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来源:http://www.milnews2.com/2012/0604/58237.html

    中国近期有可能发生战争吗?

    近一个时期以来,有关中国将向菲律宾开战的议论跃然网上,这一话题每日里炒作得如此热闹,让人深感形格势紧、大有一触即发之势。许多人都以为,也许一觉醒来,第二天早上就可听到有关中菲战争的报道了。很可能,各路媒体记者们已把有关的新闻稿都写好了,期等一朝面世。这还不算,除了中菲战争之外,居然还有人预测中日之间也很快将爆发战争,中越之间也有类似可能,等等。大有如今的中国随时都可能拔剑,战争随时都可能降临的架势。

    我们说,其实,这不过是虚张声势,完全都是些子虚乌有的事情。这是因为:

    一、现如今的中国越来越惧怕战争

    诚然,中国一直在加强武装力量建设,“国际社会”也一直紧盯“中国威胁论”不放,国内一些“草根”、“愤青”等非主流人群跳脚叫战的声浪也日趋高涨,但深入观察领会当代中国的社会现实,我们就能发现,种种事实表明,在中国居支配地位的“主流”以及“精英”们对战争的恐惧与日俱增。

    具体说来,他们主要有如下几“怕”:

    第一怕,怕战争冲击稳定。

    他们担心,战争历来都是强有力的振荡源必定产生强有力的,发生一场战争,哪怕是规模不大的战争,也可能对中国社会造成强烈激荡,给稳定带来强烈的冲击,使国内局势难于驾驭。比如,民族主义的呼声可能会更加强烈,“精英”、“富豪”将更加外流,意识形态领域的纷争与阶层之间的对立将更加严峻等等。如果出现这样的局面,显然就背离了“稳定压倒一切”这个基本指针,甚至很可能会让“和谐社会”这样一种政治安排归于流产。

    第二怕,怕战争演化成中西对抗。

    他们认为,如果中国卷入一场战争,那么苦心经营几十年与西方的战略关系就将毁于一旦,中国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的对抗就要从潜隐状态变为公开化、明朗化,所谓的“中美关系大局”就要崩盘,如此一来,“和平崛起”的战略梦想很可能将不复存在,而像以色列那样或者以往的美国那样,在非和平乃至战争条件崛起,现阶段的中国对此既无精神准备也无制度准备,甚至在战略设计中根本就没有这样的选项,直白地说,就是根本没有这样的“后手”。一想到“和平发展”的大局没有了,主流的“专家”、“学者”难免要蒙头转向、如丧考妣,在这般情急之下,“和平发展”,自然也成了压倒一切的至上法则。

    第三怕,怕战争冲毁经济成就

    当代中国经济严重依赖国际经济贸易体系,严重一点说,甚至就是一种依附式的经济,“国际化”、“全球化”成了所谓的战略机遇期的柱石。而一旦出现战争危机,中国就有可能被踢出现有的国际经济体系。如果这样,且不说无法参与“国际化”、“全球化”、无法融入“国际社会”,甚至连在西方购买的房产和存款都失去了保障,这岂不是改革开放三十年成就瞬间化为乌有!于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自然也就上升成为又一项战略法则:一切为了经济,为了经济的一切,经济压倒一切。只不过为了增强感染力起见,主流的“专家”、“学者”更愿意把“经济”这一抽象的概念换成“民生”,时时高举“民生”之牌,处处拿“民生”说事,这样一来,不但软弱惧怕的心理被遮掩,这而且还更披上一层道德的外衣。

    二、惧怕战争已然成为当代中国最大的战略软肋

    许多人浑然不明白,当今世界怎么会出现“以小欺大”这样一种滑稽现象。因为按照人类以往经验,人类历史从来都演绎“以大欺小、倚强凌弱”的逻辑,从来也没有“以小欺大、以弱凌强”的事情,但当今的中国偏偏遭遇了“以小欺大”这样的尴尬:小小的菲律宾居然可以欺负号称是世界第二大的中国,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我们说,原因就是当今中国虽然看起来强大,但这个庞然大物却有深深的恐惧,这就是对血与火的恐惧,这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战略软肋,用一句西方的话说就是“中国的阿克琉斯之踵”。正是摸准了中国的这样一种战略心理,所以破败不堪的菲律宾才敢于同中国玩起了战争边缘的游戏。

    应该承认,现如今的中国在许多方面是强大的,经济增速号称是一枝独秀,外汇储备天下第一,经济贸易无人可比,富豪大款群星辈出。从“有钱就是大爷”的常识出发,如今中国完全称得上是顶呱呱叫得响的“大爷”!

