上买的。不过,我颇为“自豪地”告诉她:我这号码确是最早的,当时还花了五千元钱入网费呢!

对于“花五千元钱入网费”之事,另一个同学表示不信,可能她没听说过手机还需要入网费,我也不知该怎么解释,因为现在的手机都是买了直接就可以用的。所谓入网费,其实是移动公司从早期用户头上收去建基站和网络用的,后来入网费大幅度下降直到免费入网。其实收这笔钱是没有道理的,相当于早期用户交给运营商投资硬件建设,按理应该有分红才对。 另外,我的SIM卡交了500元钱,当时的名目是“号码资源(频道)占用费”,等于是花钱买断了这个号码,那么这个号码就应该永久属于我了,即使我欠费停机,移动公司也不可以让别的用户使用这个号码。

但是,早期用户自己要面子想要早享受,这也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好比现在中国人花两百万买进口奔驰宝马,也许十年后和美国接轨,在中国买宝马也只需九万多美元了。中国政府不是已经对此启动反垄断调查了吗?那些豪车厂商和经销商不是已经开始大幅度降价了吗?

饭局结束,还是北京来的老板同学刷卡签单。我看了一下菜单,五六个同学加上几个小孩,竟然吃了将近一千五百元钱!忍不住感慨道:这一顿饭钱够我好几个月的生活费了!

十几年前做外贸请客户,也经常点很多菜,饭局结束站起来拍拍屁股就走人,还感觉挺有面子。现在我竟然当着同学的面说这话,好像有点那个呀?呵呵,我曾经非常在意的面子,早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记得二十年前也在这块田里,我冒着酷暑挥汗如雨割稻插秧,那时候一边干活一边心神不宁地想着:这活什么时候才能干到头呀!我还要出去打工挣钱做生意呢!

现在十岁的侄儿从罗马打来国际长途说要送我意大利男士皮包,而我还在这块田里趁着傍晚天凉给大豆锄草,真有一种时空错位的感觉。

不同的是:我现在干活只是为了活动手脚,当做调节脑力劳动的方式,身心都非常放松悠闲。因为村里的土地十年前就被征用了,种地都是自愿的、可有可无的事,这些年我之所以“躬耕陇亩”抽空种着,只是为了顺遂母亲的意愿。但是,明年开始可能真的不再种了,因为经常有病人找到乡下家里来,我也确实没时间种地了,最多在菜园子里种点蔬菜自己吃。

一个星期之前曾经给宁波的一个学佛者诊治,由于“其效如神”,( 586宁波-吴某某-气血肾三虚杂病 ),她自己还有一副药(共七副)没吃完,前天趁着周日拉着一大家子上门求医来了,七个人(五个大人加一对双胞胎小孩)中有六个人要求医的!其中有个患者还真诚地说:周老师,我看过你的网站,感觉很“高(端)、大(气)、上(档次)”,原来你(在现实生活中)也很“接地气”的嘛!

大概他看我穿着半旧的老头衫大短裤,光着脚板,胡子拉碴一厘米多长,没有半点 “大师”的样子,倒像个老农民,所以才这么说。我笑笑:我比较散漫、随意。

金华那些官员上门来我也是这样穿着,因为这是在自己家里,出去办事的时候我还是会注意穿得干净整洁的,上次去国学堂见孩子们,我甚至打了领带,前几年有国外客户过来的时候,我也是西装领带呢!但是那个领带的结是一直不打开的,因为我不会打领带,一旦把结打开就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弄回去。

如果说前天那样是“接地气”,那么今天真是“接泥气”而且“出糗”了!

今天中午接到杭州同学电话,说她上次陪来看过的一个朋友今天想来复诊一下,我说好的。我以为那个患者会先来电话预约,并计划让她明天过来,因为今天下午趁着阴天要去地里栽玉米,我想反正是干活,所以午睡也不睡了。下午正和母亲在地里栽玉米呢!那个患者来电话了,说她已经在村口,找不到我家门了,我问她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她说王老师说已经打电话和我说过了,所以她就直接过来了。我只好丢下手里的活,身上沾着泥土就回家了,这倒不要紧,关键是我平时看病都要保证睡眠后在脑子清醒状态下给人诊治,但是今天下午我没打算看病,所以没有午睡,脑子有点晕乎乎的。给她们两个人(她还带来另一个初诊的患者)看的时候,努力打起精神集中心思,思路还是达不到平时那种清晰空灵的状态,只能在诊脉时用更多的时间。

 

曾经在网上看到这样一种说法:生为中国人是幸运的,因为我们有中医。如果撇开科学技术和民主制度,仅从医疗保健的角度来说,这种说法是有相当道理的。当你看到老外为一点小毛病瞎折腾、对一些功能性机制性系统性疾病束手无策、疼痛只会吃止疼片打封闭针 …… 就会明白这个道理了。

妻子在留学西班牙时期有个意大利朋友,有一次这个朋友身体某处疼痛,妻子问她平时身体疼痛怎么办?答说“吃止疼片呗”!

