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钱塘散人

 

子:不敢肆意弄键盘 

最近这次去学堂讲课有一些感触,但是一直没有动笔,一个客观的原因是:回来后几乎天天“被病人看望”,到农历腊月二十九还有病人过来,还有病人问我大年三十、年初一是否有空为其复诊?日渐不支的视力得省着点用来写病案看新闻,不敢再肆意地舞文弄键盘了。

还有一个主观的原因:写这个题目让我有“瓜田李下”的顾虑,怕读者误以为我给学堂做宣传。

后来梁老师用邮件发来孩子们学期末考试卷让我批改,我一看题目的数量不少难度也不小,但是有些孩子答题的完整性和准确度都超出我的预期,让我有点感动,这次上课过程中孩子们纯真的言行重现脑海,很想记录一下内心的感受。

 

一、独立思考最重要

今天刚好读到一篇博文,作者长期生活在以色列并一直在关注着它,一些事实让作者感到震惊:这个只有七百万人口、二点五万平方公里土地的小国家,从1901年诺贝尔奖首次颁奖到2001年的100年间,养育出138个诺贝尔奖得主!而且出现了社会科学的大师马克思、自然科学的泰斗爱因斯坦,以及心理学的鼻祖弗洛伊德这样划时代的人物!要知道,犹太人占全世界人口的比例不过五百分之一,但是诺贝尔奖得主却占了五分之一(诺奖从设立至今共产生了680名获奖者)!

作者总结了 以色列强大的三个秘密 ,其中最重要的“超级秘密”是“怀疑和辩论”,也就是说,以色列人眼里没有权威,每一个人都在独立思考!

独立思考,这确实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强大的最重要的前提!这也是我读到陈寅恪撰写的“王观堂先生纪念碑铭”时深有同感并把它放在自己网站右上角的原因。

我们不妨这样想一想:三个臭皮匠还能赛过一个诸葛亮呢!象中国这样十几亿人的国家,如果每个人都能独立思考,那将是多少个诸葛亮呀?还有什么真理不能明辨、什么科学定律不能发现、什么诺贝尔奖不能获得呢?又有什么理由不强大呢?

但是,中国人缺少独立思考的习惯、质疑权威的精神,这在文革中表现得尤为极端!全中国似乎只有毛泽东一个人在思考,难得有张志新这样的勇士敢提出质疑,却只能落个悲惨的下场。中国人的这个缺点,与中国强大的封建思想流毒和奴性教育有关。

中国的教育(尤其是中小学教育)存在诸多弊端,这几乎是公认的事实,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人把子女送到国外去读书了。但是,真要问中国教育的弊端到底出在哪里?很多人未必能说得上来。我个人认为,其中最大的一个弊端是:在现行教育制度下的中国学生,缺少独立思考的精神!

造成这种现状的罪魁祸首,无疑是政府奉为法宝的考试制度和学校不得不跟随的应试教育,这种教育让孩子们的思维从小往设定的标准答案里钻,限制了孩子们想象力的自由发挥。其次是政府对课程的选择性设置,尤其是政治课的洗脑式教育,让孩子们看不见整片森林,不得不往政府指定的这棵树上爬。因为上大学和日后就业的资源都掌握在政府手里,只有钻进政府设定的圈子才能够在社会生存和立足,这让孩子们从小养成一种奴性和功利主义思想。

 

二、平等辩论能服心

我在学堂讲课的时候,从来不给孩子们设定标准答案,遇到一些问题也从来不以老师的权威来否定孩子们的想法,而是通过探讨、说理和辩论让他们明白道理并真心接受。

比如,这次讲到阴阳五行理论的时候,有学生问到:风寒暑湿燥火这六气中,风暑火属阳,寒湿属阴,那么燥气到底是属阴还是属阳呢?

还有学生问到:矿石到底是属金还是属土?

又有学生问到:岩浆到底属水还是属火?