    但是,这位“大爷”在“国际社会”却正遭到了空前的冷遇和明显的蔑视。也许,经济领域现在鲜有能与中国争高低较短长者,但在战略层面,可与中国较量的国家却不分大小,一概平等地冲锋陷阵了。究其原因,是在日趋严峻的战略博弈的进程中,中国的阿克琉斯之踵已然尽人皆知。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针对中国的软肋下手,已成为当前亚太地区日渐突出的一个时尚。具体说来,有三种不同的表现形式。

    一是借冲突要挟中国,攫取双倍利益。

    搞这种把戏的国家会时不时地主动挑起与中国的冲突摩擦,与中国玩战争边缘游戏,他们要借此彰显自身的战略价值,赢得霸大国的青睐,同时也增加了与中国博弈的筹码,逼使中国在经济上做出更多的让步,达到既能从以霸权为代表的“国际社会”获利,同时又可在中国身上榨取更大好处的双倍效应。这类典型目前是菲律宾,除菲律宾之外,有类似倾向和表现的还有新加坡、韩国、越南等,未来还可能有马来西亚、印尼甚至蒙古。只要战略利益明显,周边各国都会争相效尤。

    二是对中国亮剑示威,谋取地区霸权。

    这类国家主要有日本和印度。这两个国家在战略定位上相当一致,他们都梦想成为战略大国,都极力追求地区霸权,只不过日本的野心强实力更强,而印度往往眼高手低而已。为实现类似的目标,他们所采取的战略设计也大体相似,即:以美国的庇护为战略前提,以准备与中国的战争为动力,借此实现既定的战略目标:美国做全球大霸,他们做地区小霸,印度控制南亚次大陆与印度洋周边,日本支配东亚和东南亚,这样就能做到既符合美国利益,同时又在战略大国的道路上获得里程碑式的进展。

    正是出于这般战略考量,所以无论印度还是日本都在加紧炒作与中国的战争。本来,国与国之间,轻易是不能谈论战争的,在中日中印经贸关系如此密切的今天,这样的话题更应是一种禁忌。但实际情形恰恰相反,他们非但不避讳与中国开战这样的话题,经常大张旗鼓地讨论如何与中国作战,人为制造紧张形势,精心打造与中国战争近在眼前的假象,以此给军国主义僵尸和地区霸主的癞蛤蟆野心披上一张遮羞布,为他们的武装扩张注入澎湃的动力。这就是印度装备什么武器都要拿中国说事的原因,也是日本总是以阴毒心理窥伺中国的端由。

    三是搞新冷战讹诈,压迫中国永远居于从属地位。

    中国是不是可以崛起,对于美国来说,这并不是问题,所以美国可以大声地宣告,欢迎中国繁荣发展;崛起后的中美关系应该是怎样的一种关系,这是头等重要的大问题,所以美国必须大声宣告,美国决不做第二。这就是美国的战略逻辑。从这一逻辑出发,要么从根本上扳倒中国,要么在战略上驯服中国,就成了美国全球战略中别无可选择的选择。而无论是扳倒还是驯服,在争取中国国内从上层到下层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的同时,还需要向中国施加强大的压力,这就是美国的战略两手,两手都要抓,两手都很硬。其中所谓“遏制”、“围堵”等,不过是施加强大压力这一手的具体形式。但这些形式往往缓不济急,见效过慢,真正立竿见影的,说到底还是战争和战争威慑,只有用全面的毁灭性的战争做威慑手段,才能充分发挥与调动美国霸权的效能,其具体的实现形式就是冷战,过去用来对付苏联,现在正拿来对付中国,姑且称之为“新冷战”。如今,美国的政治家、战略家们已经给中美关系拉上了明显的新冷战帷幕,看起来就像天际黑压压的阴云恐怖,这阴云氤氲,有如战略示形,已经把中国主流的“专家”、“学者”以及“精英”们吓得不轻,一想到弄不好中美之间真可能要发生新的冷战,他们全身里里外外即刻就打起了冷颤,他们是如此恐惧,以至于对于中国超过美国领导世界的话题避之唯恐不及!实在难以躲避,则信誓旦旦地保证说绝不动摇美国老大的地位,在他们中的一些人看来,就算是居于从属地位,也总比同美国走上对抗要好一千倍。但遗憾的是,美国并没有因为这些人害怕就不再威吓中国,相反,美国正加紧谋篇布局,针对中国“新冷战”的讹诈已日甚一日。

