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Ling-Xiang:你 好!

    你作为跨国企业在中国的掌门人,公务繁忙还能如此关注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可钦可佩!

    我是自由闲散之人,天天可以上网看新闻,其实你转摘的这篇文章我刚刚看过。( 刘亚洲:从钓鱼岛问题看中日关系-搜狐

    类似的看法我也经常提到,你看我群发同学亲友的关于时政的邮件中,很大一部分是谈论这方面问题的,即关于中美老大之争及警惕美国的战争冒险或借助战争转嫁危机的企图。美国不仅是中国的敌人,从更广更远的视角来说,他很可能成为全人类的公敌。

    但是,我对日本这个家门前的危险宿敌却很少提及,我的重点关注一直在美国,因为美国才是幕后黑手,日本只是美国的傀儡和马前卒。

    毕竟我们还有核武这个镇国重器!日本虽然危险但是还翻不了天。

    以前有一段时间日本配合美国闹腾得厉害,我在当时的一封群发邮件中,一时生气提到可以对日本动用核武,结果遭致陈青同学的批评。

    其实我说那句话有个明确的前提:动用战术核武以外科手术式定点废除其武力,尽量避免伤及平民。

    这种方式看似伤害巨大,实际是为了避免常规战争带来更大的伤害,是为了以战止战,点到即止,是以西方之道,还治西方之身,好比西医用放疗化疗治疗肿瘤癌症。

    在我所了解的资讯中,德国人的素质是很好的,整个民族有哲学和思想的传统,做产品很严谨,做事很自觉。

    据妻子说德国人在上班时间打电话,如果是因私事打电话会先拨某个数字(比如0),这是自费的线路,如果是因公事打电话则先拨另一个数字(比如9),这是公费的,非常自觉,根本不用监督。又据另一个去过德国的朋友说,德国人的厨房里有大小不同的圈子,你猜测是干什么用的?是用来量不同规格的鸡蛋大小的。

    就是这样的民族,尚且出了纳粹和希特勒,给人类带来了二战这样空前的灾难!在利益的驱使下,最近又爆出大众柴油车用软件进行高级造假的丑闻!那么,像美国这样崇尚利益、信奉丛林原则、没有历史和文化却又非常强大的年轻国家,对人类能不危险吗?!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在社会上犯事的往往是那些不懂事不成熟没文化却又自恃“武功高强”的问题青少年呀!

    德国对二战的反省是很真诚很深刻的,对纳粹思想的防范是很严厉的体现于法律的。那么,像日本这样对二战根本没有任何反省,死不认错拒不道歉的国家,能不危险吗?

    当然,中国是谋略的祖宗,只要慢慢玩,美国是肯定玩不过中国的,他们的西点军校还在学习《孙子兵法》呢!

    怕的是美国趁中国羽翼未丰满,冒险发动战争,阻断中国的发展进程。


    中国的另一个身边宿敌是俄罗斯。仅根据不完全统计,近代以来被沙皇俄国侵占和强行剥离的我国土面积,至一九四五年止,共有五百八十八万多平方公里!相当于中国现有国土面积的三分之二(中国现有的国土是九百七十万平方公里)!!( 历史上被俄罗斯吞并的中国领土数量惊人!

    虽然前苏联已经被美国整垮了,俄罗斯也成了半个残废,但是这家伙还是怀揣致命武器,而且常常做出一副破罐破摔的凶狠玩命架势,虽然明知是外强中干、虚张声势,但是大家都玩不起,不想招惹他,所以,这笔账只能先记在这里。


    北宋以来,中国男人尤其是士大夫阶层和军人渐渐都失去了血性。民国时期中国还有一些真正的男子汉士大夫,甚至北洋军阀中也不乏忧国忧民之辈。( 傅斯年:山东真汉子,铁骨士大夫北大校长蒋梦麟,单枪匹马赴敌营民国“才阀”吴佩孚 )。

    现在中国高居庙堂者中真汉子越来越少了!可能被毛泽东和文革阉割了。

    习总书记算是难得的一个大丈夫了!