这些孩子没有受到政府政治课的洗脑和应试教育的毒害,想象力未曾受到不应有的约束,他们提出的这几个都是很有见地的自然科学问题,中医药专业的大学生也未必都明了,这是很可贵的。

我认真地答复他们:

答一:阴阳五行是对万物的一种大致分类,有些处于中间或过度状态的事物并不能明确地归入阴阳五行中,而且,同一个事物从不同的性质和角度甚至可以归入不同的类别。比如燥气的阴阳性质确实不太明显,但是从另外几个角度来说,它应该属阳性更多,一是它从火字旁,二是它与湿相对,既然湿为阴,那么燥应该为阳,三是燥气常常伤阴,阳强则伤阴,所以它应该为阳。

答二:五行中的金,并不完全等于我们现在说的金属,而是指事物坚硬的性质,比如在石器时代,古人把石块磨成刀斧来砍伐树木,这时候石块就是发挥金的作用,可以把它归入金,但是,岩石风化后变成泥土生养万物,这时候它可以归为土。

答三:从状态来说,岩浆可以归为水,因为它具有流动性,但是从高温炽热的性质来说,它则属于火。

 

对于孩子们生活中出现的一些不良行为,我也从来不用老师的身份和权威来强制命令,而是用知识和道理进行劝导和教化。

比如,有一次两个孩子偷拿了同学的饼干来吃,梁老师知道了很生气,在课堂上叫这两个同学自己站起来主动承认,并严厉地批评了她们。

虽然这种行为是很不对的,应该严肃批评教育,但是她们只是两个八九岁的小女孩,这种方式教育她们似乎效果不佳,因为这样只能让她们知道这是错误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是错误的?即使勉强接受批评,也不一定能从内心自觉自愿地去改正。

为了让她们知道为什么这种行为是错误的、不应该做的,我给她们讲了很多道理:

首先,人要学会控制欲望,为了一时的口腹之欲,失去了同学们的信任,大家都不愿意与你做朋友,这样做显然因小失大;

其次,一个人的行为是其内心的体现,心胸开阔内心光明磊落的人,气血顺畅身心健康,小偷小摸的人心胸也不够开阔光明,那么身心健康也会受到影响;

再次,女孩子都爱美,要想外表长得美丽,首先要内心清净淳朴,如果一个人经常小偷小摸行为猥琐,那么慢慢地长相也会变得贼眉鼠眼,这就是佛学说的相由心生。

 

三、童心纯真诚可贵

元月十九号下午是计划中的最后一堂课,得知我二十号上午就要走了,下课后孩子把我团团围住:有的拉着手,有的箍着腰,还有的搂着脖子 …… 感觉自己象孙悟空回到花果山!他们肆意表达自己的喜欢和挽留之意,却不知道这样做的危险!因为我双脚并着无法挪动,身子被扳得往后仰,倒下去又怕压到他们,说不定会酿成大祸,但是我又不能骂他们 …… 还好左手一臂距离处就是墙壁,我赶紧伸出食中两指撑住墙壁、腰部后仰才稳住身子,这“二指禅” 和“铁板桥”功夫还真派上了用场。

我决定晚上增加一堂课,专门用来让孩子们提问,而且告诉他们:不一定提中医的问题,古今中外天文地理佛道儒医诸子百家什么都可以提。

晚上的提问课上,孩子们都非常活跃,原定半个小时的课延长到一个多小时。因为举手提问的人很多,我无法确定顺序,于是习惯性地问:哪个是班长?让班长先提吧!

孩子们说没有班长。

我忽然意识到是自己的观念错了:为什么必须有班长呢?

我们习以为常的班干部制度,从好处说能培养当上班干部那些孩子们的荣誉感、提高他们的积极性、锻炼他们的管理能力。但是,这种做法的弊端也显而易见:

首先,过早地把成人世界世俗社会的一些陋习传染给孩子们,甚至误导孩子们把心思和兴趣放在这上面。据报道,一些小学生为了当上班干部,送礼拉票行贿这些大人们的歪门邪道都被孩子学会了,如果遇到一些班主任老师自己动机不纯贪财势利则问题更大。据报道,有的班主任甚至主动向学生暗示或直接索贿,学生不给就给脸色看。

