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心中心法修习要领

 

钱塘散人(整理) 

 

言:

    此经属密教之随求咒法,实则融禅净密于一体,主要阐释大随求陀罗尼之“心中心咒”之功力广大,并揭示此咒及诸印契所具之不可思议力。上卷叙述一切佛心中心大陀罗尼、菩提心成就、如来语之诸印契等,下卷则叙述如来之大通力、随心陀罗尼、咒法及功能等。

    但是佛在此经里并没有说学此法“必须经过灌顶”。学此法“必须经过上师灌顶”之说,是一些法师自己学了佛经以后从其它教派的做法参考加设进来的,也算一种善方便,但不是必须的,不是佛的本意。

    学佛经讲的法人人均可,佛说过:佛讲经“有密说,无密法”!——佛有用寓言暗示讲经的情况,那是有些时候佛讲经对根器不足的人没有说透而已。但是佛没有必须保密、不可公开的法!

此经乃是唐代译出。此经名为《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又名《佛心经》(大正藏中检索到:多有论引此经,皆称《佛心经》)、《佛心中心经(卷上)》、《佛心中心印品(中下卷)(法别)》。

此经上卷、下卷本来不是同一部经(下卷已注明‘法别’),因内容相近,被译者收录在一起了。于乾隆藏未检索到此经,于大正藏在“密教部”中第0920部。见:大正新修大藏经第 19 No. 0920 佛心经 0920 19 P0002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2)〖唐菩提流志译〗

 

一 咒:

咒 语:

.跋啰跋啰.糁跋啰糁跋啰.印地栗耶.微输达祢.哈哈.噜噜遮隶.迦噜遮隶.莎嚩诃。

发 音:

.巴拉巴拉.三巴拉三巴拉.印地力亚.微修达你.哈哈.卢卢者力.恰卢者力.司哇哈

 

中西梵文对照:

 

 

附录:

“大随求”真言(随心咒):唵嚤呢哒哩吽啪咤

发音:WONG MA NI DA LI HONG PA ZHA 

 

(注:念咒可以出声,也可以默念,或者嘴唇动而不出声)

 

 

六 印:

 

第一、菩提心印

又 名:“开显菩提心契”

手 法:先以左右二手,二无名指各屈钩,苾于中指后。以二大母指,各屈捻二小指甲上。二头指各屈,钩二无名指头。二中指直竖,头指捻。合腕当于心上。其印即成。

图 示:

 

 

第二、菩提心成就契

名:“十方如来同印顶契”。用前咒。

手 法:先以左右二手,中指相交,右押左,于虎口中出头。二无名指并屈,押二中指背上。二母指各捻二无名指后相拄头。二头指于二无名指背上,头相拄。二小指直竖合,头相拄,成。

图 示:

 

 

第三、正授菩提契

又 名:“摄授诸秘门契”,亦名“顶轮契”,同一切佛用

手 法先以左右二手无名指,于中指、头指两间出头。次以二中指、二头指,并头相捻,四指齐头相着。二大母指捻二头指上节文(纹)。二小指并头直竖。合腕,成印。

图 示:

 

 

第四、如来母契

又 名:金刚母,亦名菩萨母,又名诸佛教母,亦名诸法母,亦名诸印母,又名自在天母,又名契持母,亦名总持母

手 法:先以左右二手合掌。二小母指交,屈入掌中。二头指 钩取二小母指头。二大母指并押二头指中节。二无名指直竖头相捻。苾二中指向二无名指后,亦相捻。四指头齐合腕,成。

图 示

 

 

 

第五、如来善集陀罗尼契

又 名:“摄菩萨契”,亦名“摄一切金刚藏王法身契”,亦名“集一切陀罗尼神藏契”,亦名“集一切威力自在契”

手 法:先以左右二手合掌,交二中指,右押左于掌中。二大母指左押右,各捻本中指如环。二无名指,二小指,并竖头相捻。二头指捻二无名指上节文(纹),成。

图 示:

 

 

第六、如来语契

又 名:“敕令诸神契”,亦名“敕令魔王外道契”,亦名“闻持不忘契”,亦名“善说语秘门契”,亦名“同一切众生言音契”,亦名“一切逆顺而说无能违契”,亦名“一切言音无错谬契”。

手 法:先以左右二手合掌。以左右二无名指、二小指叉于掌中。即以二大母指左押右,捻二无名指小指甲上。二中指、二头指并竖直申(伸)。总拆开‘二分’计,成。( 注:古代一尺相当于一英尺30.48厘米,相当于现在中国0.9尺。一寸是3厘米,一分是0.3厘米,‘二分’大约0.5-0.6厘米

图 示:

 

 

附经文上下卷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
 

唐 菩提流志 译

 

卷 上

 

