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民间后生有奇人

 

—— 河南某青年按图索骥自行辟谷四十九天(待续至六十三天)取得绝佳疗效的启示

 

钱塘散人

 

 

言:

 

20181020日,我在安吉某禅修场所,收到河南青年某青年的一封邮件,大概说了三件事:

一是偶然从网上读到我的《太极宇宙论》,成了我的忠实粉丝;

二是看了我在自己网站上记录当年辟谷的缘起、程序、注意事项、日记、思考和感悟等内容后,他也照着上面的说明开始辟谷,而且在给我发这封邮件时,已经辟谷到第二十二天!他计划辟谷四十九天!

三是受到我网站中文章的影响爱上了中医,而且打算自学中医。

 

真正让我震惊和担心的是第二件事:仅仅根据我当年的文字记录,在没有任何内行师傅指点和护持的情况下,竟敢擅自进行辟谷,而且首次就打算辟四十九天!

关键是:他事先并没有联系我,给我发邮件时已经辟了二十二天!这人胆子也太大了!如果我事先知道这个事,肯定不会同意他这样做的,因为万一出了什么事,说不定会把我也牵扯进去。但是,既然他“先斩后奏”了,而且也没出事,那我只能鼓励一番。

两天后,他来信请教辟谷中出现不怕冷现象,并表示等他辟足四十九天后,会把详细的记录发给我一份,供我作为医学研究。

关于辟谷后不怕冷现象,我为他做了解释,并交代了后续的一些注意事项,告诉他如果出现不适或体力不支就按程序结束辟谷。

由于忙于其他事,也没有再去过问他的情况,不过,我在自己网站和朋友圈中以“今天遇到一个好苗子”为题对此事发了一番感慨。

 

1028日,有朋友自驾车带我到富阳参加其同学聚会,他应该是看到了我发在朋友圈中的内容,半路上忽然问我“辟谷的那个人怎么样了”?我才想起来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过问这事了,于是现场打电话给这个青年询问情况。

他告诉我,今天已经他辟谷的第三十一天,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变化:一是头脑清晰,看书很快;二是原来睡觉打鼾的现象消失了;三是原来中度脂肪肝也没有了;四是特别不怕冷。

 

既然状态这么好,我也放心了,接下去又忙于自己的事了,没有再管他。

 

20181113日,我到绍兴出诊。14日,东道主带我到鲁迅故居玩,近中午时,通行的女老板也提到了辟谷,而且说她也想尝试,我忽然想起很长时间没有过问这个河南青年辟谷的事了,我们到咸亨酒店吃午饭时,我当场打电话给他。

他告诉我,今天已经是他辟谷的第四十八天!倒是把我给惊到了,我问他感觉怎么样?他说没有任何不适,所以打算继续辟到六十三天!

我问他体重减轻了多少?他说减轻二十公斤!

我问他:那你原来体重多少?他说一百九十斤!

也就是说,他原来很胖,辟谷四十八天轻了四十斤后,还有一百五十斤!

 

另外,他说今天早上九点多钟给我发了一封邮件,请教辟谷过程中出现的新情况,以及询问我下一步该怎么办?

我说今天早上九点多已经出来了,还没有收到他的邮件。

于是,他就在电话里告诉了我最近出现的新情况:他原来头皮光光的没有头发(秃顶),尝试过各种方法都没能解决,但是辟谷到最近一段时间,头皮的毛孔中开始冒出了黑黑的细细的发丝!

