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曾女士:
 
    上次主动给你发出探寻邮件后距今已经超过一个星期,却一直没有收到你的回复,我的心越来越悬:该不会真的出意外了吧?
 
    那年妻子出意外是在挨饿的第三天,她单位里春节放假后在杭州已经饿了两天,第三天大年三十随我回金华老家,下午我就到付村镇超市上买了小米备用,再晚一步超市就关门了。
 
    她的那次尝试至少有我自己在身边护持着,但是你不一样,远隔重洋,不知具体情况,除了邮件没有其它联系方式!这是我担心的原因。
 
    今天居然在微信公众号中非常意外地看到了你的留言!真是大喜过望!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既然还能上网留言,说明平安无事!至少还活得好好的。
 
    我以前一直不想用微信之类的即时通讯工具,主要是想求个清净,能有时间深入思考一些问题,不被浮光掠影的、泡沫式、碎片化的资讯世界所淹没。
 
    今年以来为生计所迫,开始在自媒体平台发文谋求收益,因此只能向这些必用的高科技工具妥协,申请了微信号和公众号,以及微信和支付宝二维码。
 
    我是上个月中旬才开始学着用微信的,并通过群发邮件和短信的方式通知了亲友同学,但是我的通讯录中没有你的手机号码,所以无法通知你,这是为什么我看到你在公众号中留言时感到非常意外的原因,看来网络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让地球上的时空距离瞬间消失了。
 
    你说直视太阳的修炼方法差点让你走火入魔,虽然你已经出现一些狂躁的表现,但是还能意识到自己的不正常状态并能及时纠正回来,这说明你还没有真的走火入魔,如果真的走火入魔,其本人意识不到,而且无法凭自己的力量走出来,那就需要有道行的高人通过外部力量进行纠正了。我个人分析你的这次狂躁表现,一是自己的性格气质使然,二是潜意识深处可能存在某些不良信息,错误的练功方法只是一个外部触发因素。
 
    中医济世度人的方式有多种,针灸草药只是其中常用的方法,主要用来解决世俗众生的肉身痛苦,一些心灵和意识深处的问题还是需要宗教的学问才能解决,而实际上肉身的种种疾病症状,都是意识深处某些问题在身体上的投射和反映,这在德国学者写的《疾病的希望》一书中有深刻的阐述。
 
    关于你回国旅游并想借机禅修之事,看来是机缘巧合。刚刚上周末,我开车送妻子和某道友去安吉山川乡船村,她们此行的目的正是到那里找一个禅修场所,因为妻子的道友她们正在组织一个禅修班,大概四五十人的规模,目前正在寻找合适的场所,你回国后抽空联系我,到时候我带你见见她们,一起报名参加禅修就行了。
 
    这次寻找的安吉这个场所,设施倒是挺完善,交通和环境也不错,但是我对这个场所的主人印象不佳。这次我本来只是开车送她们两个过去,到了那里得知场所主人是金华老乡,而且也自称杂家,初中毕业就出来闯荡,曾在终南山修炼,在杭州开有一处不小的中医(按摩为主)场馆。由于这些因素,我想和他深入地聊一聊,结果从上午到那里一直到傍晚回来,基本上都是我和他在争论!此人有些天赋,传统文化和养生修道方面确实都知道一些,但是学问不够深广,很多都一知半解、 似是而非,却非常固执、甚至狂妄。
 
    不过,他倒是有意愿基本以免费方式提供禅修场所,你到那里只是借用他的场所禅修,不必与他本人计较。另一方面,这个场所只是其中一个选项,妻子和道友仍然在探访是否还有更合适的场所。我讲课那个学堂的老师也在安吉那边买了一块地建新校舍,本来那个地方环境也挺幽静,到时候可以留个大房间作为禅修场所,但是那里刚办妥手续打算动工,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竣工,学堂的老师在杭州这边也打算开一家以按摩为主的医馆,因为她本人是柔性正骨这一派的正式弟子(有传承有证书),但是很长时间没有和她联系了,不知道装修好了没有?这次我在安吉船村时曾打电话给她,可能她有事不方便接听,电话是她老公接的,说学堂放暑假,他们人在北京家里,本来我想顺便带妻子她们去新校舍看看。
 
   
    至于你要给我打赏,你有这个诚心我很感谢,对我来说也算是雪中送炭,因为今年以来生计问题有点紧张,我又不想向弟弟开口,所以不得不向高科技潮流妥协,学着用微信、二维码,并开始玩自媒体,否则我根本不会到自媒体去发文章的,因为要接受种种审核和限制,很多文章都没法在自媒体和公众号上发表,很不自由,而这些文章在我自己网站上早就已经存在了,有的已经存在二十多年了!从来没有政府部门来为难我。
 