  如是我闻。一时佛住俱焰弥国金刚山顶,遍观十方,皆如火色。尔时如来即嘘长叹,普视众生都无差途。善哉众生当何所救?思惟已讫,一切诸佛世界及诸菩萨境界,上至三十三天,下至十金刚际及魔宫殿悉皆震动。其时即有过、现、未来一切诸佛,应念正思。复有诸菩萨等,住自心中而复不动。复有诸金刚领诸眷属执金刚事,不安其座,游行十方。复有诸天仙魔众,怖走无处。
  尔时即有十金刚藏菩萨前整衣服,白佛言:世尊,今者此瑞,为恶相耶,为善相耶?
  尔时如来但自思念而复不答。
  其时会中有菩萨名金刚愍,告金刚藏菩萨言:是相不善。佛今悲愍入慈心三昧,不名为善。且自净心,待佛所宣。
  尔时复有德藏菩萨,问金刚愍言:云何名为慈悲三昧?
  即金刚愍告言:正是救摄之处,善哉善哉。
  其时各净身心,在须臾之间,见如来心遍诸众生。
  尔时如来从三昧起告言:诸善男子,善哉!善哉!众生没尽,汝悉知不?我今诸众生不解我法,不知我心,不到我际,被魔所持。如何救得?谁有方计护得众生?谁有方计摄得此毒?
  其时即有二十千万亿菩萨,皆是灌顶大法王子威德自在,来白佛言:世尊,我有菩萨慈。佛言:此非慈摄。
  复有百千万亿恒河沙数世界金刚密迹,一一密迹持四天下力士,前白佛言:世尊,我能力摄。佛言:金刚,此非力摄。
  其时复有一切世界大自在天,能变身为佛来白佛言:世尊,我有自在变化所摄。佛言:非汝幻惑所知。
  于众会中有一菩萨名曰实德,白佛言:世尊,如是金刚菩萨天仙,皆悉不能摄持,佛今如何令诸众生得脱此难?
  尔时如来告实德菩萨言:唯有如来心中心之不能及。何以故?能令诸魔生大慈故,能令诸法随应现故,能令诸佛常不离故,能令诸菩萨为眷属故,能令诸金刚施威力故,能令诸天众常拥护故,诸大药叉罗刹成助法众故,能令一切诸大鬼神生欢喜故,能令所持诵者等佛力故、等佛心故、等佛智故、等佛威故,能令持者心所为作无不办故,能令所有障难皆断绝故,帝释梵王常扶持故,能令一切直至菩提无退转故,世间所有事业自明了故,乃至过去、未来、现在一切世界有通无通、有智无智、有贤无贤,尽归伏故。
  尔时大会闻说此已,咸欲听受。于大众中忽起光明过百千日。尔时实德菩萨问佛言:此是何光?何等因缘?
  答言:此欢喜光,从心中心生。世尊当知此光不可量不可称,不可赞叹,亦无印可。何以故?为同诸佛无印可故,同诸如来无所得故,一切诸相亦无见故,守慎诸根无舍离故,使诸魔怨不得便故,能遮魔王诸道路故。以是因缘名心中心。
  尔时一切大众白佛言:世尊,我从所修因缘及佛妙教,未曾闻有如是赞叹功德大威神力,唯愿如来为我等辈,宣说此句证修觉地,唯愿使我于中修行。
  尔时如来告诸菩萨诸善男子:今当宣说,证修佛地有十种持,必定成就。何等为十?
  第一持心。于法无碍,于佛生信,于心平等,于众生生慈,于色无著。
  第二持戒不缺。常摄在定,修不妄语,好施众生,断除骄慢。
  第三莫行恶。修不杀戒,勿食恶食;慎莫自赞,莫见他过。
  第四于诸求法莫生讥嫌,于诸佛教遮护过恶,于师僧中如父母想。
  第五若行愿教慎莫遗失,于诸贫富等心观察,须怀世谛而顺诸人。
  第六于佛句偈常须警察,所修诸法必须遍持,有所乞求应心即施,慎莫观察上中下根。
  第七所持契印,莫不净行,莫非时结,莫为名闻利养而用,有所行法亦不得舍非众生。
  第八于一切所有莫生偷窃,断非理恶,莫行谄佞;于佛法要护如己命,乃至良贱,莫存二心。
  第九所救诸苦际不至诚者,实莫退心;莫自轻法,莫使他轻;须断己谤,莫使他谤,必须质直,常行软语,劝存善道,起大慈悲。
  第十断除邪行,莫损虚空;志信坚固,不辞疲苦,常劝不舍慕善知识;或于林泉清净之处发广弘愿;慎莫怯弱,念念存摄,勿令邪见,常住大乘,有善知识,承迎礼拜。如是十事能断除者,是持法证,决定直至无上菩提,更不退转。欲修菩萨及金刚身,满足不难。
  尔时诸菩萨闻说此已,白佛言:世尊,如此愿行,我今修学。唯愿如来起大悲心,说此神妙章句,大众欣仰,今欲受持。
  佛告诸善男子:乐说便说,谛听谛听。
  尔时如来复以菩提心,契护于大众,令心不动,即说咒曰:
  一切佛心中心大陀罗尼:
  (略)
  第一、(略)
  若人修持此契法者,得菩提心具足,菩萨智具足,一切波罗蜜门具摄在心。所有诸佛菩提及诸秘门,是此印摄。于净室授持此契,经七日间,所有法要,即现目前。于诸魔道及众生道及诸鬼神道,如是隐形伏匿。持此印契,自然知处。更欲变形,变亦不得。诸善男子,若得此契,应念即有十方诸佛云集其顶,应念即有十方菩萨求为侍者,应念即有十方金刚求为给事,应念即有十方诸天侍卫供养。诸魔眷属,悉舍本土,来助法威。一切毗那夜迦求来供养。诸善男子欲降伏魔怨外道,先结此契,咒三七遍,举在心上,回身起立,左转一迊。其时大地震烈,其魔诸众陷入下方,永不复出。纵有出者,是佛慈愍。然始得出,慎莫生嗔。持此咒者,若生嗔者,十方浩沸非欢喜,时十方始安。诸善男子,当佛之首,诸法之母,诸契之王,十方诸佛,从此而生。如诸佛世尊无有过者,若不过者,必须记持,勿轻用也,量事大小用之。若持诸法,先以此契为首。不得此契,诸法无主。纵有成就,所有身心,亦不决定。诸神不卫,所作诸法,多诸障难。慎之!慎之!莫不净用。
  第二、菩提心成就契(一名十方如来同印顶契,用前咒)
  (略)
  若善男子善女人,得此契持者,转业消障,速证无上正等菩提。常持此契,得闻持不妄,于诸法要自然通达。从久远来所未持者,应心所作,皆悉契合。持法之时,有诸外道及魔波旬,来欲恼者,举心即退。欲有所须,点契即来,乃至千变万化,能惑人法,结契持心,即现本形。地中伏藏龙宫宝处,若有所须,以契指之,应时即至。十方世界所有法要,欲得成者,于初夜间结契持诵,不离本坐,便取睡眠,十方世界所有要法,心所欲者,即自教来。若求小通,不经三日。若求大通,不过七日。于梦寐中,佛自印顶自护功力。若欲得见诸佛菩萨、神鬼、精灵、金刚等,每结印之时,将印印眼,至一千八十遍,即见。必须安心,勿使恐动令人失心。若诸恶灾害及本土者,以契咒之一百八遍,将契指天画成佛字,其灾即灭,更不复生。若持此契时,被诸魔恼,但言小贼,不经再三,其魔即退。世间小小诸病及难治不可识者,但结契咒满一日,癫病亦除,除不至心。若于龙藏所须法要,结契诵咒,呼龙王名,不经一宿,其法自现。当见之时,诵持不得,更不忘失。若得此法,但自秘之,勿传非人,慎之慎之。欲用此契,量事大小,大事行,小事莫行,用损其灵验,记之,记之。
  第三、正授菩提契(一名摄授诸秘门契,亦名顶轮契,同一切佛用)
  (略)
  若有善男子等,欲持佛菩萨金刚心法者,依从此契,应念即得不动智遍十方界,是圣非圣,是魔非魔,及诸天仙四果圣等,诸大鬼神等,同时即将本心共同契合。世间所有事业,世辨非世辨,从此即和合同佛心。何以故?得佛三昧门故,诸佛秘藏从此摄故,诸佛顶轮从此成故,一切金刚依从住故,十方众圣来归命故,一切诸恶回向善故,所有诸恶自摄心故,一切诸障自消除故,天魔波旬自降伏故,裸形外道成过之女自求哀故,一切龙藏自开发故,诸伏藏神自布施故,龙王宝珠自现前故,阎罗天子五道开闭所有主当自来忏悔故,一切诸法不得现前依从此契即得现前故,一切诸佛菩萨逆顺诸门自了知故,一切菩萨威光不能遮此行人身故,大小愿求皆果遂故。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得此契持者,于净心中慎莫惑乱,收心在定,先念三归发受戒心,然结此契。当结之时,即有十方地神执持香炉供养此人,帝释梵王现其人前,为说愿教持印。大神立在左右,为作证明。灌顶轮王及执金刚神立在前后,手扶佛甲在行者身,诸金刚藏位立虚空雨大宝华安慰行者。十方如来纵住十方,放白毫光,照行者身。光中化佛执大法轮印行者。得印顶已,所有佛法自然了达。欲作此契,烧三种香:一檀香,二薰陆,三沉香,各别烧,三世诸佛同现其前。
  欲召十方诸佛、菩萨、金刚、诸天地神、日月星宿、五道巡官、司命司察,结此契,咒三七遍,运心遍十方,经三遍迊,一切即至。欲召十方宝藏及龙藏伏藏神等,以契指天,即现其前。
  欲使神鬼及诸金刚天神菩萨,乃至一切道力欲使令者,以契印,口阴诵七遍或三七遍,应时现前,任意使役。每日无问夜及晨朝,结契诵至千遍,十方如来自助其力,何况诸余一切外道及以内道,有诸法术有幻惑者。