    天降大任于习总及其团队,运筹帷幄是他们之事。

    作为远在江湖的布衣草民,我只能在亲友中为习主席站队吆喝几句。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Xu Lingxiang Dr.
To: freeman Zhou
Cc: Shangtong Zhang ; 炎土 ; yongqian zheng ; heqinliu@126.com ; Roberts Zhou (163) ; 金红宙 ; 姜 勤 ; 黄 坚 ; 傅拥军 ; 傅黎瑛 ; 单 子平老师 ; 陈 青 ; 朱兰英 ; 王 晓东 ; 吴 晓航 ; 徐 晖 ; 徐汝鑫 ; 石心红 ; 王芳 ; 张 斐 ; 张建荣 ; 赵 溯 ; zhongxy@sinotruk.com ; jhsewido ; lh6677 ; moujian66 ; 杭州叶啦 ; 枫林★奇梦 ; fuyilan2008@sina.com ; 孟 丽娟 ; 张瑞苗 ; zyn659888@sina.com
Sent: Friday, October 09, 2015 5:17 PM
Subject: 转摘 - 中日关系的战略考量

 

全世界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中国崛起,特别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快速崛起不适应、不包容,甚至不接受。新世纪以来,美国已视中国为其全球霸权的主要挑战者。日本向来自诩为"亚洲领头雁",但GDP现已被中国超越。资料图:中国海监50船驶近钓鱼岛。

 

中日关系,既是周边问题,又是大国关系。把钓鱼岛问题当成当前中日关系的重点和焦点问题,是战略误判。认为非重点问题就不会影响国家安全和改革开放进程,同样也是战略误判。

   大 势

  不能孤立地看待钓鱼岛问题,也不能孤立地看待中日交恶问题,要把这一切放在国际格局的大视野中去看。

  一、全世界都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中国崛起,特别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快速崛起不适应、不包容,甚至不接受。新世纪以来,美国已视中国为其全球霸权的主要挑战者。日本向来自诩为“亚洲领头雁”,但GDP现已被中国超越。这一变化使日本备感失落,受到刺激。所以它一改在国际问题上不事张扬的套路,一反常态地跳出来,挑战中国。

  二、中国面对的一切国际问题背后都有美国的影子。根据丛林法则,“老大”是不允许“老二”好好过日子的,因为,“老大”一直十分担心“老二”时刻可能取代自己的地位。美国人很有战略眼光,不仅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就布局了日本这个战略棋子,而且,自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在我们周边晃悠,尤其是最近。中国与日本的关系处于历史最低点,这当然是日本造成的。与东盟关系因为南海纠纷和美国使用其影响力分化东盟而造成紧张;中美关系日趋转向一种战略性对抗关系。

  三、中日对立,绝非只因历史旧怨。当今世界,各种争斗,争的是国家、民族、政权的生存权。美国跟我们争的,是这个;日本跟我们争的,也是这个。只不过日本的诉求、格局比美国小而已。从这个角度看,中日两国迟早要发生一场对抗和危机,即使不在钓鱼岛,也会在其他方面。

  四、两千多年的中日交往,两国基本是“强弱型”关系,从古代到近代是中国强日本弱,日本学习中国。1868年日本走上明治维新道路后,日本强中国弱,日本反过来侵略中国。而随着中国崛起的步伐加快,中日将第一次面临“强强型”关系。如何处理好这一全新的关系,两国都不适应。过去二十年是日本衰落的二十年,却是中国快速发展的二十年,日本社会对中国崛起的焦虑和不安全感成为日本右翼渲染“中国威胁论”的土壤。这就注定了两国关系必然会出现较大的波折,当然也预示着调整和转机的到来。

  五、日本对中国的态度和举措,既是其国家利益的需要,也是意识形态的必然。日本以钓鱼岛之事向中国发难,有日本与中国争夺东北亚及太平洋主导权的战略考量,更不能排除是利用外部压力,促变中国国内思潮的政治设计。1986年,日本东京大学的教授就给日本官房长官建议说,中国的崛起挡不住,但有一个办法可以暂时摁住,就是让中国分裂。