众所周知,疼痛是机体的一种主动提示,它告诉主人:这里出问题了,需要你来解决了。比如常见的穴位疼痛反应就是如此。其实,吃止疼片并未找到疼痛的原因、更不能解决疼痛的机制问题 。

有些疾病甚至西医的那些设备根本无法检查出来,但是实际上患者的功能性疾病已经非常严重,到了西医的那些设备都能检查出问题的时候,在中医眼里就比较晚了!因为西医那些设备一般只能查出物质的、形态的、可见的变化,功能变化阶段无法发现,所以无论你多么的难受,只要检查指标正常,西医就说你“没病”,直到能查出物质形态的变化。但是当查出物质形态变化时,如果还在早期,西医会告诉你“等着定期复查”,除此别无它法,如果它长得快,那么等它长到足够大的时候,再用手术切除。实际上,一般疾病都是先发生功能性失调,长久地功能性失调才会导致物质和形态的变化。

比如上次有个中年妇女求医,她说自己感觉身体很差,但是西医检查所有指标都正常,她只好怀疑自己是“更年期综合征”。其是所谓“综合症”,是西医自欺欺人的说法,因为这类疾病一般都是多种症状同时出现的系统性疾病,西医无法从整体上同时给予解决, 所以只好称之为“某某综合症”,意思是“我没有办法”。“更年期综合症”也是如此。

我给她搭脉一看:老天!我在临床中经常遇到“整体大虚”类疾病,但是这个是我遇到的最严重的一个(581柳某某--整体大虚!!!!),双手脉都几乎摸不到。我以前遇到这类患者,会根据轻重程度用一个、两个、三个感叹号表示,这个病案破天荒用了四个感叹号!于是按整体调补法加重药量给她开了方。

昨天上午她过来复诊,连连说我的药方效果神奇!还把老公也拉来求医,而且她老公也是“自我感觉浑身哪儿都不对劲,但是西医检查所有指标都正常”。

 

还有上次应邀给同学家人诊治,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同学妻子也是自述身体种种问题,但是西医检查指标都正常。我给她诊脉后发现其“心肺气极其虚沉(加拿大-叶某-心肺气极虚沉!!!肾虚!)”,这种情况如果早用中医“整体升补法”加以调治,断不至于加重到如此地步。但是,同学家人平时在国外生活,根本不可能有高水准的中医药服务。其儿子则是机制性杂病,也只能用中医药调理,这次趁放暑假回国的机会找到我,算是机缘成熟了。

今年暑假求医的病人中,有两个在美国读书的青少年,治疗效果也是可称“神奇”。我自己已经懒得出国,看来以后把中医和传统文化传播到欧美、弘扬到全世界的希望,就落在这些青少年的身上了。

但是,也有“生在福中不知福”的呢!比如我侄儿身体其它方面都挺好,但是其肺部有机制性的问题(可能有遗传因素),主要是肺部有点湿热,这些年都有种种表现,比如睡眠中呼吸不畅(肺司呼吸)、有时无故流鼻血(肺热迫血上溢)、皮肤湿疹(肺主皮毛)、小时候有个时期大便常会失控(肺与大肠相表里)……

每次出现症状的时候,我就劝他吃中药彻底解决,但是他非常排斥吃中药,其父母也不支持,我也没办法。这些年中不知劝了多少次,好几次都已经开好了药方,有一次 他跟我到乡下家里,我甚至已经亲自说服他并抓好了药,但是由于其母亲反对而泡汤。这孩子小时候吃感冒冲剂都需要家人按着手脚、用筷子撬开嘴巴强灌的,现在已经十岁了,在他自己不同意的情况下,肯定是没有办法勉强让他吃的。

有幸生在中国,大伯又是中医高手、大师,却坚决不肯吃中药,让一点小毛病存在了很多年,而且屡次出现变化,我还有什么办法呢?所以这些年我只能有机会就给他传播一些传统文化和中医方面的思想,希望他长大后能双脚跑步,而不至于单腿跳行,现在很多专家教授都是“一只脚走路”的呢!具体表现为:在科学技术方面是专家,在身心健康方面却是“幼儿园小朋友”,甚至很多在四五十岁的青壮年时期就“过劳死”了。其实,从很多方面来说,身心健康和人生智慧比纯粹的科学技术要重要得多呀!