  欲令破者,举心即破,种种诸病,于大悲心中欲作救护,无有疑滞。诸有病苦来求救者身不能去,但结此契口言检校其病人边,即有圣者自变化身,救彼病苦,还得除差。
  欲用此法,必须消息记持,莫不净用。若不净用,一切滞碍,无有成者。若诸印法久持不得成者,结此契日持千遍,不经七日,无法不成,所用即无滞碍,记之记之,勿传非人。勤苦愿求,经三七日,得佛菩萨。
  第四、如来母契(又名金刚母,亦名菩萨母,又名诸佛教母,亦名诸法母,亦名诸印母,又名自在天母,又名契持母,亦名总持母)
  (略)其座须结跏,亦得验,小声阴诵前咒。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欲持此契者,心念十方诸佛七遍,然后当结此契。其契每于大月十五日,结此契持得万遍,十方世界所有自在法门,应身即现,乃至三十三天,须至即至,更无滞碍。诸佛长生,我亦长生;诸佛成道,我亦成道;诸佛度人,我亦度人;诸佛无碍,我亦无碍;诸佛化身,我亦化身;诸佛法身,我亦法身;诸佛放光,我亦放光;诸佛寂定,我亦寂定;诸佛三昧,我亦三昧;诸佛说法,我亦说法;诸佛不食,我亦不食;乃至种种诸佛所作之事,皆悉能为能作。何以故?为于此中是八种母故,及八自在故,诸佛常说八自在故。我从此而生,更无别处。
  有此契即能摄八方自在之力。一一方界皆有八方,一一方皆有八种随心。何等为八?一变化随心,二慈悲随心,三救苦随心,四说法随心,五逆顺自在随心,六摄诸要契自来相逐随心;七所有诸毒令向善,得至佛身无退转随心;八世间所有果报福德,能施即施、能割即割、能修即修、须成即成、须破即破随心。善男子等,如是随心事中,一一皆有百十恒河沙随心事,不可具说。若有求者,但于晨朝,结契求之,无不可逐。若不果者,诸佛妄语。
  若有善男子善女人,欲持此契者,欲求佛位者,欲求菩萨位者,欲求金刚位者,欲求天神位者,欲求现十方者,欲求生西方者,欲求下方自在生者,欲求十方自在生者,欲求世辨无缺短者,唯当至心思惟自念事,日持千遍,七日之间,即能得至。一离世界,更不往来。何以故?为同佛身得佛神通故,为同佛心得佛慈故,为同佛眼得佛见故,为同佛力得佛持故,为同佛行行世间故,为得佛印亲印受故,为得诸佛同变化故,为得法身诸魔外道自降伏故。何以降伏?见二身唯见一身,见无二佛唯见一佛故。
  善男子当知此契,唯佛与佛,乃能记持,非诸圣也;唯诸菩萨愿力满者乃能记持,非初心也,非诸金刚。佛受与者然始忆持,非小通也。善男子等若将此契,十方世界所有通灵,无不识知,无不摄受,无不顶礼,无不归从,无不加护,十方如来无不印可。宁于百亿恒河沙数世界,诸有大地尽皆灭没,诸须弥山王末为微尘。复有佛身,迁转不定,当知此契不可说,无有定相。何以故?岂有诸佛迁转身也?当知此契诸佛执持,非菩萨手。若有菩萨不从佛受,能行此契,无有是处。若有金刚,不从佛受,能得此契,亦无是处。尽于世界虽有诸天不得见闻。何以故?佛不受故。
  善男子当知此契,欲同诸力无有校量。若能至诚持经三日,大地震动,如佛出世,日月光明,自然不现。何以故?为此力故。善男子,我此印契,久事我者即来付嘱,同我心者我亦付嘱,具大慈悲我亦付嘱,长养法性我亦付嘱,能度众生直至菩提我亦付嘱,依我经教记持在心我亦付嘱,能为众生作决定者我亦付嘱;能使众生修行戒行,所有魔事为作制约,不令退失,我亦付嘱。
  善男子当知此契,佛额上光,结持之百遍举至额际,即能放光。善男子当知此契如来心,结契持百遍,自得佛心。善男子当知此契如来眼,持契百遍,举至左眼,即同佛见;举至右眼,即同菩萨见;举至眉间,即同金刚不坏神通自在见。善男子当知,此印如来神通变化。结契持之百遍,举至左膊,即同如来无边身,身通化自在,观见众生在于身中;举至右膊,即运转大地在于身中。善男子当知此契,即是如来神足无碍故,结契持百遍,上下八方应时示现,皆有七步踪迹。善男子当知,此契同于如来语,持契百遍,举至于口,所说法要同如来音,无有碍滞,皆合契经。善男子当知此契,如来顶轮结契持之百遍,能与恶业众生作大福田,善业众生证果受记。当知此契,假使一切诸佛同时出生,此契神力如诸佛力。
  善男子当知此契不可思议。若于愿持者必须珍重,勿妄宣传与诸非人。何以故?我自保护故。若传非人,即同谤我;若谤我者,必无出离;若不出离,云何得见十方诸佛?云何得闻十方诸佛名字?更何得见诸佛法身?诸佛永劫更无护念,一落地狱,过十恒河沙劫始得出生。虽得出生,经百千劫,受无目身。当知此契,必须记持,勿轻用也。受法忏悔,除难救苦,摄障度人,降魔止毒用。纵有轻小事意用此法者,多不成就,自当失验。若能依此,诸验自成,不假别持。使我广说,句义重叠,遍于大地,犹亦不尽,记之不轻。
  第五、如来善集陀罗尼契(亦名摄菩萨契,亦名摄一切金刚藏王法身契,亦名集一切陀罗尼神藏契,亦名集一切威力自在契)
  (略)
  若善男子善女人等欲持此契,先当于晨朝时,至心称念三世诸佛,面向十方说三归依法,清净澡手嗽口,然结此契,闭心静坐。十方佛语心中自了,一一思惟证诸佛心,诸佛言音从此而出。言音既出,十方世界所有陀罗尼法门,及一切陀罗尼神,及百万亿金刚藏王、百万亿世界菩萨摩诃萨,及诸佛陀罗尼藏、龙藏、日藏、月藏、地藏、阿修罗藏、伏藏、宝藏、诸佛秘藏,乃至诸佛所有一切慈悲藏等,自然开发,皆自现前,如云玉雨花,遍彻十方世界。所有陀罗尼藏即自了达。
  得了达已,一切陀罗尼法取用无滞。若善男子等欲持此法,须烧檀香、薰陆香、沉香等,须净衣服。所发誓言:我今持此契法,普为一切众生。设此誓已,即结此契,持至一百八遍,即有一切诸佛,化身为百亿神,各严器仗及诸眷属围绕,咒者及百亿神军、百亿鬼军、百亿诸天仙众,一切水火风天,所有精祇变怪无不来集。既云集已,问言:何欲所作?我不违逆,能为即为,所须七宝千子隐形法式,及王化四天得大威力,所至之方自然调伏。
  若有不顺之者,以契指之,应时契上化出兵众,身持火焰,前后照彻,过十方世界,一一兵身皆长千尺,纵广正等。转轮圣王四天下用此契欲得法藏,持契在心,即有持陀罗尼王,为说法要,自然开解。
  若降恶兽,以契指之,应时契上即有五师子现,恶兽自然弭伏。如来昔于摩诃陀罗国,降护财狂象,用此契力。
  若欲移动山岳,结此契,咒一千遍,以契指山三遍,指地三遍,于时地藏及金刚际,遍其山下涌出。金刚掷著他方,一切众生无觉知者。如来放光动地,当用此契。
  若有灾疫流行,恶风暴雨难禁制者,当结此契,咒经七遍,轮转三匝,灾疫停息。若有持一切陀罗尼久用功夫,不得效者,当结此契在于顶上,得至最胜,其力即成,更无拥滞。善男子等,如来神力从此而生,如来契法住此而出。
  过去诸佛所有契集法藏从此集,诸佛所摄菩萨金刚神力,及诸天仙一切外道能为伏事者,皆以此契摄持。若一切法有诸众生不决了者,亦结此契,指此人心,自然了达。诸佛菩萨金刚所行神通,人不知者,皆用此契。善男子各见所有一切陀罗尼,自证功力,动大千界,不得此契能了知者无有是处。如我此契纵持诸法多有犯触,但得此契不惧犯触,亦无退散。一切诸圣上及诸佛,下至种种隐形、种种幻化常来供养,常持此契,所有福力共诸佛等。若修无上菩提之人,当持用有力,诸余贪诈小心勿妄宣传。纵传无效,即起谤法。
  善男子当知此契是诸佛之身,能摄诸法,自宣通故。善男子当知此契以如来身,能摄诸圣来作辅故。善男子当知此契如来心,摄诸藏门在意中故。善男子当知此契如来身,能摄一切菩萨金刚护世间故。善男子当知此契如来身,能令一切大神布世间故。善男子,我此契即始一付嘱,我此契即流注贫下诸众生手,其此众生是我菩萨随念所生,得菩萨记,我始付嘱。
  善哉,善哉,善男子,宁说诸佛同淫欲身,莫轻此契,必须护持。何以故?岂有诸佛成淫欲行不?诸佛若无淫欲,当知此契必同诸佛。若持此契,纵造地狱因堕于地狱,令地狱内诸受罪者应念生天,无有一人及受罪苦。释迦如来现病,入于地狱救诸众生,当用此契,更无余契能与此等。若使我说,劫劫相续,说不可尽,记之不轻异。
  第六、如来语契(亦名敕令诸神契,亦名敕令魔王外道契,亦名闻持不忘契,亦名善说语秘门契,亦名同一切众生言音契,亦名一切逆顺而说无能违契,亦名一切言音无错谬契)
  (略)
