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现代英雄的尺度

 

钱塘散人

 

习近平在我心目中无疑是英雄,他上台两年来政绩卓著,尤其是其整党治军、强力反腐的勇气和魄力让人钦佩,甚至社会风气也为之一变。以前每次打掉省部级老虎我都会赞叹一番,上次打掉副国级的军中大老虎更是让我惊叹了一次,这次竟然把前政治局常委、正国级的老老虎掀翻在地,其胆识和意志更是让人刮目相看,甚至有点“追邓赶毛”的意味了。

众所周知,现代社会不但大师绝迹,个人英雄也没有了生长的环境和土壤,因为现代社会分工更加明确更加专业,任何领域想做成一件事情,都需要团体的配合与协作才行。所以,即使有英雄也是相对的,其作为是有规则有尺度的。比如政治领域,现在即使是少数(比如共产党)集权国家,也是集体领导制,不再有英雄主义的个人独裁,民主国家就更不用说了,一个政府根据法规和制度按部就班地运行,每个官员的责任和义务都规定得具体而明确。

记得前不久收到弟弟的一封简短邮件,说他应侄儿的要求百度了一下什么是法西斯?查阅结果把他吓了一跳!因为法西斯主义最典型的概括就是:个人服从集体,集体服从领袖。

我知道,他之所以吓一跳,有三个方面言外之意 1目前共产党的组织领导原则也是个人服从(组织)集体,集体服从(中央)领袖,似乎有法西斯的某些影子。2我哥他这一年来经常为习近平的治国方针欢呼赞叹,似乎有某种把中国未来希望寄托于某个英明领袖的意味。3我自己就是共产党员,如果共产党蜕变为法西斯组织,那我岂不是成了法西斯分子?也成了法西斯组织的帮凶吗?(附:中国问题一言难尽!

我当时认为不需要为此担心:习近平既不可能做集权人物,也不可能做威权人物,因为历史环境和个人资历都已经不具备做这两种人的条件。习近平可以做一个头脑清醒的、顾全大局的的强势领导人,但是,他只能在共产党现有的权力体制和组织结构内行事。

 

但是,我可能过于乐观了?最近有件事情却明显不妥!甚至让人感到有点不安!

中共高层向来注重在大型自然灾害中展示其迅速的反应能力,然而在大陆今年第九号台风“威马逊”引发了多省区巨大的财产损失和人员伤亡后,除了官方媒体未作突出报道外,中共高层领导人也没有任何公开反应。

这说明在出国访问的总书记没有表态的情况下,中共高层的任何人物都不敢有所行动,即使是对救灾事务拥有法定责任和话语权的总理李克强也不敢与其争锋!这明显是一个强势政党总书记和一个弱势政府总理的关系。或者也许是因为总书记平时作风过于强势,因此总理故意消极应对“软罢工”? 或者是因为中国周边军事安全形势紧张,中共高层无暇顾及自然灾害之事?

在目前的国内形势下,共产党总书记有能力有魄力是好事,也是有必要的,至少外部势力不敢上门欺负咱们。但是,政党和政府各有其分工和职责,自然灾害面前政府总理应该是责无旁贷的协调者和领导者,不可能事事由政党来插手和领导,更不可能政府总理还要看政党总书记的脸色办事!

经验告诉我们:一个家庭,家长强势能干,往往儿孙软弱无能。一个国家,首脑强势甚至独裁,则官员和国民都失去思想甚至人格的独立,毛泽东时代就是惨痛的教训。

 

习近平上台后在不到两年时间里迅速完成了个人绝对威权的塑造,并在巩固中共唯一领导体制的基础上,强化了其自身凌驾于体制之上的独尊地位,直追中共建政后第一代、第二代主要领导人毛泽东、邓小平。

最近习近平远涉重洋,对拉丁美洲作长达10余天的访问,而此时国内 正采取反腐败手段对政府、军队、政法系统老一代残余势力进行全面肃清,并且海陆空三军、六大军区举行空前规模、跨区域军事演习。

自己不在国内的情况下,进行如此强度的反腐行动和军事演习,可见习近平已经牢固地掌握了最高权力,不惧被打压的权势集团趁机作乱,也不担心军事政变的威胁,颇有老毛当年“不管风吹浪打,我自闲庭信步”的自信和气度。

 

---------------------------- 下面内容摘自某篇博文:

 

随着经济市场化,党员对共产主义目标产生怀疑,思想共识基础逐渐坍塌,多元化公民社会生态逐渐发展,中共的唯一领导体制,已不再稳若泰山。而且,权力与资本的相互结合和利用,造就了一个贪腐集团和权贵阶层,并使得阶层固化,社会底层往上层流动的渠道被堵塞 、机制被弱化,由此导致社会两极、贫富分化日益严重,公平正义的法律秩序受到破坏,少数人拥有绝对权力、大量财富的现实状况和多数人无法并渴望平等参与政治、获得经济利益的社会基本矛盾的激化,是中国面临的突出问题。

据人民网引用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中国的财产不平等程度在迅速升高:1995年我国财产的基尼系数为0.452002年为0.552012年我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达到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总量仅在1%左右。 国际上通常认为,一旦基尼系数超过0.4,表明财富已过度集中,社会处于可能动乱的"危险"状态。

在中国转型进入十字路口的关键时期,以习近平为领导核心的中共新一代领导集体,力图扶大厦之将倾,阻遏市场经济条件下中国整体西方化的趋势,并努力避免犯下“颠覆性错误”,绝不走苏联解体苏共倒台的老路,以巩固和继续中共的执政地位。

在党内外都颇不平静的危机局势下,通过中共中央及最高领导人的高度集权,使权力更加集中高效,权归中共,权归中央,权归总书记,捍卫党的唯一领导体制永续不绝,竭力防止党的领导崩溃或来自外部的威胁撼动其领导地位。

以习近平为领导核心的中共新一代的主要思路是:

一、将巩固和加强党的执政地位作为核心目标,以整党肃贪、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强化社会民生和保障体系;遏制社会面多元化、自由化思潮为策略和途径,改造上层,挽回党的败坏形象,整合权力系统,重掌中枢控制权。

二、笼络下层,打破经济发展减速格局,激活经济发展活力,扩大民众就业,加强社会保障,全力维持其长期执政的民意基础。

三、遏制中层,收缩意识形态空间,调适互联网生态,管制知识分子,打压宪政、人权、民主等普世价值在党内外的传播,特别是加强社会面管控和维稳,消除一切组织化活动形态。

 

执政党的高层领导能干当然是好事!但是,凡事都需要有个合适的尺度,越过尺度走向极端必然事与愿违。绝对权力可能导致绝对腐败,中共一方面以强化各级纪委功能为途径,加强内部监督和制约,制止有损党的团结统一和纯洁形象的内部政治分裂和贪污腐败横行,另一方面却又破坏内部监督和制约机制,集权于中央,集权于个人,使之受制度和机制监督形式化;个人专权,客观上将使中国的命运依赖于个人的素质、能力、修养和喜怒哀乐,也将使中国有重蹈历史覆辙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