其次,无形中把孩子们分成三六九等,不利于培养孩子们平等友爱的观念。据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有的地方让所有的学生都当上班干部,为此不得不绞尽脑汁想出名目繁多的各种职务,比如武汉某小学一个班42个小学生,却有近50个班干部,除了大家熟悉的班长、组长、课代表,还有关长、门长、领读员。芜湖市某中学高一年级7个班级300多名学生每人都是班干部,大到班长,小到教室开门锁门都有专门的学生负责。其实这又造成另一个更大的弊端:不但 学到了成人的官僚主义,而且“机构臃肿人浮于事”呀!据统计中国的官民比例是全世界最高的,平均十几个老百姓得养一个官,如果把村官也算进去,则平均每个老百姓得养一个官!中国的奇葩部门很多,据报道,郑州有个“西瓜销售协调领导小组”,简称“西瓜办”,湖北某景区的部门名称多达63个字,看来刻公章的时候得请个微雕大师来操刀了。至于有的单位设置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副职,目的无非是大家都弄个官当当,一起来“吃皇粮”。

再次,选上班干部的孩子有了荣誉感和积极性,能力也得到了锻炼,选不上的孩子们怎么办?其实,从教育的目的来说,真正需要关注和教育的正是世俗眼里那些“落后”的“坏孩子”们。

我觉得不应该过早地把成人世界那一套乌七八糟的东西拿来污染孩子们,这样才能让他们更好地把心思用在学习上,尤其是学习自然科学(包括医学)知识的时候,心思纯真是很有必要的!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学医的孩子(包括中西医)在学习专业知识的时候,就满脑子想着以后怎么用这些知识来赚钱,那他肯定不会成为一个好医生的,更不可能真正悬壶济世的大师。

孩子们的世界本来很纯真,这些接受传统文化教育的孩子,没有受到官方政治教育的污染,似乎也更自然纯真一些。我讲课一般都是滔滔不绝随口讲上一个甚至一个半小时,很多孩子注意力无法这么长时间集中,所以有时候看到孩子们开始分心了则需要中途休息。有一天讲课中途休息的时候,好多同学都还在座位上,梁老师她们就坐在我身后,有个小女孩走到我身边来说:“前段时间我们学堂来过另一个周老师讲了四天课,讲的是五运六气,上课的时候我总是感觉坐不住,忍不住想走出去,但是你讲课我就坐得住,因为我能听懂”。

这孩子好像才八岁,来自上海,她很自然地当着其它老师和同学的面把内心的真实感受直接地说出来,这是多么纯真可爱呀!这在成人世界中是不可能发生的,即使在中学生中也是不可能发生的,因为成人的世界已经麻木,现在的中学生世俗化也比较严重了。

我有点感动,对她、同时也是对大家说:“你们童口无欺,我也心直口快,你的话让我很欣慰!我本来还担心你们听不懂,因为中医理论比较抽象,你们年龄小,而我讲课速度又比较快。你们能听懂, 说明我没有浪费你们的时间,你们也没有浪费我的时间。

 

四、小学堂有大希望

这次梁校长来接我去学堂,从上车到下车一路上聊了很多话题:关于社会现状,关于学堂教育,关于未来计划 ……

梁校长年纪比我还小一轮,刚好是八零后,但是他对中国社会的现状和问题有很多看法和我接近,对传统文化也是情有独钟,因此对当前纯正传统文化的衰弱、伪文化大行其道的乱象也感受很深,对于弘扬和振兴传统文化有自己的理想、计划和行动。

他说学堂还在起步阶段,现在的校舍是租用的,他正在杭州周边一小时交通圈范围内找地方规划建设,已经基本谈好了。他也谈到了自己的办学初衷和理念,看得出来他是真心想为弘扬传统文化做点事。

看到中国教育的问题和传统文化的衰弱,愿意脚踏实地付诸行动努力去尝试改变现状,这已经值得赞赏和肯定,更为难得的是:他真心把办学看做一项公益性质的事业,而且把从企业赚 的钱投入公益性质的文化,在当前金钱至上的社会环境下,这需要一定的胸怀、视野和担当。

这让我想起那个打着弘扬传统文化的旗号、做着商业运作赚钱发财美梦的北京女士。客观地说,思想文化是有价值的,文化人也不可能在真空中生活,适当地用金钱来体现文化的价值并 非不可,问题在于此女士不但理念偏差,常识也错误百出!所以当时我不客气地给她上了一堂文化课( 附:钱塘散人驱魔棒,敲醒迷途京城女。