  若善男子善女人,得此契时,或得闻时,或得见时,其人身上所有积劫重障难自然消灭,一切法要及非法要,出语赞叹即成实故。所出言音敕召诸事,告令十方,应时十方同知闻故。心中所须诸法,但口告言:我须此法,我须此力,我须此宝,我须此药,我须此食。若有一切所须,但净心结契诵咒至一千八十遍,所须之物,应令即有,所持物神自然奉送。善男子等若有三十三天闻此语音,谓如来语,即来供养。十方药叉罗刹鬼神等恶心碜害者,闻此言音,毒心即除。虽在十方,即自求哀,发弘誓愿,我乘佛教更不敢作恶。下方世界诸金刚藏,闻此言音,踊出金刚座,扶持此人安其座上。维摩诘取东方金刚座用此契力,多宝如来从下方发来用契力,出言即得更无疑滞。
  何以故?以佛言音遍十方故,以此言音同诸佛言音无有二故,以此言音同佛常决定故,所有诸法口所宣说即同记持无错谬故,念念不退同佛记持常不缺故,言所出音一切众生若得闻者皆解了故;是语非语口所说者如诸法音,一切众生皆信受故,所说教令众生记持不忘失故;纵有非语使诸众生,将为正法能护持故;有诸众生失念失心说错教命,我此言音能令得本心正定故;所习法要能令众生乐听闻故,所说言音无违越故。
  善男子若持此法,若行若坐或住或卧,先念三归,然后结持此契,得满百日,一切语言无不解了。若能至心不解了者,一切诸佛便为妄语。若使我喻此契力,无喻可喻,无比可比,乃至过去、未来、现在一切诸圣,无有能知此契力者,持之得通,不知根际。我今虽说而有付嘱,亦不知根际。当知久远佛力,递相付嘱,递相承受,递相印可,递相授记。
  如上之事,从自在心中语契出生,不可轻用。记之,慎之!慎之!初心众生勿令见我如上印法,难可度量消息,不得轻用小小之事。若有用者,令人失验。纵欲用时,量事大小。
  尔时世尊说此法已,一切菩萨及诸金刚藏王,诸眷属等即欲修持其,天地大黑,日月星宿失却精光,诸有神灵忽然沉没。佛视此已,便即微笑,以其语契指十方界,天地大明。时诸菩萨各自现身,各各动摇,天地大动,尽其神力,亦不能止。其时如来却后安坐,告大众言:我用定契,此能安不?即舒左手四指向前,拓大指横著掌中,右手亦如左手,安右膝上。应时一切大众及大地等,并悉得定。善哉,诸大众等,当知久远诸佛有如是力,不可思议。一切菩萨心中始可安立。如上诸法决定加持,若无决定,纵尽劫修,有何成益?
  尔时实德菩萨白佛言:世尊,如此定契有何加持?佛何不说?如若不说,如病露现,莫知方救。
  尔时佛告实德菩萨:我此定契,一一诸佛从此得定。久远以来,唯诸佛有此定契。若诸菩萨、一切金刚无此契也。若有此契,即同诸佛。其此定力,有言宣不?实无言宣。若无言宣,如上诸法亦无言宣。谁人得到,谁能言宣?唯我此身,能为解了。唯过去诸佛,能为解了。其诸菩萨能解了者,即同我身,非菩萨也。
  尔时如来说此语已,下方有一菩萨名无碍通,从下方来佛前诵出,心住忧愍,嘿然而坐,所有宝座,皆不现前。唯自长叹,不赞叹佛。其时,大众甚以惊愕。大众问佛,佛即答言:此人普遍,所以长叹。佛告无碍通菩萨:今有何事,唯自嘘嗟?
  无碍通菩萨心始欢悦,宝座始现,有大威光影闭大众,即下宝座整履衣服,住立佛前白佛言:世尊,我于下方闻说佛心中心及如上契等,便即说持。今得此通,今来至此,善哉世尊,然我悲愍,当知不?
  佛言:我以知竟,汝当听受付与众生。我所持以佛心持。若佛心持即曼荼罗也。
  无碍通菩萨言:世尊,未得佛者,无决定者,攀缘多者,无慈悲者,其此众生欲入此中,可得不耶?
  佛言:无碍,我本说法,只缘下劣。如有下劣欲得求者,结日轮坛,其坛三院,逆日结之,无诸供养,唯有美香戟羌三个。若无戟羌,三刀亦得。三盏香、三面镜、三盆水。其坛纵广八尺,第一院白,第二院朱,第三院青,各如五方法。第一院中求佛位者求之,第二院中菩萨法求之;第三院中金刚求之;余一切诸天仙、神鬼、地神等法,于坛外求之,举心即成,不假多日。余有功,契不得传,凡现微功能。今且略说。但有勤修,诸有功法,自然证得。
  尔时大众问佛言:世尊,其此法契,从谁授持?得谁灌顶?得谁加护?今得此通,遍满十方,能令一切尽皆降伏,能令一切诸法自然露现。谁人于佛修持此法得如说通?谁人得通,佛自证见?我等今者欲请作其师范。
  尔时佛告大众言:汝等今有疑,且待须臾,自当得见,汝自证问。
  尔时如来,于自心中结持语契,遍告十方一切心中心者,急来,大众欲见。尔时多罗菩萨持菩萨心契,眷属围绕,从东方来,变身为佛。一切大众作菩萨像身而现佛前。坚意菩萨从南方来,持菩萨成就契,化身作佛,一一眷属皆自变身作菩萨。心王师子吼王佛从西方来,持正授菩萨契,从彼国来,在路众生是心非心,以契指之,总皆成佛。有远闻者得菩萨记。最胜如来下有一童子,年十四岁,从北方来,持如来母契。所经诸国,有大夜刹军、大黑鬼军、吐火神军、大黑风窟及蛇男。如是等男,以佛母契指之,皆发慈心,随送童子得至佛所。如是恶兽,并得佛心,受菩萨记。师子音佛从下方来,持善集陀罗尼契,百万亿陀罗尼神眷属,飞腾虚空,自来为证。上方香积如来下一童子身,并香世界一童子身,持佛语契,从上方飞空徐语而来。下方众谓是香积如来、普光如来下阎浮提,各白赍花供养,下至佛前,乃是童子。
  尔时如来告大众言:善听如前所来并承受师,俱承佛力,皆有大通,久远成就。即未可为证,汝等善听,更唤一人。佛即告言:光明童子善来。
  其时童子住在雪山,闻佛唤声即来,至于我所。其时童子至大众中,大众讥诃:如来唤汝,今眷属何在,堪为我师?童子答言:我等眷属,汝即是也。大众答言:我等共汝,久不相识,云何当言是汝眷属?其时童子密持语契,指于大众,除佛化身,诸余菩萨尽皆礼此童子。其时大众无觉知者,四众礼讫,皆自告言,仁者,我等今者请仁者为师。童子答言:如来语契实无虚妄。汝等大众一心持之,如我无异。尔时大众,同声白佛言:世尊,其此童子,修此契法几久?当有如是力摄我满足之仁?
  佛言:众等汝等,今者菩萨心未足,所以被摄。大众善听,我为汝等说此因缘。我昔初住雪山修道,多有诸恶兽等,无有善心,皆欲食人。我时在定忆念,我师空王如来所说此咒始宣一遍,其时诸恶虫兽皆得佛心不害于我,渐次忆念。其时虫兽得菩萨戒,皆食草菜。于后有此童子,闻我山中供给,于我始经一宿,因我持,次听得我咒,复经明日,盗我印本结。将即便出山,更不事我。经七日间,得如是力。后过于我,即以神通欲摄于我,为我持故,二不相摄。汝等当知。盗法中犹有如是大力,何况正授?
  尔时大众闻佛说已,愿赐我法同此童子威神自在。佛言:汝等却后七日当得此通。非人不信,即当忘失。当尔之时,有诸外道隐形众中,佛知不制,于后欲持此契降诸菩萨,为恶心故,结契之时,烧却身心,自法亦失。善哉,此法勿妄持之,一切事业俱不废置。唯止恶心、妒心,持即无效。若无恶妒心,速证不难。善哉,世尊唯愿印可!唯愿印可!速证佛地,得如佛身。
  尔时如来为欲印可一切诸大众故,即以正授菩萨契指于十方,以经三遍,即有黑风吹诸菩萨皆悉倒地。诸菩萨等从地而起,即有赤色云现,雨诸一切细末栴檀之香,洒大众身。次雨香水浴诸大众。浴大众已,应时即得此通自在。得自在已,具修此法,经七日已,普同佛身。佛初涅槃,所授供养,诸来化佛,是此契力。
  尔时大众得此契力,即共同声赞叹佛德:
  善哉救世者,普示大神通。微小现十方,俱获大功德。
  佛身即凡体,德力等十方。微妙净法身,下愚决定有。
  亲族证此果,咸遍于未来。当愿凡夫音,同佛语无异。
  尔时文殊师利法王子等,复以神通遍告十方而赞叹佛:
  善哉圣师子,慈光遍世间。微妙净法身,显现希有事。
  久修而不了,放光即菩提。如此诸佛身,是我大师力。
  当知盲聋道,无过此慈悲。唯愿后觉人,亦同我今日。
  尔时如来说偈曰:
  一切诸身中,莫过于佛体。所有要妙法,无过诸佛心。
  将心示众生,众生即佛体。如此大圣力,菩萨不能知。
  有劫恒河沙,我始一付嘱。若能依修者,即同我此身。
  若有至诚者,梦授与菩提。我说梦中因,汝等当善听。
  若欲见法时,必见化楼阁。诸佛乘空往,临顶即自安。
  或见临大河,陆船随手造;或见高山上,通自无根栽;
  或见作浮图,腾空自往来;若见说法会,身自为法王;
  或见素像时,舒手即严饰;或见诸经卷,引手即执持;
  若见诸楼阁,其身自安坐;或见大江河,入里无没溺。
  如是诸法相,即成得法因。普示依持光,必须依我觉。
  若不依我此,未见有菩提。纵于契经中,所习多疑滞。
  尔时大众闻此法已,欢喜奉行,礼佛而退。