  六、冷战时期中日友好,是对抗苏联的需要。冷战后中日友好,有弱化美日同盟、牵制美国的考虑。两个历史阶段中,美国都是重要角色。中、日为邻,永远无法改变。中、美两国作为影响世界的大国地位,也永远无法改变。能够改变的是关系。目前,美国从历史和自身利益出发,需要日本和中国斗,却不允许日本胜,更不要说全胜。美日关系更复杂,对日本来说,美国既是对手,又是“恩人”。美国既是日本安全的有效保卫者,又是日本成为世界大国的最大障碍。美国利用日本,日本也利用美国。历史上给日本造成最大伤害的是美国,给美国造成最大伤害的也恰恰是日本。同时,美国主控着日本再军事化的步幅,也决定着日本对中国强硬到什么态度。日本国家战略既受到美国的强烈影响,又有想摆脱这种影响的强烈倾向。单凭日本自身之力很难战胜中国,美日同盟则有可能。中国崛起,是中国在寻求突破。日本挑事,也在寻求突破,它想成为所谓的“正常国家”。中、日都想破局,但都被美国限制着。中、日、美三国原有一个战略平衡,这个战略平衡被中国快速崛起打破了。

   知 日

  1931年,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到日本访问,回国后他说,六十年来,中国人对日本人的认识和心理,是“抗日”、“师日”、“亲日”、“仇日”,但就是缺少“知日”。其实到现在,“知日”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一、越是愤怒的时候,越要保持清醒和理智。越是危险的对手,越要研究它,学习它。不吃透对手,不仅战胜不了对手,相反会让对手耻笑。中国对日本研究不够,而日本从始至终一直密切关注中国这块大陆,唯一不同的是:以往他们焦虑的是中国的衰弱会带给日本什么,现在则是对中国的强盛。因此,我才认为,把钓鱼岛问题当成是当前中日关系的重点和焦点问题,是战略误判。认为非重点问题就不会影响国家安全和改革开放进程,同样也是战略误判。

  二、甲午战争中,日本在黄海海战中获胜。18951月,日本内阁做出决定,在原属清朝的钓鱼岛上建立国标,从此埋下了钓鱼岛问题的祸根。这次钓鱼岛争端再起,中央正确应对,打破了日本单方面控制钓鱼岛的局面。有一种观点认为,安倍政府上台后,在钓鱼岛问题上一圈圈拧螺丝,迫使中国不得不在他每一步举措后做出强硬回应,而这正好中了安倍的圈套。中国越强硬,安倍越高兴。有人认为,在有些问题上中国小题大做,使个别战术级别的问题被搞成了战略级别问题。其实,正是中方的“小题大做”,才一举夺回了钓鱼岛的主动权。钓鱼岛再也不可能回到20世纪80年代那种日本单方面管控状态。近代以来,日本曾两次打断了中国的发展进程,但前两次都是因为当时的中国过于孱弱。现在中日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改变,我们可以有效反制日本企图第三次对中国发展进程的干扰。如果再次被打断,这将是中国的耻辱,是日本最大的成功。

  三、日本是个岛国。一个日本学者在答复美国学者的质询时说:“日本与贵国不同,贵国是建立在原野之上的,而日本是建立在一个群岛之上的。”岛屿这一地理形态对日本国民性格的影响至为深远。“岛国根性”一般说来是心气甚高,心眼甚小,偏执,坚忍不拔。历史上岛国与地理上接近的国家总是很容易变成世仇。英国和法国是这样,日本和朝鲜也是这样。在同日本人打交道时,一定要关注其岛民心态。即使中国想修复中日关系,日本却未必真有这样的愿望。

  四、日本一直渴望从一个“战败国家”走向“正常国家”。二战结束已近七十年,它的这个愿望还没有实现。这是日本全民族的愿望,人们可以延缓它,但无法阻止它。这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对此,应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应对措施。今天在日本,和平力量和右翼势力共存。日本今后的走向,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二者之间的角力,当然也取决于国际社会对它的影响。从现在看,日本右翼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那就是过于依赖美国。日本的这些做法恰好被美国利用和引导,从而使日本离“正常国家”越来越远。日本的右翼其实是一群伪右翼。按照一般规律,在东方国家,左翼是民族主义者;在西方国家,右翼是民族主义者。民族主义者都具有极出色的民族自尊心。而日本右翼恰恰相反,一点民族自尊心也没有,全身心的投入美国怀抱,并毫不感到羞耻。