车子快到安吉时,谈到当前伪文化流行,我提到了这桩往事。梁校长是搞手机终端阅读的,他听我说此女是个作家、记者,问我:她叫什么名字?我很可能知道。我还真忘记了她叫什么名字?只好打电话问那次引见的同学,没想到同学也只记得她大概的姓名,但是不能确定。

 

到学堂的当天下午,梁老师让我给梁校长夫妻两个调理一下身体。趁着梁老师和梁校长都在,我再次提出关于孩子们未来的问题。

我问:孩子们就算学到了真才实学,将来如何与国民教育体系接轨?如果获得国家的承认?因为这关系到孩子们的前途和未来,甚至要决定他们一生的命运,我们既然接收了他们,就要为他们负责。

梁校长谈了他的设想和计划,大意是将来可以与国外(比如美国、新加坡)大学合作,参加对方大学的考试。

果真如此,那自然是好事,孩子们的前途有保障,而且能促进中外文化交流,甚至有利于把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弘扬到国外去。我这个当老师的只需教给孩子们真才实学就行了,至于合作办学考试拿证书的事,那就看梁校长自己的本事了。

 

当天晚上,我按同学提示的姓名在网上找到了那个北京女士的信息,照片显示正是被我上课的那位,一看文字介绍,来头还真不小:中国作协会员、国内某著名大学法学硕士、美国某著名大学MBA,曾任职于新华社,以及北京、香港、美国几家大公司。著作也不少:在几家大出版社出版过十五本书,其中大部分还是关于身心修养方面的。 更要命的是:该女士还是杭州人,和我是半个同城半个同行呀!

看来当初我没有给她留点面子真是有点过分了,万一哪天走在延安路上遇到她,不知道她是否要横眉冷对了,呵呵!

我把女士的信息发给了梁校长(但愿她不是梁校长的什么亲戚朋友),顺便也把上次与梁校长他们同往天台山“访隐者不遇”归来所写的杂文也发给了他。

次日下午收到梁校长的回信,关于那次天台山之行,他说“已经感受到周老师的洞察力以及平和的心态还有渊博的知识”。关于学堂之事,他表示“学堂还在起步阶段,待土地确定之后,便开始因地制宜的规划、筹建 …… 后期田园一旦筹建,第一期我会在这个田园里,给周老师预留一处清静室,以待周老师有个安静的环境,整理您的学术文字”。最后还写了一句颇具道行的话:真诚简单、纯粹务实,尽全力而为,因果自在其中。

 

五、名器晚成更完美

眼下社会流行一句话:想出名要趁早。而且理所当然地把出名和得利等同起来,哪怕出的是臭名恶名,好像只要出了名,就意味着财源滚滚而来。

在这样的观念和风气熏洗之下,有小女孩偶然在奥运会上唱了一首歌,就被大人们拉去当摇钱树了,也不管她身心是否已经长成?学业是否已经完成?成人的俗气和自私可见一斑,这让人想到王安石笔下的“神童”方仲永。

还有小女孩偶然在某大导演的电影中演了一次主角,就做起明星梦了,也不管自己是否真的那块料?还有不惜装疯卖丑的荷花姐姐、熙凤姐姐,更有为了金钱不惜“赤膊上阵”的一对野兽母女 ……

 

但是,中医人才的培养与这些歌星明星完全不同,甚至正好相反:既没有偶然的机会,也没有速成的途径,而是需要踏踏实实,需要潜心安静,甚至成名过早未必是好事。

比如我自己才四十几岁就算有点名气了,作为一个中医来说这个年龄成名太早了,最大的坏处是需要把很多时间用于对付临床,难以再静下心来好好地看书精进,甚至没有时间在理论上做总结和整理,这样不容易达到顶峰,而是容易小成则止甚至沾沾自喜吃老本,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成名成器越晚越完美呀!