    一个人如果被抓住软肋,处境必定不妙,这是常识;同样,一个国家如被人家瞄准软肋,情形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这也是战略常识。所以,凡国人都可揪心地看到,这些年来,尽管中国和几乎所有国家都结成了战略伙伴关系,与所有国家和地区都开展了战略合作,主流的“专家”、“学者”也不断颂扬说,当代中国正在下一盘很大的棋,当代中国的外交是真正的大外交,我们的朋友遍天下云云,但其实呢,周边国家与中国的关系却是每况愈下,中国的地缘安全环境日渐恶劣,周围隐然已出现群咬围攻之势,且战略分工逐渐清晰。现在看来,以美国为核心的联盟体系大致分组成三个战略梯队对付中国:第一梯队由菲律宾、韩国、新加坡等大小不一的喽啰组成,摇旗呐喊、上串下跳,对中国采取“你进我退、你驻我扰、你疲我打,你退我追”的游击战略;第二梯队由野心勃勃的日本、印度组成,充当中坚、稳扎稳打,对中国采取死打烂缠的持久战略;第三梯队由美国、澳大利亚等盎格鲁——撒克逊族系组成,居中调度,全般筹谋,对中国采取长围久困的囚笼战略。

    总之,以美国为首的“国际社会”正热火朝天地大干,正坚定不移地把针对中国的“新冷战”做大做强,现在,他们已经取得了明显的阶段性成果。展望未来,“新冷战”的讹诈、战争冲突讹诈,将成为中国今后一个时期挥之不去的梦魇。

    三、不解决“怕”的问题,就无法改变中国的战略处境。

    当今的中国是不是真的惧怕战争,这样的惧怕是否构成战略软肋,是否带来了战略被动,对这些问题,各种意见严重分裂,存在巨大的争议。

    第一种意见:根本不予承认

    这种意见认为,当今中国不需要也不面临任何战争,也没有爆发任何战争的可能,因此也就根本不存在对战争“怕”与“不怕”的问题。他们认为,中美两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同舟共济”,怎么可能发生战争呢?美国怎么会对中国搞新冷战呢?中国与西方已经结成“利益共同体”,西方怎么能舍得伤害中国呢?所以,持这种意见的人提出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论,尤其重要的,是他们相信中国已经与西方结成了“命运共同体”,意思就是说,中国与西方已经同呼吸、共命运了,“冷战”已经被甩到太平洋里去了,美国在亚太的军事存在,对中国利大于弊,中国所要做的,就是积极向西方靠拢,尊重西方的政治设计,遵守美国的战略安排,遵照西方的经济规则。在周边领土与海洋权益争端问题上,他们主张“克制”,说这是“自信”的表现,甚至干脆表示说,不值得为那几个小岛屿的归属而操心。更还有搬出孔孟之道者,认为可以凭借“礼”、“义”手段,调和与菲律宾等国矛盾(见《环球时报》2012年5月31日题为《南海争端求解,不妨问孔子》一文)。正所谓“礼之用,和为贵”,这样一来,一个“和谐”的世界就从天上翩翩而降来到了人间,降临到神州大地十三亿炎黄子孙的头上。

    第二种意见:依赖经济杠杆规避战争。

    持这种意见的人不想正面讨论“怕”与“不怕”的问题,他们不认为当今中国在战略上有什么被动之处,相反,他们极力宣扬,当今中国的手里“攥着一把好牌”,不但主动而且还占尽优势。他们认为,依靠这样优势,中国就能逢凶化吉、化险为夷,就可以解决一切想要解决的问题。具体做法是:

    首先,依赖高科技武器壮胆。

    近年来,得益于经济发展和技术进步,中国装备了大量高技术武器,今日中国武装力量的装备技术水平与过去相比可说有天壤之别,通俗地说就是“铁多”。他们认为这些武器自然而言地就可生成战略威慑力量,就会把别人吓死吓晕,吓得抱头鼠窜。反映到网络上,我们可以经常可看美国、日本、印度等被中国吓得心胆俱裂的帖子,按照他们的描述,现如今的美日韩印等,要么早已被中国吓死,要么已经神志不清、精神错乱,小命呜呼不过旦夕之间而已矣。

    其次,依赖“互信、合作”。

    一句“韬光养晦”已不足以描述和概括当代中国对外关系的全部。近年来,在“韬光养晦”的基础上,“深化互信、加强合作”已经成为中国对外交往特别是对美交往的主打品牌,他们认为,可以通过“深化互信”可以达成高层的“共识”,能够通过“合作”,化解彼此间的利益冲突,形成所谓“共同利益大于分歧”,“除了合作别无选择”的战略格局,从而使任何可能的危机特别是战争的危机得到管理得到控制。出于这样的认识,他们坚定地认为,美国国内日渐强烈的反华趋势不过是选举政治的需要,美国最新最重大的战略设计——“重返亚太”,不过是一场虚张声势,甚至连菲律宾挑起黄岩岛的争端,他们也都能解释成为阿基诺处于国内态势的需要,等等。因此,主流的“专家”、“学者”总是谆谆劝告中国,对美国对日本对印度等所有针对中国的行为不必“太在意”,如最近针对香格里拉对话前后美国国防部长的言论,就有中国复旦大学的“学者”呼吁中国可以“不必理会,让它觉得没趣”,认为只要中国装作看不见、听不着,一切就都OK了。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是指望经济纽带能带来世界大同。