    我的微信号就是手机号:13905796906
 
    我的微信公众号是:钱塘散人000  (或者)  freemanzhou999  前者是公众号名称,后者是公众号,两个都可以搜到。
 
    你如果要打赏,可以上我的网站,主页最上面有我的微信和支付宝收款码。
 
    你可以在百度中搜索关键词“钱塘散人”,出来的首页首条即是我的网站。
 
 
 
 

 
From:(隐去邮箱)
Sent: Tuesday, August 07, 2018 6:50 PM
To: Freeman Zhou
Subject: 菩萨心

 
You are really touch the bottom of my heart !     感动,,,,
 
首先恭喜你迈开新的一步!谁把握了网络,谁就把握了这个世界。前天看到你微信,欣喜若狂。所以就马上发话了。
 

 
原本打算100后如果习气改过来就向你汇报的。如果还是原来的老样子我就打算不再打扰了,珍珠撒在猪蹄下可惜,让我自生自灭好了。

 
我们这里现在是冬天,不吃熬不住。但吃得次数少多了。有时干果也吃得多了点。

 
谢谢你叫我停止练直视太阳,那时候我真的走火入魔了,有一次一点小事在后院狂吼,惊动了邻居。。。。。,我从来没有这样过。还狂扇自己的脸,恰好一朋友来我家,自然停了,痛了好几天。

 
我不太会操作电脑,为表我真心感谢,请告诉我你的私人微信号或者银行账号,我叫朋友给你打三千人民币打赏费以表心意。
 
 
 我的房子出租了,明年打算全家出游一年。孩子网上政府有远程教育。麻烦推荐一下哟没有你知道的好的道场,我想参加7日禅修,我知道你不喜欢心外求法,既然回到中国,这事比探亲访友有意义。拜托了。
 
 

 

 
-- ,
 
Dr Zeng Dong Yun
Wellness and Health
Chinese Traditional Massage
 
Chinese Traditional Physio
 
------------------------

 

附:大家不要轻易尝试

 

曾女士:

 
    我很少或者基本不会主动给别人发信询问情况。
 
    但是,距上次收到你的邮件已经超过一个月没有音信,这让我有点担心,所以主动发这封信探寻情况。
 
    因为,上次的信中你提到对“十旬(100天)辟谷”无限向往,并问我你是否可以尝试?
 
   (原文:这让我对十旬辟谷无限向往,你觉得100天我可以吗?)
 
    我当时的回答是这需要很深的道家练功基础,你可以尝试,但是要做好物质和心理准备,坚持不下去时,要按程序终止辟谷(也就是循序复食)。
 
    (原文:关于十旬(100天)辟谷,这个需要很深的道家练功基础才能做到,当然,既然你已经体验过七日辟谷,那你想尝试百日也是可以的,但是要做好各种物质和心理准备,如果进行到中途坚持不下去时,按程序及时终止辟谷就行了。)
 
    我知道你是行动力很强的人,说了就会去做。虽然我已经提到“这需要很深的道家练功基础”,而且“要做好物质和心理准备,坚持不下去时,要按程序终止辟谷”。但是,超过一个月没有你的信息,还是让我有点担心,因为我亲友中遇到过意外的情况。
 
    那年我尝试七日辟谷后,妻子甚是羡慕,后来趁着春节放假时,她也想尝试七日辟谷,结果出现了意外!
 
    那年的大年三十晚上,我和人在楼下客厅看春节联欢会,妻子不爱热闹,独自一人在楼上。
 
    联欢会看到一半,忽然接到楼上妻子打来的电话!楼上楼下为什么要打电话?我赶紧上楼查看!
 
    到楼上一看,她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她费力地告诉我浑身都难受,差点连打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我赶紧到楼下熬了小米粥和人参汤给她端上去,喝下去以后才慢慢好起来。
 
    因为我是有准备的,下午就已经到超市买了小米放在家里备用。
 
    如果你收到这封信,尽快给我一个回复,让我可以放心。
 
    在此顺便告知亲友,大家最好不要轻易尝试,因为有练功基础的道家辟谷与普通人的勉强挨饿不同,如果普通人尝试辟谷,最好有懂行的人随行护持,而且最好是循序渐进:先进行七日辟谷,然后尝试十四日、二十一日、二十八日 …… 辟谷(以七天为基数渐进增加)。从七日直接跃进到百日,对普通人来说风险还是相当大的,容易出现意外。
 
    另外,辟谷其实是一个自然的现象,最好是在练功修道(特别是道家功)到一定程度,自然而然的出现“气满不思食”的现象,也就是进入自然的辟谷状态,这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