钱塘散人注:13号到绍兴出诊耽误了早班车,到达绍兴已是午后,病人比较多,陪她们吃晚饭时,间有女子豪饮畅谈其家长里短床帏趣事,不知不觉又花了两个小时,饭后回宾馆继续看诊,晚上十点多钟才看完,又处理了一下网上的事情,到凌晨一点多钟累了就先睡下了,闹钟定在14号凌晨五点钟起床开始写药方,写完最后一个药方约九点十五分,收拾电脑下楼吃早餐,然后她们陪我到鲁迅故居玩。晚上回金华处理完杂事,凌晨一点多钟才收看邮件,发现他的邮件是九点四十三分才发出的,比我收拾电脑离开酒店晚了半个小时,回信给他解释了辟谷与生发的因果关系,发出邮件时已是15号凌晨148)。

 

15号中午接到他电话,说收看了我的邮件,他打算辟六十三天,后续过程中有什么问题会通过电话联系我反馈,等全部结束后,再把详细的辟谷日记发给过来供我参考研究。

 

2018 年 12 月 4 日晚上,搭建好“五合健康文化机构”网站框架后,通过多种途径(包括短信群发)告知亲友。

不久就收到河南那个仍在辟谷的青年的短信回复,我顺便问他辟谷的情况怎么样?身体还好吗?没什么问题吧?

稍后收到他的回复,到今天为止竟然已经辟谷到第六十八天了!!!

身体各项指标正常!没有任何不适!完全颠覆西方科学常识!!!!

往来几条原始短信如下:

某某:

周老师,您好,您发我的信息已收到,关于筹建文化机构的事我不懂也没有好的建议给您,我看了您初始理念的形成,我觉得应该这是一件好事也是大事,能够帮助老师修行和传道,我支持您,希望老师通过这个机构发掘和帮助更多喜爱传统文化和中医药的人。

我:

嗯!健康文化机构和公益基金之事我这边自会按计划筹备实施。你那边辟谷的情况怎么样?身体还好吗?没什么问题吧?

http://www.sun0moon.com/me/5-zaji/minjianhoushengyouqiren.htm

 

某某:

暂时没有问题,今天是辟谷第六十八天,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没有任何不适,您发的这篇文章我在您的公众号里看过,应该是上次咱俩通完电话您写的,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十一月十七日那天发在公众号的。

我:

你真是个大牛人!在下佩服之至!

某某:

我也很纳闷,都这么多天了,我没有吃饭,居然没有任何事,身体也很好,前几天我一口气开车,开六个多小时高速,回来没觉得累。

 

 

 

  文:

 

静待其人完整原始的自我记录以发布 ……

 

 

  语:

 

我之所以原意专门花点时间整理一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并把它发布在我的网站和圈子里,有如下两个现实的考虑:这是解决肥胖及相关疾病的简洁高效的途径。

现在社会由于贪欲造成营养过度摄入,超重和肥胖问题日益严重,既浪费自然资源(粮食),又失去健康(三高等疾病),还要进一步浪费社会资源(医疗经费),尤其是欧美国家在错误的医学思想、营养和健康观念影响下,超重和肥胖问题更是触目惊心!更让人无语的是:现在大量年轻女性,一边无节制地享受口腹之欲,一边又想追求“骨感美”,所以用各种伤害身体为代价的药物来减肥。

如果能少吃东西节约资源又拥有健康,岂不是皆大欢喜?

天下真有这样美妙的事吗?有!这就是我们道家祖宗留下来的一种养生、练功、开智慧的方法:辟谷!历史上对此有大量详实的记载。

 

昨天看了朋友圈中的一篇文章,题目是:众筹治病,先过中医这一关。

文章提出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现在流行众筹治病,遇到这样的事,你到底捐还是不捐?捐了又能否得到有效的治疗?

帮助穷困贫病确实应该,但是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况:好不容易把钱筹集到了,花费几十万几百万经过西医西药的最好治疗(因为有些是经媒体报道引起全国公众和医学界瞩目的患者),最后人还是死了,白白浪费了大量的社会资源和爱心,而这些疾病当时如果用中医药治疗,也许几百元几千元钱的成本就能解决了。

中医的方法很多,而且都是低成本、简单高效的方法。最简单的比如上述的辟谷(对于肥胖患者)不但不需要任何成本、反而节省大量资源;推拿针灸按摩也几乎不需要成本,只是稍费时间;汤药虽然需要成本,但是相对于西医动则几十万上百万的,所需费用也许不到西医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有幸得到了社会公众爱心的帮助、好不容易筹到了巨额金钱,为什么都要丢进痛苦的、烧钱的、无效的西医手术、放化疗上去呢?这是非常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附:几次通信原件(时间由近及远)

 

某某(隐去名字):你好!

