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关于智慧、自性和真理

    对于真理的敬仰,不是人类情感的寄托,而是灵魂深处,真性自性的流露。《楞伽》中如 来对大慧说的“外道二乘”对于修行的种种辩说都是“摄受贪欲,不摄受法”,摄受贪欲,就是情感利益的寄托于满足;不能摄受法,因为摄受法是真性自性的流露。那么什么叫真性自性流露,什么叫摄受法呢?如来说:大慧。云何摄受法。谓善觉知自心现量。见人无我及法无我相。妄想不生。——摄受法,就是要体察觉知自心现量,就是一切的法相,我相等等诸相都是唯心所现,能够这样观,就可以知道人无我、法无我,妄想自然不会升起。这样不断上上增进,离阿赖耶识妄想,就可以得诸佛智慧加持灌顶(善知上上地。离心意意识。一切诸佛智慧灌顶)。

    世上凡夫听闻“谤法”,无不言谈色变,魔王外道也常常以“谤法”之罪吓唬众生,篡取众生因为贪婪而引起的内心恐惧,进而控制众生的灵魂,操纵众生为魔王的私欲服务。看完以上这段故事,让我们知道了一个真实的道理,那就是——所谓的正法真理,以众生万有一切相彰显,真理并没有相,宇宙间、三界内、人间六道、无量世界无尽众生之中,确实没有一个独立于世界,分别众生而存在的“真理正法”。所有一切“法相”,皆为虚妄,执着一切“法相”,皆是魔障。以“真理正法”的名义,宣扬真理“独立”于众生宇宙存在,从而以真理正法的种种“标准”,种种“外相”去引诱众生,恐吓众生,胁迫众生,迷障众生,这是天魔断绝众生慧命,斩断成佛因地;宇宙间,真真切切没有一个有形有相,独立于苍穹万物,众生世界的“真理”存在,一切在人间宣扬造物主、万能的神、宇宙绝对灵魂的,都是阿赖耶识累世习气业障,因自性妄想而成的魔障。反映出来幻想幻觉,只因众生根性累世业障蒙蔽累积,展现出来的愚昧、贪婪、恐惧,聚合了魔王存在的空间。

    一切神与魔,都是众生妄念幻想、欲望恐惧投射在“识性”,折射在三界微观业障因缘和合的体现,佛魔本无生,因众生妄想起。所谓“真理”,即亘古永恒众生不灭的“真性”,宇宙苍穹一切法,皆是众生觉性、识性妄想因缘聚合而成;一切法皆是“妄念”,一切妄想都伴随真性的“寂灭无存”;一切法都是真性“无自性”的因缘彰显,生灭流转,万法性空;所以,万法都是掩盖了真理的“外相”,解脱万法“诸相”即见真性“空如”。真理就在“当下”,不住一切相,不住一切法,寂然空如,不动清凉,众生离一切相,断一切念,真性无存,不住,无生,无灭,破妄,消真。

    在万法诸相,真理和虚妄中空如不动,不变不离,寂灭无生,破亘古未来于刹那,当下即是法界无边、无尽、无量、无相的清净圆觉。真理“无相”,无“自性”生灭,随因缘生灭,万法聚合彰显,却不为万法聚合消散而触及改变。“眼睛”看到世界万有,眼睛却无“自觉”,“看到”只是眼睛“无自性”的体现,不论世界如何成住坏灭空、聚合变化,万法种种诸相却无法改变、动摇、触及眼睛“看”的自性,因为“看”本无自性;因为有“看”才会有景象,所以“看”与万相一体,可是无论“看”多少景象,景象都无法触及“眼睛”的存在;闭上眼睛,万法诸相消失,“看”的体现没有了,眼睛无自性,无自觉的“表现”没有了,但是看的“无自性”依旧存在;所以,万法性空,生住坏灭,仅仅是“看”的彰显;因为眼睛的“看”,而体现出万有万法的存在,看的实质,却是“无自性”,无法被“看”所带动触及。

    万法伴随真性,真性却不被万法限制带动。真理在人间体现出来,是借助万法诸相聚合的空性,分解众生迷幻妄想的执着,借助诸相空妄直指众生自性觉悟。文字语言、智慧境界仅仅是真理彰显通往诸法实地的方向,执着于真理正法的表现,就是执着于“指向”月亮的手,而因为对于这只手的“贪婪执着”,迷失了“月亮”的存在,就是贪图外道,入魔障碍的开始,因“指月之手”而谤“明月”,是“法执”断了真性的解脱。六道中众生迷茫,见种种相而心生种种境,因爱贪婪,执着,迷障了众生清净本性,纠缠在诸相中分辨真理对错,在无知中因内心对于诸相的贪恋,被境界引动造下轮回因果,不明真性就在当下此刻的虚妄中,随境流转,轮回生死。

    真理以智慧彰显,智慧却不是真理,真理就是众生的自性,众生平等,圆满圆觉,从未消失改变。善恶生死众生相,戒定慧贪嗔痴修行相,淫欲放浪清净庄严法性相,皆是因缘和合绽放出来的诸法虚妄,虚妄的实质是不变不动,不住无存的真性空如,不执着心业被“境”所束缚的贪恋,空尽万法,不住空寂,即是诸法实相。“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又云:“一切诸相,即是非相。离一切诸相,则名诸佛”——《金刚经》

    三世无量诸佛皆因“真理因地”而成就佛果,“因地”就是“正知见”,何为正知见?——诸法空相,万法性空,无我,离相,心内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