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末世的佛教,精神的传销?

                                  —— 丛柏庵中两天记

 

妻子早就说今年国庆期间慈师要在费县丛柏庵主持一次短期出家活动,她希望我也能参加体验。正好妻子老家也在山东,反正国庆节要去看望岳父母,我答应到时候跟她去实地观摩感受一下。

我们在国庆节前先到山东莘县岳父母家呆了几天,十月二号下午到达费县,先去看望了妻子同学的父母。妻子的这个同学中科院博士肄业,那年曾请我们到天台山见法师,后来在杭州佛学院 工作,今年正式出家。她的这个决定气坏了父母家人,父母嫌她出家丢人,不敢面对亲朋的眼睛,所以坚决反对她以出家人的身份回家的。这次托妻子顺道看望她父母并代为劝慰。

这个同学的父亲是退休的中学语文教师,对宗教文化和社会现象都有自己的见解,知道得挺多,而且说得有理有据,妻子说了好几个小时也没能让其家人消气心服,因为妻子只是一味地以佛学的道理来劝导。其实,这个同学的家人还算是比较开明的,他们认为作为放松身心的方式,短期出家可以接受,但是长期永久出家无法接受,要学佛也不反对,但是可以在家里学,不必放弃正常的世俗生活。其实,他们的观点和我倒是相同的。

晚饭后妻子同学的哥嫂开车送我们上山。山路狭小蜿蜒而漫长,不知开了多长时间,一路下车问了很多次,才找到了丛柏庵。

进门后看见一些穿灰色长衫的妇女在收拾洗刷餐具,我们也不知道该找谁。我问妻子:你没有预约过吗?没有人接待吗?她也不知怎么办。我就先坐在露天的一个小凳子上吃零食,此间有个穿灰色长褂的中年男子过来简单问了几句就走了。我感觉有点冷,就走进旁边一个小房间在沙发上靠着小憩。过了一会,妻子喊我,原来有人来给我们安排住处。

来的是一个穿灰色衣衫的年轻姑娘,倒是有几分气质,她要了我们两人的身份证看了看收起来,叫我跟她走,我说我们是夫妻两个,她说男女众是要分开住的。我跟她走到庵门口,她指了指边上的一排房间说:上那个台阶,三号房间四号床。

房间不到十平米,地上铺着白色泡沫板,上面放着四床旧棉被,门边一张破旧的小桌子,顶上一盏灯,墙上一个简易插座,简陋到让人感觉一下子回到了五十年前。地铺上已经放着两个住客的登山包,我就在靠墙的一个地铺上安顿下来,电脑包放在枕边,西装没处挂,只好盖在被子上。有个和我差不多年龄的男子进进出出了好几次,最后睡在这房间就是我们两个人。

第二天凌晨庵中钟声响起,男子就匆忙起床了,原来五点钟就要开始做早功课。我接着睡到六点多,起床,下楼,进庵门,找厕所做我的“早功课”。进门看到尼姑们做完了早功课,正准备吃饭,饭前要先念经,对面台阶上面站着一个穿灰色衣衫的年轻姑娘,手里举着一块牌子,上书“止语”二字。

按照箭头指示找到了厕所,厕所的简陋程度也和五十年前差不多:并排两个水泥做的蹲坑,是没有水冲刷的那种,上面分别用两块木板盖着,木板上竖钉着一根木棍做手柄。我拿开一个盖子,一只老鼠从黑乎乎的粪堆中钻进旁边的小洞,我连忙合上木盖子,又打开另一个木盖,刚才那只老鼠又从另一个蹲坑里钻进了小洞!好在前面还有块干净的水泥地可以暂放我的宝贝电脑包。