    我今天凌晨五点钟起床,早上九点十五分多钟写完最后一个药方关闭电脑出去,正好没能收到你九点四十三分发来的邮件。

    今天白天一直在外面做其它事,直到现在又到凌晨一点多钟了,才有时间上网收信并给你回复。

    今天在绍兴咸亨酒店吃午饭时,正好东道主问起辟谷的事,并表示她也想尝试辟谷,因此才想起打电话探问你目前的情况。

    据你电话中所言,你原本体重 190 斤!辟谷到今天(四十八天)体重减了 20 公斤,那么目前是 150 斤左右,也就是 75 公斤。

    但是我不知道你身高多少?亚洲男人的标准身高体重计算公式是:身高(厘米数) - 100 - 5 = 体重(公斤数)

    你可以自己按这个公式计算一下,假设你计算的结果所得标准体重是 A ,那么:

    如果 A 小于 75 ,也就是你目前的体重仍然超出标准体重,在没有任何不适的情况下,那你可以考虑继续辟谷。

    一直到 A 等于 75 时,也就是你的体重已经等于标准体重,那么可以考虑结束辟谷,如果没有任何不适,也可以考虑继续辟谷。

    如果到了 75 - A = 10 时,也就是你的体重已经小于标准体重的 10 公斤时,你应该按程序结束辟谷!

    如果继续辟谷,仍然按七天一个进阶计算,可以辟到 56 天、甚至 63 ……

    提示:按照人体能量消耗及的一般规律,结合你自己前面辟谷的经验,每天大概减轻体重 0.5 公斤左右(我当时是每天减轻 1 公斤左右)。 

    从你原本 190 斤的体重(暂时无法考虑身高)来看,你原先的秃顶正是由于肥胖所致!

    肥胖导致形盛气虚,长期表气不通畅,所以毛发不生(肺主皮毛),用西医的说法是皮肤微循环功能很差,所以毛发不生。

    经过辟谷后体重减轻了 20 公斤!使得气血重新通畅,皮肤微循环功能也得以恢复,所以毛发开始再生,这正是辟谷的结果。 

------------ 

周老师:

      上午好!今天是我辟谷第四十八天,这一段也没有通信,这几天关于辟谷出现了一些状况,我不知道该怎么办,特想请教一下周老师您,我之前在研究院上班经常熬夜加班应酬饮食不规律,有些设备有轻微的辐射,有脂溢性脱发几乎快成秃顶了,头顶只有不多的稀疏头发,去医院检查有不少毛囊已经闭塞,用手摸头皮好多地方已经摸不到头发,直接摸到的是光光的肉,就在前几天我早上起来洗脸照镜子发现头皮开始发黑,细看之下头皮上有类似黑头的小黑点,经过这几天的观察我发现,慢慢的长出了绒绒的小细头发,对于一个脱发的人来说这份喜悦让我很激动,仿佛又看到了希望,曾经用药治了无数次都失败了,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去保留保护刚长出了的幼小的绒发,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辟谷给我带来的希望,脑中出现了一个想法,辟谷我要不要继续再延续一段时间,比如辟谷五十六天,或者六十三天甚至更久,以目前的身体状况以及精神状况我觉得辟谷六十三天也很轻松。关于中医自学目前我只看完了第一册基础并做了详细的笔记,对于现在身体出现的情况我搞不清楚甚至是疑惑,希望老师能给我指点一下或者给点建议给我。在此先谢谢您了!