 

 

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法别)
 

唐 菩提流志 译

 

卷 下

 

  尔时阿难处大众中潜然忧愁,于其中间诸有经律、一切藏门俱然掩闭,诸大金刚及诸菩萨,一切所有灵祇游世界者,乃至诸大龙神仙众,及百千万亿世界四天王等,乃至释梵诸天,悉皆迷闷,顿失精光。唯有诸佛能知广大因起,各各安坐,皆自于身及心,放微细光,自想慰问。
  尔时毗卢遮那如来,复于身分更开异色无量威德大端严光,其光普照乃至有罪无罪等。如是,众生皆得无怖。复于光中演说微细音声,告诸佛言:诸大圣众,此威光难知,此威光难测。唯有大圣与我力等,与我心等,与我慈等,与我悲等,与我解等,与我知等,与我辨等,乃至世界所有知量,能尽知者即能知此光明。所谓因缘而得种种知见。
  尔时阿难于其闷中,心有少省,强自意持,即起问毗卢遮那言:世尊,其此光者唯说诸佛耶?佛言:是,善男子,唯佛能知。虽有菩萨,未同佛见。
  其时阿难前礼佛足,五体投地,眼中垂泪,以偈问曰:
  世界有菩萨,现身得为佛。世界有菩萨,能化无边身。
  世界有菩萨,能知佛所知。世界有菩萨,能解众生缚。
  世界有菩萨,遍入诸佛刹。世界有菩萨,种种示方便。
  世界有菩萨,堪忍入诸苦。世界有菩萨,摄众于己身。
  如是诸菩萨,皆是灌顶主。示同诸佛身,应念现诸境。
  神通波罗蜜,其实不思议。能于急难中,无畏大自在。
  我观如是等,与佛亦无异。若具受持者,同佛不思议。
  诵持佛法藏,一一皆遍了。即此法云顶,皆是满足位。
  云何此人等,不知此因缘。若此不知者,下愚何能了。
  尔时毗卢遮那佛,于光明中出大音声,叹阿难言:善哉,佛子以是等菩萨虽有大慈,慈不遍故,所以不知;虽有大悲,悲不遍故,所以不知;虽有大忍,忍不遍故,所以不知;虽有大通,通亦不遍;虽有大力,力亦不遍;虽有示现,示现不遍;虽有无碍,无碍不遍。如是不遍,一一菩萨皆悉有之。若得遍者,了见佛性,即能知我。此事佛性犹故未了,云何能知如来量处?
  阿难白佛言:世尊,如是菩萨犹故不知,一切众生云何得解此理?
  佛言:汝我此亲承第七佛释迦牟尼,次当宣说,一切众生自然得了。能奉持者,一切众生自然得解我之所说。
  尔时阿难即问释迦牟尼佛言:世尊,此事云何?我自亲承供养已经劫数,唯愿为我示现,及诸法要。我欲修行流注众生心际。
  尔时如来告阿难言:阿难,我今示现如是神力,汝等递相告语,慎勿惊怖。阿难即受如来语,告大众言:大众当知!大众当知!高声三告。其时阿难不觉身腾处虚空中。大众仰观,见阿难身,谓是阿难得无碍通。其时音声遍至阿迦尼吒天,所有世界尽皆知闻。阿难白佛言:世尊,遍告已讫,唯愿示现。
  尔时,世尊即以四十齿俱时齐密入慈愍定,计念心中心咒。作是念已,复以右手中指指于南方,以足大指案于地。其时所有世界及非世界,所有地狱,涌出虚空。复于上方世界所有诸雨,雨宝莲华,破此地狱。其时世界无有一人受诸苦者,秽恶都尽俱得法眼见于如来。复有示现一切世界诸大药叉及罗刹王护梵帝释四天王等一切饿鬼及阿修罗王,如是之身,皆得神通。所谓通者,善通慈愍,普覆众生,如佛无异。
  复有大通于虚空中雨微细雨,所有一切起愿求者皆得满足。缨重疾病,承此闻力,皆得除差。饿者饱满,热者清凉。复有大通遍十方界所有众生,当尔之时,一一皆论说佛心地。复有大通,若有众生在母腹者,处胎孕者,为儿者,即能忆识过去心地,知所生处本所经事,并能记持。复有大通,十方世界诸恶灾毒永劫不起。复有大通,其通光明遍十方界,一一界量是佛及诸菩萨,乃至声闻四果等类,俱得明见,无有疑滞,俱时皆能明遍三界,尽诸苦际,同佛寿劫。复有大通,其通光明,现五种色。一一色中五百万亿那由他殑伽沙化佛,俱将眷属大菩萨众升空而来。所是眷属,皆能论说佛心中心所有法要,即自明解。复有大通,其通光明,遍十方刹。其时大地动摇三十六遍,星宿日月应时堕落,遍于八方;所有魔及魔民,皆舍魔业,退其威神,即得佛通;佛通已,俱能忆识本所受业,即生悔恨,求哀忏悔,自求出家,无有一人心不定者。
  佛告诸善男子,其此通光遍十方界,有大威德,三明六通,具八解脱。如法修者,直至佛身,更无异身。何以故?以诸佛心同时证故,以诸如来同印可故;我卢遮那者是佛母,常于此中自住持故;所有愿求自印可故,自满愿故,自观察故;自与一切为灌顶师,所有学者自来证故;能知佛心者,广遣诸天来供养故;令诸金刚藏王密迹菩萨为绝灾变常覆阴故,又遣一切诸天不可识者求围绕故;乃至世界所有化形者、变形者,种种伏匿者,潜隐世间者,常来护卫故;上至释梵诸天药叉天众来从伏故。四海跋陀、鬼子、魔母、恶鬼、药叉等,一切非 人,乃至如是等众无不顺伏者,必当如法依我佛心取佛心法。必当证效,更无异法,而能成我此心事者。
  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如此心法佛自依持,以大神通即得如法也。乃诸菩萨金刚久处佛行,亦至佛所即能学佛坚固住,决定不退得菩提证。如诸下愚欲乐求者云何得至?佛力广大,威德玄旷,志行深邃,住大忍力,然始得成。今者云何欲令众生修学此法?云何得如法?云何证验?云何能了见众生心事?当见之时有何法则得辨邪正?复有何法令诸魔王等、一切诸大恶王诸余变怪即自调伏?复有何法立证佛心?我闻契经所说,久受勤苦,具修诸度,犹未即证。我今不知所趣,唯愿为我解说一切所有法要,证验成佛及世间所知。
  佛赞阿难:善哉!善哉!汝欲知者听受思惟,我今当说。阿难其此佛心,世间有谁能识,有谁自知?有谁行行一无差失?有谁能知尽生死际?实无有知。唯佛与佛能知此事。阿难,我此心咒,但行慈悲,日持千遍,得满千日,佛力自成,所作自成,十地愿力不能回也。复有一法,欲知验者,持十万遍外,含一口水,心诵百遍,应有所作,以水噀之,诸苦除灭。若得除者,必定大验。持至百万遍,噀山得倒,众罪得灭。诸有灾疫障即灭。于世间作不祥者,于晨朝日噀一口水,得满三日,灾疫即灭,能护大千世界地及虚空。欲定邪正者,取一铜镜,无问大小,咒经万遍,持行乃至,邪正必定决了。若欲知此心彼心、诸佛心、菩萨心、金刚心、诸天心、四果圣人心、四海龙藏心及龙王心、天王心、日月星宿心、药叉罗刹心、一切鬼神王,乃至世间隐形伏匿心及世间众生心,并知所缘之处,案《法华经》庄严六根功德从此而生,佛子必定,凡夫必定,菩萨必定,金刚必定能作此法。余无能者。