  五、1954年又是甲午年,那也是一个非常值得关注的年份。就在那一年,日本成立了自卫队,恢复了武装。同样是在那一年9月,日本民主党成立(此民主党非今天的民主党,而是右翼的“自民党”的前身),三天后,安倍晋三出生。安倍曾说过:“我属马,我将像强有力的、轻松跨越障碍的骏马一样,不退缩,不胆怯,排除困难。”据外媒报道,他在2007年下台后,深感自己执政经验和准备不足。为此,专门自费报名参加了多个政经补习班,恶补相关知识。他的目的现在大家都看得很清楚,“安倍舞剑,意在修宪”。他想使日本自卫队重新成为名副其实的军队,从而实现日本战后九十多位首相梦寐以求却未能如愿的目标,从而也使自己成为战后最伟大的日本首相。观其言行,我倒觉得他还有另外一个更宏大的目标:恢复日本民族的精神。二战后,对中国来说,固然国家残破,却在烈火中重生;对日本而言,则是精神遭到重创,整个民族精神上的完整性至今也无法恢复。在安倍的诱导下,目前日本政界出现了一种怪现象:各种政治派别竞相比试谁对中国的立场更强硬。日本政治右倾化已发展到一个新阶段,正朝极右化演变。这已经属于精神层面的范畴,需要引起我们的格外关注。

  六、现在预判安倍政权的长短,还为时尚早。安倍政权奉行的内外政策有很大的冒险性,但执政地位还比较稳固,与过去“八年七相”不同。对安倍失信、说话不算数等问题,不能简单地归结为个人品质,而应看到这是日本国家的问题。安倍参拜靖国神社,70%的民众支持;日本政府挑起钓鱼岛争端,80%的民众认为错在中方。安倍作为日本20世纪50年代后出生的右翼精英,其思想代表了一代人。

   冲突甚或战争

  中日两国“历史问题现实化”和“现实问题历史化”已形成恶性循环,如此发展下去,两国间会发生冲突甚或战争吗?

  一、石原慎太郎制造的钓鱼岛收购闹剧是出于个人政治目的,日本政府就此被“绑架”。安倍上台后,巧妙地对此闹剧加以利用及诱导,进一步扩大了事态。然而,钓鱼岛事件以来,从日本政府所采取的碎片式的、漏洞百出的、前后矛盾的应对举措中,可以看出它还不是蓄意预谋。看上去动作频频,实则毫无章法。眼下可以肯定的是,日本政府尚未做好为钓鱼岛不惜与中国一战的准备。

  二、战争,并非安倍政权的首要目标,但战争却是其可以凭借的政治手段。对安倍而言,最好的局面是,通过营造战争氛围,从中获取其想得到的利益。保持目前这种态势对日本而言至少有三点好处:其一,国内制造业相当部分进入军备生产,刺激经济;其二,联合东盟和印度对抗中国的军事压力,最大限度地淡化那些国家对日本侵略历史的记忆;其三,向美国讨价还价。而如果真的发生战争,对日本来说也不吃亏——和平宪法将直接失效,安倍等日本民族主义者将如愿以偿。

  三、海洋争端在中日,战与不战在中美。在美国尚未完全对日本打开牢笼、松开缰绳的情况下,日本要做的并不是发动大规模战争,而是以持续不断的小型冲突,逐步完善自身军事体系,同时一步步突破美国的限制。其间,日本会像一头捕食猎物的狮子一样耐心而坚定地匍匐前行,一旦猎物出现懈怠或其他可乘之机,日本将一跃而起,突然咬断对方喉管。

  四、今后一段时间,钓鱼岛方面甚至包括南海方面,可能出现两种冲突,一种是“偶发性冲突”,一种是预谋性冲突。我们特别要警惕后一种。日本人生性好斗,有军事冒险的天性。它最善于搞突然袭击。回顾历史,在面对中国、俄罗斯和美国的三次决定国家命运的全面战争中,日本都是靠偷袭取得主动。这是它的文化所决定的。冲突形式将是“冷兵器”对抗,也就是舰船相互冲撞。这属于心理战范畴。日本是这方面的高手。对战争,前人有过精辟概括:小战靠战术武器,中战靠国力,大战靠战略思想。中日如在钓鱼岛发生冲突,很可能是有限的战争,即小规模战争,主要靠战术武器。

