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王、法 王、心  

 

钱塘散人

 

在坊间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次在武汉,毛泽东问周恩来:为什么你办事总是那么圆满?

周恩来答道:主席,我除了马列,还有佛法。

毛泽东很好奇地问:你皈依了哪一个人?

周恩来说:虚云老和尚。接着周恩来就给毛泽东讲了虚云和尚的故事。

毛泽东听完之后很是动心,就想叫虚云和尚到武汉来,但遭到了虚云的拒绝。

虚云和尚的理由是:自古法王大于人王,毛泽东要皈依,叫他自己到南华来。

此事后来就不了了之。

据说,中共元老中,还有刘少奇是在普陀山皈依的,李先念是在少林寺皈依的。

 

我认为虚云其实大可不必执着于人王法王谁大谁小的问题,更不必计较主席和尚谁来谁去的问题。既然自己已经是得道高僧,终究要入世度人的,既然人有所请,和尚就要有所应嘛!既然人家日理万机没时间亲就,和尚随俗屈就一次又如何?大不了把毛泽东也看做一个普通百姓或者一个虔诚向佛的善男子嘛!

何况,度一个人王比度一个普通百姓的效益更高、功德更大呀!你想,如果能给一个人王指点迷津,使他提高智慧和德行,那也许会减少人间的很多战争和杀戮,惠及亿万众生哪!

比如说,假如毛泽东当年真的皈依了虚云,真的接受了一些佛家的智慧,也许就不会那么好斗,不会以那么偏执的、尖锐的、对立的眼光看待阶级斗争问题,也许就不会犯下文革那样大的错误,中国就会少了百千万冤死的灵魂。

当然,虚云先要度化或者说至少要同时度化当时的美国总统和苏共总书记才行,否则,让毛主席单方面放下武器而美苏两国仍然握着大棒和屠刀,那毛主席他老人家就要吃亏啦!中国的老百姓也要跟着吃苦头啦!

我之所以说如果毛主席接受了“一些”而不是“全部”佛家智慧,这是因为让他全部接受是不可能的、不现实的、也是没有必要的,他仍然可以信他的马列主义,仍然可以握紧他的“枪杆子”警惕地面对西方列强。雷锋同志都知道:对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那样残酷无情,对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这两者可以互补而不矛盾嘛!

 

记得当年蒋介石第一次下野,星夜回到奉化溪口老家,次日即游览雪窦山,并到雪窦寺聆听太虚法师教诲。这位太虚法师深通佛经,又关心时局,也就是俗话说的“政治和尚”。法师当即为蒋介石算命,说蒋的下野犹如“飞龙返渊,腾骧在望”。

其实,蒋介石幼时读过私塾,对传统文化也是接受和认识的,只是由于当时军阀混战的社会现状,蒋介石也做了“混世魔王”。但是,在戎马倥偬的军旅生涯中,他仍然读曾国藩、王阳明的书,也读《荒漠甘泉》之类精神和心灵类书籍,并因为宋美龄的原因接受过基督教的洗礼,他还在1943年出版过一本名为《中国之命运》的书(由陶希圣执笔)。而且,蒋介石对党内的学者和文人还是相当尊重的,学者们可以与他争论甚至当面批评他。但是共产党的梁漱溟与毛泽东当面争论了一次就被打到了。蒋介石虽然由于政见不同与毛泽东你死我活斗了半辈子,但是他一直坚持一个中国,而且晚年还想与毛泽东见面谈台湾和平统一问题。如果当年的国共之争是国民党得天下,也许中国比现在发展得更好也说不定。

前几天看到一篇历史资料,详细披露了改革开放初期中共高层激烈的思想斗争,以及胡耀邦赵紫阳政府由于“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被邓小平撤换的往事。当时的胡耀邦思想比邓小平更开放更包容,更接受民主和法制,而且已经提出了政治体制改革的设想,所以当时很多民众对邓小平的专制独裁行为很愤怒。如果当时胡耀邦继续执政,中国的改革开放和民主化进程会更快也说不定。但是,仅仅一年后的苏联解体,以及随后的东欧剧变,都说明邓小平是正确的,也许胡耀邦赵紫阳确实缺少经验,对国际军事政治斗争的残酷性缺少了解,对西方列强的险恶用心缺少必要的警惕。