 

        此致

             敬礼

                                      学生某某(隐去名字)

                                      20181114

 

 

周老师:

    您好,如果出现体力不支或者虚乏我会及时结束辟谷,我之前一直担心的是辟谷的时候会出现低血糖,车里常备了葡糖糖、冰糖、红枣,一直没有用上,我这一段有看一些古人的辟谷经历,顺便在尝试着练练气功,希望能打通自己的任督二脉,嘿嘿!

 

          此致

    敬礼

                                                              学生某某(隐去名字)

                                                              20181022

 

 

-----------------------------------------------------

 

某某(隐去名字)你好!

 

    人是恒温动物(哺乳动物都是恒温的),人能保持恒温,前提是流动的气血为全身提供了能量,中医所谓气主温之、血主濡之。辟谷后全身气血更通畅、供血更充足,所以会更耐寒。

 

辟谷之所以可以不摄入食物而能维持正常的生理活动,是因为机体打开了自身的分解系统,通过分解身体储存的物质为全身提供能量。所以,辟谷期间要正常活动,而不能整天躺着,因为只有正常活动的情况下,机体的分解系统才能正常地运作,如果整天躺着,分解系统将会停止运作,反而会越躺越累!但是又要避免剧烈运动,因为剧烈运动消耗能量太大,机体有可能来不及分解,而且人很容易消瘦下去。

    另外,如果辟谷过程中出现体力不支、或者虚乏的情况出现,那就及时地结束辟谷。

    但是,结束辟谷的过程也要按程序进行:先吃流质食物,然后逐渐转为吃面条米饭。

    我们这类辟谷,都是主动进行的,所以需要一套方法和程序,并要按方法程序进行。

    真正的辟谷是以练内功为前提,在内气充足情况下自然出现的“气满不思食”状态。

 

 

From: 是否

Sent: Sunday, October 21, 2018 9:58 PM

To: A周文建老师

Subject: 关于中西医有感

 

周老师:

       您好,今天上午看到你在公众号推送的文章,使我感触良多,看到现在中医的现状让我忧心如焚,国宝就这么在一步一步的葬送,本身上午想给您写信的,因为有点事耽误了,所以晚上才写这封信,上午我一口气把老师推送的关于中西医,转基因里边链接的文章都看完了,感觉老师对我良苦用心,看了这些使我热血沸腾更加坚定了我要学习中医的信念,一定要励精图治发扬中国传统文化,君子如龙,当一往无前!现在有太多的“往圣而不能继绝学”,逐渐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那些都是我们前辈圣贤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但总有人不懂珍惜,将之视之如草芥,弃之如敝履。反而是一些完全没有营养的事物会得到大众的追捧,可悲可叹!

 

      另外谢谢老师对我的担忧,目前辟谷我暂时觉得一切顺利,并且浑身上下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透彻、清醒,我每天都有记录身体心理的变化,现在有件事想跟老师说说让您帮我分析一下,心灵上就不说了,每天都有不同的感受让我兴奋,主要想说一下身体的变化,从辟谷之后身体出现了耐寒,我这现在气温在10°-18°左右,身边的人都穿上了小袄或者轻羽绒,我在家不觉得冷,每天还是短袖,我觉得是体内的阳气在帮我抵御寒冷,另外我每天都想运动,我每天都会走四五里,经常走着走着就想跑,做几个百米冲刺身体格外舒服,会不会是动能生阳,体内在消耗,运动在补充,身体形成了一个能量的守恒,等我辟够四十九天,我把我的记录发于老师一份,一遍老师以后研究用。

 

                  此致

 

         敬礼

                                                                                学生某某(隐去名字)

                                                                                20181021日晚

 

--------------------------------------------------------------------

 

某某(隐去名字)你好!

    你这个名字就很有传统文化的内涵呀!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

    其实,在辟谷实践方面,你可以当我的老师了!