  五、钓鱼岛如发生冲突,必靠海、空军。西方媒体称,日本海军实力,世界第二,已经超过俄罗斯,仅次于美国,虽然它还叫自卫队,其实只差航空母舰没有造,是个标准的现代化海军。日本海军叫嚣,一旦发生战事,四个小时内“清空”中国东海舰队。这不能只看作是一句笑话。从1981年起,美国、日本就开始针对中国海军制定了名为“枷锁”的秘密海洋军事计划并演练过多次。日本军舰上都装备有通过卫星定位显示中国海军舰艇位置,叫作“点心”的系统,可以自行运作50年以上。日本空军的战机保飞率始终维持在90%的水平,高于美国空军的80%。有消息称,日本可能引进F-22飞机。美国军方号称F-22可以在两小时内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扔炸弹。起飞后直接进入平流层,在这个高度投弹,就算扔下一块砖头,由于重力加速,也能把一座大楼击穿。

  六、中日不断对抗会使中日双方向和平的方面越走越远,向战争的方向越走越近。而一旦中日陷入军事冲突,对中国而言只有一个选择,必须打赢,没有退路。对日本而言,有三种结果:赢了获益极大,输了损失不大,讲和部分受益。对美国而言有更多选择。日本不怕败,中国不能输。否则,就会引起国内问题国际化,国际问题国内化。

  七、2014年又是一个甲午年。因对甲午荣耀的记忆和渴望,刺激日本军国主义“回光返照”,日本民间有不少叫嚣“第二次甲午战争”的声音。安倍也叫嚷要“第三次开国”。中国国内也有高涨的民族情绪。中日两国民族情绪是一种较量。日本领导人被这部分日本民众的民族情绪所挟持。在钓鱼岛,中国不主动打第一枪,但也要造成让日本不敢打第一枪的态势。毛主席讲过,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打仗是军人天职,怕打仗不是真军人,真打必须真准备。

  八、我们必须以不惜战争的决心尽一切可能避免战争。作为军人,我们必须用“打仗的决心”争取和平。既可以通过战争捍卫和平,也可以通过和平捍卫和平。军事的最高境界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其中的“不战”,是我充分做好战争准备的敢战、善战、能战下的“不战”。力争最好结果,准备最坏情况。古人云:“君子之本,本立而道生。”“本”讲的就是自身要硬,要立起来。历史早已证明,最靠得住的永远都是自己。

  破 局

  蔡锷曾说过:“中国要图强,必须越过日本这道坎。”中日这场斗争是战略竞争,决胜的关键不仅取决于硬实力的比拼,也要看软实力,看谁在战略指导上更胜一筹,看谁在实现国家目标的道路上走得更稳,看谁在战略判断、战略指导上更少犯错误。从这个意义上看,中日对抗是一场综合国力的较量。

  一、自清朝以来,中国人对西方列强一直怀有艳羡心理,再加一点自卑。孙中山改变了这种心态,在对外交往中变得坚定、自信。蒋介石对日本的态度,称得上大体健康。他曾留学日本,了解日本。他不讳言日本的强盛,也不怕日本的强盛。起初他坚决不抵抗,后来抵抗起来也够坚决。抗战胜利后,他表示不以日本为敌,不向日本报复,并不要日本战争赔款。至今日本人还感激他,称他“以德报怨”。其实这表现了蒋介石的一种自信。蒋介石的对日态度后来为毛泽东所发挥。毛泽东比蒋介石还要自信,在日本赔款上也一笔勾销。最自信的人要属邓小平。19781022日邓小平访日,中日两国互换《中日和平友好协定》。而就在五天前的1017日,靖国神社接收了14个甲级战犯的牌位。1018日,时任日本首相的福田赳夫还参拜了靖国神社。邓对此并不理会。邓的不理会是最大的理会。日本人知道他们永远不是邓小平的对手。从1979年开始,日本开始对华贷款,截至2010年底,累计向中国提供贷款27884亿日元,为中国的改革开放出了相当的气力。今天,中日两国领导人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生的,都是50后,从履历上看,我们的领导人无论在知识、情怀、历练、吃苦等方面,都远远高于日本领导人。新生代领导的博弈,充满了历史责任感。这不仅是领导人与领导人之间的博弈,更是国与国之间的博弈。