做其它事业也许到四十几岁应该有基础了、定型了,对于中医来说四十几岁还很年轻,历史上好几个名医四十多岁才开始学中医呢!看来我的中医之路算是顺利的,起步也算是很早的,记得我自学中医是在九五年,那时才二十六岁。 现在唯一后悔的是过去的二十多年把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了毫无意义的事情上,真正用在中医上的时间很少很少,直到这几年才被病人逼着把时间往中医上用。

所以,这次由于某种机缘给学堂的孩子们讲授中医,也算是一个促使我制心一处的外缘,这些年零散提出向我学中医的人不少,我都没有那个闲心和耐心去为人师,这次正式给一批孩子当老师,而且是采用形式比较自由的“平时自学+集中讲解”的方式,倒也符合我的生活规律和讲课特点。

按常规来说,这些十来岁的孩子,我用十年甚至二十年的时间把他们培养成中医高手就对得起他们了,因为即使二十年后能成为高手,那时候他们也才过而立之年,作为中医来说不是太晚而是太早太年轻了! 但是我自己耗不起那么多时间,最好三年五年就能把他们培养成德艺双馨的人才。不谦虚地说:如果这些孩子本来就已经是中医药大学(理论或临床专业)毕业生,也许三五个月就能把他们调教成中医高手了。

 

回杭州的车上接到梁老师电话,说她已经让学生把讲课费放在我电脑包里了,打开电脑包外层,果真有一个厚厚的绣着双喜字的布质红包,我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放进去的?在外面我一般是电脑包不离身,在学堂里因为比较安全就随手放在宿舍的床上。

回到家打开红包,里面除了一叠百元大钞,还有一张梁老师手写的纸条:讲课费两千,诊疗费三千,另外一千元作为春节给你妈买礼物的钱,因为我自己可能没时间过来看望。

本来的计划是让孩子们自学完一章然后过去讲解一次,因为前一个时期金华这边比较忙,梁老师两次约我去讲课都抽不出时间,只能让孩子们继续自学,所以这次过去的时候他们已经自学完三章了。

前两次过去都是每天讲一堂课,这次每天下午一堂课晚上一堂课,上午抽空给梁老师的亲戚朋友们看病。本来计划三章一起讲完,但是由于我讲课时经常“信口开河”,离题的内容太多,连续讲了五天才讲完两章,时间已到年底放假,只好把第三章留待下学期再讲。

做一个好的中医老师,首先要自己有很好的中医理论和临床水平;其次要有愿意毫无保留倾囊相授的态度;还要知识面广、思维清晰、口才良好。也许有些老中医临床水平不错,但是未必有良好的思维和口才,未必有文理兼通的广博知识;也许有些青年人口才不错思维也敏捷,甚至知识面也比较广,但是中医理论和临床方面未必有高深的水平和独到的见解。

所以,要找一个好的中医老师其实也不容易,凭自己的学识和辛苦拿点报酬也是可以的,但是我还是觉得给得太多了,于是打电话给梁老师表达了这个意思。梁老师说这是我应得的,而且她说了一件让我感动的事:我走后有个孩子哭了,她过去问孩子为什么哭?孩子说(因为)周老师走了。

会哭鼻子的一般是女孩子,但是想不起到底是哪个孩子会哭?是上次经我治疗恢复正常的那个性早熟小女孩?还是当众走过来告诉我听我的课能坐得住的那个小女孩?这些纯真可爱的孩子们,让我心里更加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感!

 

六、简约生活利道行

学堂的孩子们物质生活很简单,尤其是饮食方面,简单得会让很多城里孩子的父母心疼。其实这样的生活有利于孩子们把更多的时间和心思用在做学问上,如果物质生活很丰富,可能孩子们会把大量的时间和兴趣都用在衣食住行上,因为现代社会生活软硬两方面都越来越复杂,很多青少年甚至把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摆弄电子产品上了。

灯红酒绿、喧嚣丰富的现代社会生活,不仅青少年无法逃脱诱惑,甚至成年人也做不到应有的自制。其实,古人正是由于物质生活的简单,才有清净心去思考天地宇宙的奥秘、生命的真谛,现代人的一生大部分时间都花费在外部物质的追求上去了,根本没有时间和兴趣静下心来好好地想想宇宙和人生问题。

现代社会城市生活的复杂程度,有时候甚至把我都搞糊涂,可能是我不喜欢在这方面浪费心思的缘故。其实,我的知识和技能都不算落伍,对现代社会的这些玩意儿也都熟悉,但是还是经常会弄错,就是各种直接可见的消费卡也好几次把我搞糊涂,更不要说那些非常复杂的手机资费套餐了。