  阿难复白佛言:世尊,如修此法,有何坛界?有何药木?有何供养?有何香花?有何彩色?有何知识?用何处所?请具说之。
  佛告阿难:汝为颠倒为是正问?若是正问,即此颠倒。若正者不应问。此如来心从色生,邪执法像、法事、法我都不为,唯有心法至心实际。阿难,无有一法攀缘至如来处,心无异境,唯一是实。阿难,若一切事法能作佛者,何不于事放大光明于身心。若于身心当知事法一无事立。何以故?我昔凡夫时,往尼佉罗山,见诸咒仙作种种法,我于彼时近得此咒,才经七日,其诸咒仙,不识我身,为此恶人,作种种恶术,欲降伏于我。尽其神力,以经七日,殊无所获,唯自焦枯。我时怜念,即语诸仙,当知如汝力者,纵尽大劫,不能害我。若害得者,无有是处。诸仙齐来即语我言:汝得他心智耶,知我有害?我即告言:我得。诸仙问言:既是得者,我有何害?我即告言:汝等并隈平章,此是恶人,宜作某法。在并隈处作彼人形,以刀刻之,其人即死,不复前进,传说我辈。其时诸仙闻说此事,心即憔悴,即来顶礼于我。复问我言,圣者云何知耶?我即答言:仙众,汝等是妄,我即是真。汝即是邪,我即是正。汝即见有,我即见空。汝即是枝叶,我即是根本。汝即是虚,我即是实。汝即是谄佞,我即是直信。汝之有法,从我而生。云何儿子反害父母?岂有枝叶相害于根?岂有虚伪害得真实?岂有萤火害得日光?岂有微土能竭大流?岂有毒药气能破甘露味?岂有罗刹损得佛身?岂有蚁子撼须弥山?尔时诸仙闻我此语,心生嗔怒,共我角力,以诸星术怖胁于我。我时须臾忆念定,即在心以气嘘天诵咒七遍,黑云遍空,星宿不现,日月无光。我复吹地,其地动摇不安经七日。我复以心召唤十方佛,十方同时来至我顶,应时我身边所有与我同类。唯我能知,诸佛亦不觉。我复以眼视于十方,其时仙众惶怖无计,求哀顶礼,依附于我。复重忏悔,唯愿救护,令我无畏。我即以佛心观之,即得无畏。即于我所受佛心中心法,便得神通。阿难,我此心法与十方所有诸恶心法为主。若人求一切事法及非事法,是世谛法,出世谛法,不依我此心法别得神通者,无有是处。
  尔时阿难复问佛言:如上所说,有定印者,其印如何?愿为宣说定印轨则?
  佛告阿难:善听。先以结跏趺坐,念我心咒一七遍。咒手然结定印。先仰左手搭于交脚,即以右手仰安左手上,以十指与脘骨齐,以右手中指捻大指上文,成。若人诵咒一百八遍,三度,踊身乃至地下、虚空,及三十三天,皆悉抚心生善。一切诸大恶王,能害人者、能障道者,皆使念佛,令不谤佛。令诸众生得佛菩萨,永不退转,识宿命智。如来常以此印召慕有缘,令其大地三十六种震动者,常用此印。此印功力,不可具说。所有持者,但自知之。
  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如来所持能如是,其未得佛心者云何持耶?我见诸药或香或臭,我见诸水或浊或清,我见日月或明或暗,我见所修或凡或圣、或佛或魔、或想或像、或有或无、或安或危、或是或非,如上事者乃有无量。先后定境,像颠倒幻化不一,云何如来以诸凡夫同佛持耶?若得佛持一一佛业,若非佛持即是魔业。云何如来以诸凡夫同一佛心?
  佛言:阿难,善哉!善哉!一切凡夫能受持戒我此心者,实同我心,即同我力。若不得者,我受轮回六道生死。所说言教并是虚妄,坠堕众生。当知我即是魔非如来也。阿难,汝当有疑。阿难,汝更听我所说。若有众生能持此法,即如来心,如来心藏。此人守掌,当知此人即如来眼,所有胆、脉与佛齐等。当知此人如是求,手掌上安置是人故;当知是人是如来顶,如来顶上安置此人故;当知是人是如来心,如来心藏付嘱是人故。善男子,当知是人是如来依,久远过去诸佛,依护此人广救世谛故。当知此人即是佛树,即是佛日,永劫不灭,当知此人是佛金刚山也。假使世界千万亿恒河沙数,诸恶灾祥同时出现,大地倾覆,一切山河、大海、目真邻陀山、铁围山、大铁围山,及十宝山,一时倾覆。龙藏浩沸,天地变灭,星宿堕落,众生都尽。此人不畏灭没破坏,无有一切诸恶能得其便。何以故?佛日护故,于佛衣下自藏隐故,菩萨盖中自安身故,一切金刚得佛所敕卫此人故,一切所有自恭敬故。若常持者.当知此人必得佛身不错谬故。阿难,若有众生持我此法不得佛者,我即退位入阿毗狱更无寿生。
  佛誓以一切众生,及阿难身遍体血流,大地坏裂,日月不现,星宿隐没。其时为阿难有疑心故,现如是事。尔时阿难唯身及心莫知所守。其时如来见阿难心悔,即为阿难说除疑偈:
  诸佛境界中,小根所不及。久远诸佛语,菩萨不能知。
  诸佛神通中,是境见非境。久远诸如来,同我此一心。
  此心非诸心,此心即是佛。若行此心事,无不离世间。
  过去诸佛心,未来及现在,中及菩萨等,及于诸天身,
  下愚凡夫类,能持我此心。速证无生忍,更不住世间。
  菩萨声闻众,及余四果等。上及于诸佛,无不由是生。
  持戒得圆满,信施有得报。存念常不退,在在所生处。
  常喜得逢迎,所说诸言教。皆是佛心智,念念得果报。
  皆亦由是生,一一诸如来;说量无穷尽,一一佛神力;
  复有无量方,一一方面中;复有无量佛,一一佛神足;
  皆从佛心起,一一佛心中;摄入心中心,如此心中心,
  说佛不可说,一一不可说.斯亦由是生,世间非世间。
  出世非出世,善巧诸方便。言说诸记论,秘密陀罗尼。
  他心自在定,过去现在智。未来得成果,斯亦由是生。
  魔王转轮王,梵天自在等。一切诸有力,从佛心所转。
  邪术与正印,见闻即辨了。如是圣心力,广达众境界。
  斯亦由是生,如来印众道。降魔度非人,神变及自在。
  视入诸非境,为众断苦缚。震动诸世界,视入一缘中。
  大慈满十方,斯亦由是生。一切众生类,种诸福业等。
  成熟不成熟,他心自在智。决了所生地,一一遍十方。
  一切诸众生,闻音皆信佛。是广长舌相,斯亦由是生。
  十方诸国土,天上及下方,乃至万刹土,一一刹土中,
  皆有万世界,众生不可量。闻音皆信佛,如是舌相等。
  斯亦由是生,光音遍净天;或及非世界,有形无形等。
  俱能含佛性,有流及无光。虚空影响类,堕形中夭中。
  承佛即归念,不信及阐提。斯法不断等,俱得因缘者。
  如是诸众生,承光得离世。此亦由是生,下愚凡夫等。
  能持佛心咒,即同佛心地。具六波罗蜜,当获大神通。
  遍照诸佛界,即具六神通。所说如诸佛,举足及下足,
  皆得大神变。是语及非语,皆悉一音同。纵是佛非身,
  所说佛正智。凡夫及圣行,发念等菩提。一切果位中,
  皆是佛心力。
