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九九年我写《太极宇宙论》的时候,是出于学术思想建设,本来与政治毫不相干的。
 
但是,因为写作期间发生了美国“误炸”中国住南联盟事件,愤概之下在“自序”中就此事写了几段评论。
 
当今天看到新闻联播说俄罗斯总统普京重新上台后撇开美国而先访问中国,回想九九年写的那几段话,不禁感慨:
 
像我这样远在江湖的草民都看出来了,高居庙堂的中俄领导人到现在才明白过来,开始在行动上“联合抗衡美国的霸权主义行径”。
 
------------ 下面几段话摘自我九九年所著《太极宇宙论》自序:

资本主义经过几百年的发展,才达到今天的程度,中国刚刚建国几十年的时间就达到今天的水平,当然让西方列强感到恐慌。他们按自己的强盗逻辑去想当然,认为强大的中国将会威胁到他们的霸主地位。比如这一次科索沃危机中,以美国为首的北约,无端地用导弹袭击我驻南联盟使馆,正是此种心理的流露和体现。其目的无非是投石问路,一则想在中国“六·四”十周年之际点燃导火线,使中国“不战自乱”。这是他的单厢情愿,他自作多情地以为八九年中国的“六四学潮”是民众的反共情绪。其实民众主要是反“官倒”,这是改革初期在所难免的。无论如何,中国的改革开放总体上说是相当成功的,比起俄罗斯休克到半死不活乱糟糟的状态要好许多倍。再说共产党在十二亿人口的庞然中国是无可取代的大党,除了“文革”的失误,其它时期都做得比较出色,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至于文革的失误,也并非全党的失误,否则就不会有后来的粉碎“四人帮”和拨乱反正。

………………………………

美国的第二个目的,是想看看现在中国领导人以及民众的素质表现如何。他以为我们会被五枚导弹(有一枚是臭弹没炸响)的爆炸声吓破胆,准会大乱起来。而事实大大出乎他们的预料,中国民众和新一代领导表现出了非常好的素质,丝毫也不惊慌,一切工作都有调不紊。美国本想炸散中国的人心,反而使中国的凝聚力空前地增强。几乎各个层次的人接受采访时都表现出义愤但又理智,都准确地表达正确的观点和合理的态度: 、稳定来之不易,必须保持稳定大局;二、落后就要挨打,要把国家建设得更强大;三、化悲愤为力量,更加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原则简洁明晰,分寸恰到好处。

对美国的行径,一般人也能看得出,他并不敢真打中国。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都大为提高,中国已经成了维持世界和平的一支重要力量。他要打中国必然激起第三世界的众怒,而且会促使中国与尴尬处境中的俄罗斯联合(中国本来是一贯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则他更占不到便宜。所以,中国只要不自乱,美国就必须道歉,除此别无选择。因为他不能打,又不能随便扔完炸弹而不作交代,但是他一道歉就是一个大笑话。好比大街上有个人,莫名其妙地打了人家一下,又连忙打自己的耳刮子,说自己混蛋,不是人,大家肯定会认为这人神经有毛病。或者说他这个政府是经常会作出错误的决定,因而也可以说是不可靠的。比如今年发生的“考克斯报告”和多年前的“银河号事件”就是证明。如果说是导弹误射,则说明他的军事水平太臭,这更不是他愿意承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