皱着眉做完了我的“早课”,走出来就着自来水龙头洗脸刷牙。尼姑们已经在吃早饭,每人面前一个沉香色木头钵,一个稍小的双层不锈钢碗,几个居士端着大大的饭菜盆拿着勺子挨个分饭菜。我洗刷完的时候,她们有的已经吃完了,坐在位置上用一把样似 大号毛笔的小刷子刷碗,刷完后用一块咖啡色的方布把刷子包好,接着有居士拿着水桶过来接刷碗水。大家都差不多吃完的时候,几个居士端着水果和糖果挨个分发,每人面前放上一小串葡萄,一小把糖果,领班的小尼姑吩咐她们带上去吃。早餐完毕,起立唱诵,然后列队回到佛堂。其它外来的香客和参加“佛七”的居士们则在台阶上面的空地上加桌子进餐。

因为是尼姑庵,所以里面以女尼为主,也有(应该是)外来参加“佛七”的男和尚 以及男居士和信众,信徒和香客中也是女众较多,还有一些小孩,显然是香客们带来祈福的。庵里的女众衣着有两种:一种咖啡色类似袈裟的叫“海青”,穿这种的是正式出家人, 另一种灰白色衣衫叫“居士服”,穿这种的是临时过来做义工的居士。居士们也都用手机,而且用时尚的耳麦通话方式,主管的居士还有对讲机。

我平时习惯不吃早饭,于是就拾级而上开始参观。以前听说过山东的沂蒙山,上初中时音乐老师还教过沂蒙山小调,但是门口的牌子上介绍说此庵坐落在“蒙山南麓”,听说这边还有一条“沂河”,不知道沂蒙山是“沂河”和“蒙山”的合称呢?还是另外有个沂蒙山?

这个庵不大不小,在一座山中间的峡谷中顺势而建,附近都是不大不小的山坡,但是山势都很和缓,唯有庵两侧的山坡地势比较险峻。峡谷中按地势高低做成五级,进山门第一级旁边有个放生池,上台阶进大门 是第二级,也就是刚才尼姑们用餐的场所,旁边有棵数人才能合围的银杏树,第三级有个供着天王的亭子,前面有个石头香案,旁边的空地是居士和信众们临时就餐的地方,第四级有个小殿,第五级是大殿,门前有较大的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就是第四级小殿的屋顶。右侧山坡上另有一个小型的讲经堂,再往上右边是女众寮房,左边是男众学习区 和关房(可能是用于闭关的小房间),还有新建的男众寮房,房子很新,里面也是地铺。

我沿着右边山登到最高处,一圈围墙挡断了山路,中间有个门开着,门外面再往高处就是平坦的山头了。沿着左边的小路下来,回到是大殿前的平台边,尼众僧众居士信徒们正站在佛堂中齐声诵唱佛经, 我听见其中一段唱的是往生咒。我找了一块泡沫垫在小路边坐下,打开电脑写这篇文章。不知过了多久,众人唱诵完毕列队走出大堂,在前面的平台上按蛇形线路一边慢行一边念唱,领头敲木鱼的就是大雄法师,这次就是反复念唱“南无阿弥陀佛”这一句佛号,队列中唱声分两 波,一高一低一唱一和。

我继续低头写文章,不知过了多久,抬头正好看见妻子从左侧小路上来,在我眼前走过。我就叫住她,她说正好想找我,叫我一起去听师父“开示”,佛家把师父讲经说法叫“开示”。我跟着她到了右侧山坡上的讲经堂,里面已经有好多尼姑们站着,我和一些信众们在门口的走廊上坐下,走廊外侧有个视野开阔的露天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放眼望去,远山一目了然。过了好一会,可能是师傅要过来了,尼姑们开始齐声念唱“南无本师释迦摩尼佛”,反复念唱。又过了好一会,一大群和尚挨个从走廊东门口进来,排场倒是不小,居然走了好长时间才走完。走在最后的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慈法法师了,因为我在妻子的书房中看到过他的照片,有点印象。

师傅在堂上坐定,众人对着师傅及墙上的如来佛祖、观音菩萨、大势至菩萨画像三跪拜,开始“开示”。这个师傅的普通话不好,带着浓浓的河南口音,声音高低不匀,说实话我基本上听不清他讲些什么,大概只能听懂百分之十几。

大约半个小时后,“开示”结束,和尚们先行,师傅随后,然后是尼姑们,最后是信众们。我出来后跟着老婆走,问她去哪里?她说去见师傅,我也就跟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