  佛告阿难:我此句偈如虚空花,以佛神力,即便住虚空中成菩萨盖,其此盖下,复有百亿殑伽沙那庾多不可说不可说世界无边量化佛。复有如是不可说量法身佛,复有不可说量报身佛,一一眷属皆是菩萨唱导之首。复有不可说量菩萨,一一菩萨复有无量眷属,皆是人中唱导之师,皆是三地、四地及八地等而共围绕。如是等佛及菩萨、声闻、缘觉四果圣人,一切诸天仙无量世界四天王、梵王帝释及阿修罗,及一切罗刹、夜叉、鬼神众,一切大威德者、大神通者、大护念者、大慈悲者、大自在者,皆共围绕此盖,持心不退,受佛 心中心法。其时即有大不可说、不可说数地神,各持一千叶莲华,承此如上持咒人足,游腾十方,现光明身,其光皆现紫磨黄金色。一一众生见此光者,即断有流得入佛定,即见大千世界所起因缘、所作事业,皆悉明了,无不获果。其时阿难以偈叹佛:
  善哉我师释迦文,一音遍了大千界。
  以一微音度脱了,众生身分不觉知。
  善哉如来自在光,是臭非臭皆照触。
  自心涌出甘露水,灌洗得净不觉知。
  善哉无畏自在心,能以无畏怖诸虎。
  野象毒龙皆自伏,自然生慈不觉知。
  善哉无畏神通王,出语大千皆震动。
  动以自然来归伏,伏以其心不觉知。
  善哉无量慈悲心,能以慈悲流诸趣。
  一切德慈修佛法,所修慈者不觉知。
  善哉无量善藏王,广付善财与众生。
  所持善者得善定,持善之人不觉知。
  善哉无量宝幢王,将此幢光阴世界。
  众生蒙咒脱苦缚,得离苦者不觉知。
  善哉无量大法树,能与大千作阴凉。
  所有住阴离热恼,得离恼者不觉知。
  善哉无量大法镜,照破一切黑冥暗。
  得明心中出智慧,具智慧者不觉知。
  善哉如来一音声,所闻持者得一味。
  如是一味遍众生,尔乃名为大慈悲。
  我今下愚凡夫智,若欲叹佛无穷尽。
  具以微心少叹耳,愿佛慈悲纳受之。
  尔时阿难偈叹佛以白佛言:世尊,我今愚浅,虽以叹佛,佛神德故,我不能宣。世尊如是因缘,如是神力,如是自在,如是决定,我未闻见。如来因何今乃说尔?如来久知众生根性浅深皆不等学,何故昔时不说此智普及众生,而令有来往耶?
  佛告阿难:我此心中心,常于我前,我未出世,此心出世;我未受生,此心受生;我未得定,此心先定。如是定慧力,是佛住处、是佛行处、是佛定处、佛思惟处、佛觉悟处、佛行道处、佛决定处。阿难,一切菩萨、金刚、诸天、下凡夫、诸余神鬼、夜叉罗刹、星宿诸天、幻术魔王,如是等能行我心,即得我通。若不行我此心法者,欲贪我通,无有是处。
  阿难白佛言:世尊,如来心十地菩萨犹不能知。纵有知者,从佛退位然始知之。今众生欲修,皆是下浅。而心不了,愿决相貌。
  佛告阿难:我与汝说心中心相貌,不离一切众生。有十二种心,是佛心中心事。何者是耶?
  一者、自身相苦而不辞苦,自心处苦而见一切众生受非苦时,念念称说大悲愍生决定心,自身不见苦于法无所得,能见众生苦救护以命,彻到得出离者,是名第一心。
  二者、观一切苦如现前想而不动转,观一切苦作不定想,自身有苦如入三昧想,有诸恼乱来相及者作入四禅想,一切怨家来作父母想,欲救诸苦观此苦人如孝顺子向父母想,是名第二心。
  三者、将自心事同他心行,将他心事同自心行,乃至一切身分与己身分等;一切所欲与己所欲等;一切邪心与正相等;世间一切法宝重如己命等;世间三光如己眼光等;乃至所有食饮妙药差身病等,是名第三心。
  四者、于佛念处作成佛想,我当住持常不放舍,如毗沙门王掌舍利塔,如十金刚藏共持一金刚珠,如十世界跋折罗神共持一跋折罗杵,如十世界观一日光,亦如十方众生同一世界,是名第四心。
  五者、能于诸佛一一言句辨论,一一说法一一法树,一一印契一一神通及大小力用而叹己身于法堪作下劣想;一一思惟不入睡眠决定生心,为大千界是信非信,但无所损,是名第五心。若能如是者,即得五眼清净,明见世界。
  六者、于六度中摄诸心,入慈定门摄毗那夜迦为六种善知识:第一、毗那夜迦名为无喜。此人来时令人心中喜怒不定,多行杀法,师即以羼提波罗蜜,摄入慈忍定作慈忍王。第二、毗那夜迦名为幻惑。此人来时心所动乱令人不定,于众法中亦不印受,于动乱时即以禅波罗蜜摄入,号为不动智。第三、毗那夜迦名为妄说。此人来时多喜,于绮言中生决定心,于诳语中生直信,于清净中生贪欲心、生染污心令人颠倒,即以尸罗波罗蜜摄入,号为善巧方便主,即令此人无所能为。第四、毗那夜迦名为执缚。此人来时即令行者翻礼魔王,其此毗那夜迦常与一切魔王共为伴侣,所以现魔大身令归依,摄入信心转动惑乱。既觉知已,即以毗梨耶波罗蜜摄,号名为大方便王。第五、毗那夜迦名为可意。此人来时令人希望心成就.专行劫剥,广求财物,将为粗用。先以财心,后乃方施其人。常与饿鬼王居野,令此人常无厌足。无厌足已,此一切法力俱失,即以檀波罗蜜所摄,号为大施主王。从此摄已,贪心亦尽。第六、毗那夜迦名为作伪,其人来时纯辨非法不得正智,多见过患,妄生法相,无利求利,广行异说,为众导首,于正法中起谤法心,即以般若波罗蜜所摄,号为智慧藏王。复有毗那夜迦名为断修,此人来时一切念心,俱时都尽,昏昏重睡,复生众病,发动外魔,为作内障,令人怖惧,多起妄见,念异法想。如是诸想即以无畏所摄,但行大悲,愿为眷属,其人即自臣伏。得臣伏已,物非呵责。是为第六心。
  七者、于七菩提分我常勤求,所修功德常施一切,摄一切众生苦,我身待受,令一切得见闻觉知,令一切众生去离魔境,是名第七心。
  八者、于八圣道中常无厌足,常生十信,存十善行,不说非人过,不自赞,不毁他,无想施,不望报,常行施,誓持法,无疲厌,如愿教行,不失本心。是名第八心。
  九者、不欺众,不嫌法,不我慢,不增上,不执著,不诳他,常行质直,所修行愿,一一记持。佛及僧宝,接足承事。所礼尊像,不轻慢礼,一一如法,是名第九心。
  十者、须存十信具足:一者、信佛常住,在世有大神通;二者、信法深远,具大方便力,有决定力;三者、信佛慈愍,广施法要,拔济众苦;五者、信佛于五垢中常现慈光;六者、信佛于六贼中如父母;七者、信佛于七孔常出佛音;八者、信佛于六十二见无爱憎想;九者、信佛于五浊世常度众生,说无碍心,无有边际;十者、信佛菩萨及诸金刚常现神力,能化众生一一成佛。若如是者名第十心。
  第十一心者、于诸法中一切言论义辨慎勿自赞。不赞己善,不近豪贵,不舍众善,深观菩萨如在目前,一切怖惧渐自降摄,章佛菩萨自然除尽。是名第十一心。
  第十二心者、深观自身若有少慢,自当加持;若有怠惰,自当舍身;若有粗横,舍豪贵友;若有多慢,自须调伏;若有多诳,观利刀境;若有多贪,执火而居;若有多欲,当观臭肉;若行污秽,先观牢狱。若能如是者,是佛心中心法决定,佛心更无疑也。是名第十二心。