我平时没有用卡的习惯,口袋里只有一张身份证和一张不常用的银行卡,现在却被动地成了多卡族,人家送我的各种消费卡有时都不知怎么用?上次有人送我一张中石化的卡,拿到附近的加油站去问,结果挨了那里工作人员的“惑眼”,原来他们那里属于中石油。

这次有人送我一张沃尔玛的卡,正面全红底色,靠右有圆形镂空图案,反面靠上有一银灰色长条,右下角不干胶小圆圈上手写着1000 。我以前好几次收到千元面值的世纪联华充值卡,第一次需要先到超市办会员卡,然后把充值卡中的钱充进会员卡。

这次我自以为有了经验,因为这是第一次收到沃尔玛的卡,我得先去办个会员卡然后充值,结果到了那里人家告诉我她们那里没有会员卡。我奇怪地问:没有会员卡,那这“充值卡”怎么办呢?人家带着奇怪的表情告诉我:这是消费卡,不记名的,直接消费就可以了。原来是这样!看来反面这条银灰色的东西是磁条,而不是刮刮卡上的铝粉覆膜,还好我没有自己拿个硬币去刮开这个磁条。 

我很享受学堂的简单生活:讲课、吃饭、睡觉,不需要那么多的应酬,不需要那么多的心思 ……

 

记、真才实学有人识

这次去讲课之前,魏女士就开始预约我出诊,说她弟弟的岳父母想请我看看,还有其岳父的母亲已经九十一岁了,卧床不起只能请我出诊。

说实话我一般不愿意出诊,但是她已经约了三次了,刚回到乡下家里又接到她的电话约请,实在开不出口再次回绝,让她第二天过来接我。

次日早上八点魏女士姐弟两个来接我到临海出诊,中午到达,吃完午饭,看了六个人,送我回到家已是晚上八点,下车时直接往我手里塞了三千现金。

不管是梁老师还是魏女士,我并不在意她们给我多少钱,老实说几千元钱根本无法让我动容,关键是她们对真才实学的尊重,让我感觉到她们是“识货”的人。

不仅她们是“识货”的人,甚至百度也是“识货”的搜索引擎,我这样说自然有其中的缘由:

早些年我告诉病人们我的网站时,只能告诉对方我的网址,这样又麻烦又容易弄错,因为我的网址中间有个数字的 0 ,往往与字母的 O 相混淆。

后来我给自己取了一个道号“钱塘散人”,并把它嵌入网站首页最上面“独钓寒江雪”画面的左下角。

有一次,我偶然发现在百度中输入“钱塘散人”,总共几百万个相关页面中,我的网站被列在首页首条!我有点奇怪:这搜索引擎还能抓到嵌入画中的汉字?

试了一下其它搜索引擎也一样:在谷歌、雅虎中文、搜狗等著名的搜索引擎中输入“钱塘散人”,出来的首页首条都是我的网站。我想:可能是这些引擎的数据库互相通用的吧?或者是它们的搜索方式都相同?

所以后来我告诉人家我的网址就直接说:在百度中输入“钱塘散人”,出来首页首条就是我的网站。这样说又方便又不会出错,还觉得挺有面子。

但是前一段时间我偶然发现了一个变化:再往百度中输入“钱塘散人”,我的网站已经不在首页了,甚至往后翻了好多页也没有,前面这些页面列出的都是一些微信微博用户。

我想:可能是因为现在流行“微商(在微信微博圈中做生意的商人)”,很多“微商”在百度中付费推广吧?

试着在其它搜索引擎中输入“钱塘散人”,我的网站仍然在首页首条。

所以那段时间我告诉人家网址时只能这么说:除了百度,在其它搜索引擎中输入“钱塘散人”,出来首页首条就是我的网站。

但是,过了一些日子,再试着在百度中输入“钱塘散人”,我的网站又回到了首页首条,而且后面加盖了一个蓝底白字的“官网”小印鉴。

我点这个小印鉴进去看了一下说明,原来这个东西是需要自己申请的,而且要经过四道程序的审查才能获得。但是我从来没申请过这个东西呀?

我想:可能是百度经过人工甄别,认为这个确实是有价值的网站吧?或者百度停止搞微信付费推广,还是按访问量来排序吧?

试着在其它网站输入“钱塘散人”,我的网站仍然在首页首条,但是后面并没有这样的“官网”小印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