我相信无论是毛泽东还是蒋介石,或者后来的胡耀邦还是邓小平,主观上都是希望把国家治理好,希望民族繁荣昌盛,人民幸福安康,自己也能名垂青史。但是,在世俗社会现实中,历史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历史只有一次,而且是“成王败寇”。

其实,在佛法和量子力学中,就不是这种单向的线性的关系,理论上来说历史是有无数种可能的(多维的),而且是可以回溯的。根据相对论,如果你以超光速飞行,就可以依次看到整个人类社会的历史景象,不过顺序是(从尾到头)颠倒的,就像电影胶卷倒过来播放那样。当然,同样根据相对论,有质量的物体是不可能达到光速更不可能超光速的,所以肉体是不可能超光速飞行的,但是意念却可以,因为意念是纯粹的信息,是没有质量的。

 

其实,做个好的人王是最累的,因为世俗众生觉悟低呀!

你看习近平多累呀!为了国家长治久安,为了民族长远发展,也为了巩固共产党自身的执政地位,整党整风,八项规定,四风建设,中央巡视组等等忙得晕头转向。但是!下面的官员们还要阳奉阴违变着法儿来抵制,不让上饭店吃就把单位食堂搞得比饭店还高档!不让喝茅台就把茅台酒装进矿泉水瓶子!与中央玩“猫捉老鼠”游戏。

据民间传说,当凡间的皇帝是最累的,所以天上众神没人愿意到人间来当皇帝,天庭派人下凡来做皇帝需要象劝女儿出嫁那样费劲,而且要给予种种许诺才肯下来。事实也确实如此呀!有人统计过,中国历史上大小几百个皇帝,都是很短命的而且是横死的,真正长寿而且善终的没几个。李自成攻破紫禁城的时候,崇祯帝持剑冲入后宫乱砍公主王孙们,责骂他们为何生在帝王家,而且诅咒发誓今后“愿世世无生帝王家”。

在末世的人间,世风日下道德崩溃,众生的痛苦尤其深重,人王想有所为也更累更难。因为中国人似乎真的钻进钱眼里去了,为了赚钱什么违法乱纪的事都敢做,甚至冲破道德底线不顾社会公德。

昨天看到一篇博文,全面详细地梳理了近代中国思想文化的发展和争论过程,其中有这么一段话:

中国,已成为世俗中国、功利中国?中国人,已经成为贪婪心的中国人,空脑人的中国人?中国是不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国家将亡,道德先亡。中国人的良心善性哪里去了?中国人的心性架构崩塌了吗?要否重建,何以重建?

 

上个月我在傅村镇上买了一个简易衣柜,放在乡下家的卧室里,价钱倒是很便宜,还不到四百元钱,但是不知道它用的是什么劣质胶水,散发出象臭椿树那样难闻的气味,一个多月了气味还没散尽,晚上必须开窗子睡觉,否则就有点胸闷难受。

还有昨天在傅村集市上花五元钱买了半斤油炸的薯片,昨晚上吃了一些,结果今天早上就拉肚子!今天早上再吃了几片,结果胃里就感觉不舒服。我估计这是用地沟油炸的,只好把剩下半袋扔进了垃圾桶。 

 

从这次在费县丛柏庵的观摩来看,我觉得法王一点都不累,因为佛子们的觉悟比普通百姓高,生活都很自觉,一切都秩序井然,根本不需要那么费劲地让别人来监督。 

至于心王,那更是各人自觉自愿的事,与外部的监督毫无关系了,以前我曾写过一篇文章,题目叫 “力之强,不如心之王” ,说的就是这个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