  尔时阿难白佛言:世尊,如佛心中心,直是佛境界耶,及众生境界耶?若有众生境界同此十二心者,此心非众生行处。若众生行得如上事,即无有疑。云何众生能行此心?
  佛告阿难:但自持之,十方冥证,非汝所测。汝若能测,何名佛心中心耶?
  尔时阿难复白佛言:世尊,如是法契,言不虚妄。今欲所问,佛当许不?
  佛言:汝欲何问?任汝所言。
  阿难问佛言:世尊,其有众生,欲求脱苦,欲求降魔,欲求摄持,为有余法,为用心中心耶?若用此心中心,未见法则。
  佛告阿难:汝欲知法,善听,复当为汝更说随心陀罗尼。即说咒曰:唵摩尼达哩吽泮吒(又一本呜哄摩纫驮利(二合)虎哄(二合)泮吒特音;又一本俺摩纫达哩哄泮吒)
  若受持者不须择日,不择星宿日月,不问斋与不斋。于如来前,或于像前,或于净室,或舍利塔前,随心所持香花,尽心供养。于白月十五日,洗浴清净,著新净衣,随力所办供养。为护法故,须三种白食,作一方坛,随心作之。幡灯随力办。诵心中心及随心咒各一千八十遍。于像足下便取睡眠,于晨朝时如来即为现身,及圣者金刚亦为现身,十方菩萨诸天即来围绕,一切行愿皆悉满足。若身自知犯触及有诸罪,诵至万遍,自得现佛清净光明之身,乃至一切诸法。但诵百万遍,无不尽知。无有别持之法。若有一切难伏怖畏之像,能怖人者,但以右手中指屈入掌中,以大指押中指节上,阴诵随心咒,不过百遍,自然降伏。毒害火灾,以气吹之,自然除灭。难灭能灭,难除能除。若有一切障难之事,但以二手合掌,以头指、无名指掌中相钩,小指、大指、中指掌中相著合,面向四方,各诵一百八遍,罪垢消除,障难并尽。若有上毗那夜迦,欲令降伏者,应声降伏;不伏者,以右脚大母指按地,诵咒百八遍,其时毗那夜迦七孔流血,自然降伏。十方世界所有通虚及持咒仙,及四跋陀及八龙藏界,所有秘法,一切诸有情类,应心呼召,无不顺伏。唯除恶法,不入此中。若欲所求诸天香供养者,仰面看天,诵咒一百八遍,其香即下。若欲往十方佛刹菩萨境界,但以中指指天,呼摩醯首罗相随天处不入。临命终时十方诸佛临顶自迎将己世界。欲求现身不死必佛世界者,但诵至十亿遍即得。必此天地更不改颜,除不至心。若有至心不应此者,我即妄语,所有经教并是魔说,非佛说之。
  复有一法:欲求钱财者,取一熟钱开字当中节,密咒一百八遍,即展指,指彼人心,其人开意,任意多少,口道即随。若欲召呼臣、公主、妃后、诸宰贵者,但取美香一颗,抄彼人名,内相指下咒一千八十遍,即自奔来。若须谷麦,取所须者三颗,复安中指下,依前作法,即得称心。若欲令一切欢喜者,屈中指入口,咒一百八遍,将指指前人,随顺不逆,悉皆欢喜。
  复有一法:欲召诸龙,但取井水一碗,咒经一千遍,写著有龙水中,其龙自来从伏敬事。
  复有一法:若天无雨,取龙脑及井水一碗,咒经一千遍,置于日中,即白龙从碗而出,应时雨下。若雨多时,取金色赤土,于纸上画作一龙,咒一千八十遍,放著井中,即有赤龙腾天,应时即止。
  复有一法:谷麦一切苗稼不滋茂者,苏一斤,咒一千遍,随风烧,一切皆悉润,随时成就。
  复有一法:若世间疾病流行者,于赤纸上画取慧星形,咒一千八十遍,其病即除。其星形有六个小星,合成一星,如木揭形。
  复有一法:若国家刀兵娆乱,四边不宁,取一宾刀子,咒一千遍,随方所指,即现神兵,无亿世界,所有外难,自然退散。
复有一法:若习一切伎艺、文笔、工巧、内绝外曲、尽世幻术及佛菩萨、金刚所行之处、所缘境界者,每日晨朝持千遍,经一百日,无不尽知。
  复有一法:若欲得海龙王宝、诸佛如来所付龙藏要记者,但烧五种香,所谓檀、沉、薰、陆及龙脑毕力迦等,于夜静时诵咒,面向四方,各诵一千八十遍,其时即有四方龙王,所主藏物,即自奉送。
  复有一法:若须地藏中宝,所修功德,但言:我要此宝修营如是功德。以足踏地,诵咒一千遍,其时十方地神发世诸物,来送行人,供其所用。若为名利恶用,即不果遂。
  复有一法:若一切人相憎者,取五木花,咒一百八遍,书其佛字,各付一本,即自和敬,永不相憎。
  复有一法:若人先持一切法无功效者,但取自身所著上盖衣,咒经千遍,与佛敷坐,满其七日,即取将著,或复持行持法要,即有效验。一切菩萨及金刚藏自然臣伏,驱策迅速,所索无滞。
  复有一法:若有病疫劫起流行,取七味毒药,所谓乌头附子、狼毒芭豆、虎珀、光明沙、龙脑、香肉、豆蔻,贪来咒一千遍,以水渍之,取水洒病者身,无病不除。若有率跛,咒刀一千遍,将指患处,应时舒展,永劫不加,尽报无病。
  佛告阿难:若我说此法要,穷劫不尽所有所求者,依我上法求之,无不果遂。诸有所作一切事业,无问大小,尽皆成就,满足无缺。若能常持,直至菩萨,得不退转。若能日日作此法者,持此心者,能与世间作大树王,荫诸众生得离诸苦,能令一切皆得佛心。一切众生得不退者,皆犹此人持诵威力。
  尔时如来说咒法及功能已,一切菩萨及诸金刚天仙身光悉不现,惟有佛光遍阎浮提。其时诸天住虚空中自然回转,一切魔宫倾覆,须臾之间,散灭无余,乃至大地六反震动。其时十方世界,所有菩萨持诸花幡,供养释迦牟尼佛。其诸花中所有音声,皆说佛心中事,诸佛心中应现,随心所用,不可思议。所持花香,皆不可说,亦现不可说音声,所现神力,皆亦不可说。其诸菩萨以佛心中心力亦不可说变现。其时十方菩萨,见佛光明遍阎浮提,各于心藏以偈叹佛:
  善哉此光明,是佛心中力,魔王虽睹见,散灭无形身。
  善哉此光明,是佛无碍力,魔王自殄灭,十方菩萨来。
  善哉此光明,是佛随心力,其力及菩萨,次及凡夫身。
  婆馺婆楼那,鬼子及神母,诸天夜叉众,同时来供养。
  一切金刚众,及与自在天,香积诸梵王,皆悉来归依。
  一切诸星宿,风火电嫚神,四天龙藏等,持花来供养。
  四维上下界,虚空及水际,横流于十方,皆叹心中心。
  如来心中心,尽劫说不尽,假使百千海,不与一毫等;
  假使千世界,不及七毛端。满足萨婆若,不及佛心际。
  我等广修愿,已经无量劫。所有诸如来,未悟心中心。
  如来心中心,唯佛乃能了。菩萨虽赞叹,不及一毛光。
  十方现化事,皆是心中心。乃至于有顶,亦是随心生。
  诸佛说随心,我亦随心学。我既修学已,愿佛存记之。
  若得随心成,俱时成正觉。
  尔时大众闻佛所说,一一合掌持佛心中心。如来见即以舒金色臂,普为印顶授菩萨记。其时大众得佛授记。欢喜奉修,礼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