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奈何求医者众 求道者稀

 

钱塘散人

 

我当初把做外贸用的付费网站改为中国古典哲学、传统文化、中医养生、学佛修道等纯公益的内容,目的是传播和弘扬传统文化以挽救世俗人心。

我知道现在科学技术铺天盖地无孔不入现实而有用,而中国古典哲学却玄虚深奥、中国传统文化高雅离俗,对普通百姓来说既难懂又没有多大现实利益,因而没有任何吸引力。但是,我知道老百姓都贪生怕死,老子所谓其“生生之厚”也!所以我把中医作为切入点,这样更容易让他们相信和理解。

因为我的中医水平早已登堂入室,开出的药方效果都很好,一般都是高效良效、药到病除,甚至经常有神效奇效的经典案例,所以他们看到的都是医药的效果,而不知道人本来可以不生病,医药只是生了病以后不得已而为之的手段。

这种时候我会告诉他们:中医只是中国古典哲学和传统文化的一个分支和运用,中国传统文化中还有更高级的、让人不生病的智慧,医乃小术,并非大道,真正重要的是平时要有正确的生死观、保持健康的心态和生活方式,使自己不生病,这才是真正的身心健康之道,而不是生了病以后到处求治。对养生修道者来说,尽享天年、无疾而终这是最基本的要求,更高的理想是了脱生死、不再轮回。

让我遗憾而尴尬的是:这些年求医者越来越多,求道者几乎没有!

好比我送给他们一盒“摩尼宝珠”,他们欢天喜地收下了盒子,却把“摩尼宝珠”扔在一边,这种“收椟弃珠”的行为让人深感无奈,难怪秦兆虎先生不愿再收治癌症患者。

所以,上次听妻子说其师兄惠仪因为感悟了我的一句话而改变了思想观念和生活习惯,并因此恢复了快乐和健康,我很开心地为此事作了一首小诗。 (38、善哉妙惠仪!!

 

虽然我的中医水平早已在很多人群中声誉鹊起,但是我一直都是抱着超脱的心态,从来不把中医与利益联系起来,无论男女老幼贫富贵贱一视同仁,就像艺术家对自己的艺术作品、老农民 对自己的庄稼那样,当听说病人服药后病好了,比我自己的病好了还开心,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医者父母心”吧?

正因为如此,患者都非常信任我,不仅仅是信任我的医术,也信任我的人品和医德,很多患者把我当朋友,有的患者甚至产生了依赖。比如前几天收到江西某患者的邮件,其中写到:“说心理话,现在已经把周大哥当作圣医了,把脉、出药方的仔细度、医术医德感觉只有在上世纪的电影电视里才能看到,那种救死扶伤等画面,所以现在有一种特别依赖的感觉”。

其实我只是用一次药方治好了他七岁幼女的风寒失治入里导致的食积,俗话说就是感冒没及时治好影响了胃口(附:532江西-杜某某-幼儿杂病(风寒食积)),这种病例在我的临床中根本不值一提,对我来说也只是举手之劳,没想到对他却产生了这么大的心理触动,倒是让我颇觉意外。

 

前些天金华某女老板相请,说她有个教授朋友想见我聊聊,因为她的住所和我临时落脚的二姐家就在同一个小区,所以我就跟她去了。女老板告诉我,她朋友是安徽某大学理疗专业教授,暑假带着几个研究生在金华做临床项目,因久仰我的大名,想请我帮她调理身体。哦,原来还是请我来看病的,既然来了,那就给她看看吧!

过一会教授出来见面,态度甚是恭敬,连说久仰大名。教授说我在她们这个圈子里的名声已经人尽皆知了,她特别提到:听说我几次药方就治好了该老板朋友多年久治不愈的咳嗽顽疾,所以一定要见见我这个“神医”。哦,原来是这个案例,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肺气虚导致的杂病,听患者本人说三四年来久治不愈,我给她调理了两三次后就好了,据患者儿子说此前他妈妈已经看过十几个中医。

其实,这个患者圈子我是最近才接触的,说“久仰大名”并不妥当,应该是“新仰大名”才是,而且,从专业的角度来说,这个患者的儿子和这个女老板本人的疾病更重,调理的结果也更高效更神奇。

给教授看完病已近中午,女老板请我到她公司吃午饭,说想谈谈怎么与我合作的事,我记得她第二次来复诊的时候,确实提到过想请我给她公司员工讲课。

到了公司,女老板提出了她的想法,原来她是想请我给她一家人做保健医生,她说一年需要多少费用让我自己开口,并特意说明对我不会有任何约束和其它要求。

原来是想请我做家庭保健医生,而且多少钱让我自己开口,看来是有点“财大气粗”呢!

我未置可否,只是告诉她:几年前我与天台某老板合作,开始说是给其企业员工讲课,但是每次过去都是看病,实际上是给他家族和朋友圈子做保健医生,而且需要看的病人越来越多,包括老板在当地的一些官员朋友。虽然专车接送去一次住一晚给三千红包,我还是感觉不自在,还好只合作了一年就结束了。

其实,在国外,请家庭保健医生的情况很普遍,而且一般的问题都是由家庭医生解决,并不用上医院。现在中国企业家致富了,花点钱给自己的家庭请个养生保健顾问并无不可,只是我向来自由散漫,喜欢清静自在,不习惯受人约束。习近平是我心目中的英雄,也是国家之宝,我很愿意为他的身体健康尽力,但是如果要约束我的自由做他专用的御医,那我也不会答应!

不瞒你说,如果我看重名利喜欢投机钻营,多年前就有机会留在京城官员圈子中混了;如果我要用药方赚钱,把成本几十元钱的一副药材磨成粉末卖几百元也有很多人抢着要!

 

这些年虽然有很多人想向我学中医,基本都是因为羡慕中医神奇而自身没有学过中医的人,我又没有时间和耐心给他们讲那么多中医基础知识,所以实际上我都没有答应教授。如果那些中医药大学的教授、省市中医院的专家们来请教为什么我开的药方效果这么好?那我倒是愿意毫无保留地给予指点。

 

更大的问题是:就我的经验,大多数人往往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就算我妙手回春药到病除给他们治好了病,如果不纠正功利的思想观念、不调整纠结的心态情绪、不改变不良的生活习惯,以后还会不断有新的疾病产生。

所以,如果有人来请教怎么样才能不生病?那我很乐意和他谈谈我的感想和经验;如果有人想请教怎样才能脱离生死轮回,那我更愿意和他谈禅论道探讨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