  二、华盛顿说:“如果一个民族长久地仇恨或崇拜一个民族无法自拔,这个民族心理上就是奴隶之邦。”对待历史,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侵略国道歉诚恳与否上,是没有走出弱者心理的表现。这一点,美国做得比较好。夏威夷曾经遭受日本轰炸,留下过耻辱的记忆,但今天的夏威夷,已经成为一座对包括日本在内的所有国家都非常友好的城市。昨天的仇恨已经变成了今天的和谐。美国作为战胜国,对日本有天然的心理优势。在美国人看来,历史当然不能遗忘,但可以宽恕。战后的日本,在对待其发动侵略战争的态度上的确无耻,它既不诚恳向中国道歉认罪,又喋喋不休地说自己是“世界上唯一受到原子弹轰炸的国家”,意在反诉美国,这是战败国小儿科式卑微心理作祟。中国人必须在心理上清醒和强大起来。我们的自信和强大,是最终战胜敌人的法宝。仅在经济上反超日本,尚不足以使国人建立对日本的信心。真诚的道歉从来不是求来的,譬如德国总理勃兰特那历史性的一跪,正因为并非出自他国的要求,才显其真正认罪悔过的诚意和价值。中国人民如果能把历史变成“镜子”而不是“包袱”,面向未来,开辟未来,就真正超越了历史。

  三、对待日本这样的国家,领袖个人的力量显得特别巨大。20世纪70年代初,中日开始交往,国与国之间无法沟通,只有田中角荣和毛泽东、周恩来这些第一代中国领导人的交往,使两国关系步步推进。中日关系从田中角荣开始,很大程度上是靠个人之间的关系来维护的,周恩来、郭沫若、廖承志等人发挥了巨大作用。这既符合东方的传统,又符合两国的利益。韩国尽管强烈批评日本领导人参拜——强度超过中国——但从未中断和日本的高层交流。日韩间因为独岛问题吵得不可开交,但根本没有武装冲突的迹象。

  四、中日关系越是困难,中美关系越是重要。钓鱼岛紧张局势是否进一步升级,幕后最重要的因素来自美国。美、日两国虽是平等结盟,但实质是美主日仆。中日关系背后真正的操控者和决定者仍是美国。从美国的角度看,下一场战争最好不是由美国参加的战争,而就像历史上的代理人战争一样,由美国提供军火来消耗可能成为对手的大国国力。那么选择哪两个国家呢?有人说是中国和日本,也有人说是中国和印度。从反面看,这就是中国的假想敌是谁的问题。当前,如果我们不能有效地改善或部分改善对美关系,就不能对安倍和日本右翼力量釜底抽薪。我们应清点并打好手中每一张可能影响美国的牌。

  五、我们一方面要看到,日本国内有着巨大的右翼势力,另一方面,日本还有强大的反对军国主义复活的力量。真正阻止日本修宪的关键因素还在日本国内。日本军国主义若真的死灰复燃,首先要通过的就是国内民意这道槛。这道门槛不易跨越。从日本反右翼势力的一些表现中,可以感觉和触摸到这股力量。自从 1978年靖国神社开始合祀14名甲级战犯牌位起,日本天皇就再也没有参拜过靖国神社。战后,很多首相参拜了靖国神社,也有不少首相没有参拜。

  六、由于历史和地理原因,台湾方面对于钓鱼岛主权特别关注。最早的“保钓”运动,也是从台湾开始的。日本的经济两头在外,其能源的进口和产品的出口,有90%以上要通过台湾海峡。如果在新世纪的钓鱼岛冲突中,两岸建立互商互联机制,共同御敌,日本将腹背受敌,首尾难顾。钓鱼岛问题也是“一个中国”诉求的最佳切入点之一。韩国是崛起中的中等强国。韩国在反日问题上与我有共同点。在对日关系上,台湾、韩国都是可以团结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