    那年我为了弄清辟谷的科学原理和机制,只尝试了中级辟谷第一周(七天),而你已经辟到第二十二天了,并且计划辟四十九天,到时候很有可能智慧现前、亲见如来、顿时开悟了!据说佛祖当年就是在菩提树下静坐(辟谷)四十九天悟道的。

    你发的宏愿很好!因为这个事业很有价值很有意义!而且你比我更早(更年轻)就有此宏愿,现在的年轻人能有此志向甚是难得!我是四十岁以后才立下这个宏愿的。

    以前也曾经有个小青年想学古文,问我该读哪些书?我当时给了他大概的答复,你可以作为参考:

    、某小青年想学古文 ,请问我该读哪些书?

   http://www.sun0moon.com/me/5-zaji/mouwangminxiangxueguwen.htm

 

    至于你提到的杨医亚主编的中医自修丛书,整套应该有十二册(或者十六册),我可能当时只买了最基础的六册(《基础》、《诊断》、《方剂》、《中药》、《内经》、《经络》),原书还在杭州家的书柜里放着,外观已经比较陈旧,里面可能有我的一些旁注,你如果需要,把邮寄地址告诉我,抽空给你寄过去,你不必拓印,也不用付费。

 

 

From: 是否

Sent: Friday, October 19, 2018 10:00 PM

To: A周文建老师

Subject: 问候!

 

周老师:

    您好,非常冒昧给您写这封信,好多天前我就有给您写信的打算,一直不知道写点什么好,今天实在忍不住了就写了,我文化水平不高,有不对的地方还请老师多多包涵,我自认为跟您有缘。

    以前就对道教比较感兴趣,比较喜欢古代历史,我于今年五月与道结缘,起初就想了解怎么入教怎么皈依,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了解,心态发生了变化,皈依不皈依其实无所谓,只要信就行,信则诚,然后就开始读易经,发现现在好多有学识的人都在了解道,了解佛,然后读到了您的《太极宇宙论》,关注了您的公众号,默默的看着您的文章,默默的点赞,默默的成了您忠实的粉丝,现在还没看完,有好多地方以后需要向您多多请教。

    为什么感觉跟您有缘,我觉得是愿力所致,我做经营的县城有一家道观北武当玄关庙,起初相信道,带着虔诚道心去了那里,在庙里的角落一眼看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老者塑像,心里感觉有什么在召唤,遂上前磕了头上了香,后了解是三丰祖师,然后我有空就去转转,初一十五去磕个头,心里的疑惑在那里诉诉,我一直在摸石头过河,我在道藏里了解到辟谷,但是根本不懂,正在无所适从的时候看到您公众号推送的辟谷日记,思考,感悟,方案自己就想尝试,欲辟四十九天,截止今天是我辟谷的二十二天,每天只饮水,头脑越来越清醒,看书快,理解东西快,有时候就想写点东西,但不知道写点什么好,然后遇见了以前北理工的老师,跟老师谈了很多,离别时老师送我两本书《王阳明全书》、《了凡四训》我就静下心来去读心学,了解心学,去格物,去修身之后感悟良多,”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之后我去三丰祖师像前发下宏愿,我愿穷尽此生发扬中国传统文化,为中国传统文化贡献自己的力量。

    之后去您的网站读您的文章,你写的东西,然后受你的影响爱上了中医,我是理科生古文方面比较差,今天在您推送的文章邪师邪道真害人里面知道您有学习古文的方法,希望您能告诉我学古文的方法。

    另外还想求您一点,看到您说的中医自学必读基本目录里说的书,您当年买的是杨医亚教授的书,这书我在好多地方找都没找齐,您那现在应该还有这套书,希望您能赠卖我,如果您不舍得,寄与我拓印也行,殷切盼望您的回信。

 

                                                 此致

     敬礼

                                                                                                                                                                            学生张(隐去名字)                                                                                                                                       

201810 19 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