侄儿特别排斥传统文化,对科学技术却非常痴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和中国教育导向有关系,估计中小学教材中也是科学技术“一统天下”,人文社会科学(尤其是传统文化)方面的教育则相当缺乏。

 

上次给同学家人诊治,临走时同学塞给我两千元世纪联华超市购物卡,回金华后我让侄儿带路去世纪联华办会员卡充值,并叫他顺便买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作为我送他的礼物,问他想买什么东西?他说想买一些书。我听了很意外也很高兴,大大表扬了他一番!因为以前带他买礼物,他总是撒腿就往玩具区跑,家里各种枪炮飞机坦克足够开个玩具店,这次难道是开始懂事要“改邪归正”了?

到了售书区,我站在那里翻阅一些智慧和谋略方面的书,想推荐给他买。没一会他过来了,手里拿着选好的三本书,我接过来一看,原来是自动步枪方面的专业图册!装帧非常精美,纸张和印刷都很好,而且三册是成系列的!我顿时无语。

他把书交给我又跑开了,我们要走的时候,找遍了整个售书区也没见到他。同来的外甥媳妇猜测说可能在玩具区,到玩具区一看,他果然又在汽车、变形金刚货架前流连忘返呢!

我知道他的兴趣和天赋可能在科学技术和做生意方面,想想我自己读中学的时候,对科学技术的痴迷程度可能比他更甚,各种小发明手稿几乎装满了一抽屉!而且在1984我还在读高一的时候就把其中一个小发明寄给了国家专利局,那时候国家专利局刚刚成立呢!

记得85年暑假在鞋塘一个同学家,我曾经拿出一些发明设计图给他看,其中有一个火箭的电磁发射装置,我当时叫火箭的“冷”发射(这是相对于液体燃料做推力来说的),依据的是通电螺线管产生磁场并对管内金属圆柱产生瞬间推力的原理。同学看了这个图说:这是不可能(实现)的,因为瞬间的强大电流很快就把线圈烧掉了。我辩解道:就算线圈烧掉,但是推力已经产生了。

2000年《广州日报》登载:西方研究火箭电磁发射技术,而且这种发射方式有种种好处,比如成本低、可以重复使用、安全性高等等 …… 另外,现在美国海军已经装备的电磁轨道炮,还有现在航母上的电磁弹射器,依据的也是同样的原理。

我的兴趣从科学技术转向商业经济,再从商业经济转向传统文化和中医,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中间曾经好几次因为困顿而差点沉沦,都是天生的一点正念支持我走出人生低谷和迷途,直到我从传统文化(佛道儒医)中找到了精神家园和真正的人生答案!这就是为什么我对侄儿痴迷科学技术、排斥传统文化的倾向要尽力进行纠正的经验理由,当然他年纪还很小,远远没有到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

我自己比较关键的转折是在九九年,这一年正好三十岁,因为母亲生病而自学中医,又因为自学电脑而整理了《太极宇宙论》,半年时间完成了学电脑、学中医、整理书稿三件大事,并初步把东方智慧和西方科学做了对比 思考。

但是,那时候的我仍然是功利的,还没有把弘扬传统文化和中医作为自己的历史使命和人生任务,所以九九年下半年母亲康复后,我又出去闯荡了。先到广州,差点掉进传销陷阱;年底回义乌做外贸电子商务,二零零零年正式进入金华外贸,理想仍然是希望通过做外贸生意赚大钱 ,但是天不助我,一年后就遭遇交通事故。

零二年我已经三十二岁,因为出国签证之事未成而流落北京,由于自己信念不纯正、痴迷赚钱而差点掉进某个陷阱。

零四年定居杭州后,我已经三十五岁,由于发财的欲望强烈,还差点加盟某个国际品牌的直销产品。

我之所以能跨过这些陷阱一次次走出人生低谷和迷途,一是有基本的科学常识和理性,更关键的是还有正信正念在支持着内心。

孔子说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看来我是提前知天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