    密切的经贸联系是这种意见的救命稻草,也差不多成了现今中国管理对外关系核心。他们认为,只要能让中国与美国与西方与周边国家的经贸联系日益密切下去,任何战争危机的可能性都将归于湮灭,连台湾回归、钓鱼岛南海诸岛收复,都可以兵不血刃,即或还有那么几个不知趣、不知趣的家伙对中国怀有不轨之心,但只要中国经济足够大,GDP足够高,那也能做到“不怒自威”,吓也能把这些人吓死。他们指望着,“全球化”、“一体化”是天下大势,只要坚定不移地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世界就将融为一体,人类大同就实现了。全人类大同的道路已经找到,大同的曙光已经在西方升起,还有什么危机、恐惧不能烟消云散呢?

    第三种意见:中国不能惧怕战争,必须敢于面对、善于担当。

    这种意见认为,战略大国不能惧怕战争,如果绥靖躲避成为中国国家战略的主要走向,必然导致被动陷入困境。

    首先,不承认中国面临战争,不承认中国惧怕战争,或者消极躲避,都属掩耳盗铃,于事无补。

    当前中国所面临的实际的情况是,当今的中国已经成为西方霸权的首席目标,已经成为维护霸权所必须面对的第一任务,中国在世界格局中的位置已经十分突出,针对中国全球战略体系大调整已经如一台巨大发动机,已经隆隆发动,除了积极应对以外,中国已别无选择。形象地说,已经被人家揪到台上了,再闭着眼睛装看不见未免荒唐。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继续死守“韬光养晦”的戒条无异于刻舟求剑,这个词汇简直就像是躲躲藏藏的代名词,显得十分的猥琐十分的不堪十分的滑稽。当代中国必须确立与国家地位相称的战略决心、意志和方略,体现出鲜明的战略性格,这样的中国才是一个有位有威有为的中国,否则,以当今中国之大之强,居然还有人发出菲律宾也不能“以小欺大”的叫喊,笔者真感到无地自容!因为这样的悲哀让人无法忍受。这样的话居然也说得出口,丢人已经丢到全世界了。

    其次,指望经济手段能规避战争是不现实的。

    我们从来不认为经济贸易联系毫无用处,但我们更坚定的相信,经济利益从来都服从政治利益,政治利益从来都服从战略利益。在战略天平上,所谓的经贸联系即使不是无足轻重的,充其量也只能算做很次要的东西,历史已经对此做了充分的验证,笔者在一系列文章中也做出过系统的阐述。笔者以为,打经贸牌、算经济账、用金钱砸,换得来的只能是越发展越恐惧,越有钱越无能,照此下去,中国有堕落成为泥足巨人的可怕危险。

    有人说,中国“手中攥着一把好牌”, 什么美国的国债呀,巨额外汇呀,惊人的贸易额呀,等等,其实从战略上看,惧怕战争,不敢面对战争、担当战争,这些牌哪一张都不会有杀伤力,看起来花花碌碌,其实应该算一把烂牌,基本都是没用的废牌。因为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是人类智慧最高级的运动形式,是国家的核心职能与神圣权利。惧怕战争,实际上等于自动弃权和自我降级。也就是说,在低档次层面玩一玩还凑合,但无法升级进入更高档次。用一句战略术语说就是,中国只是一个经济动物。这就是现如今中国国家战略威慑能力江河日下的原因。现在,相关国家对中国抱着越来越藐视的态度,当年的伟人曾庄严地向全世界宣告,“帝国主义及其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这极具蔑视的名言深深地刺激了他们,到今天他们终于可以反唇相讥,回敬说蓬勃发展的中国其实不过是一条“纸龙”,貌似强大,其实不堪一击。从“纸老虎”到“纸龙”,这简直就是历史的报应!

    最后,对于战争必须敢于面对、善于担当,这是当代中国的战略出路。

    谁都知道,战争必然要带来流血和破坏,这是任何战争都要有的代价,但是,没有代价就不会有历史的前进与国家的发展,这是人类的宿命,中国也不能有任何例外。所以,不管愿意与否,或者主动,或者被动,中华民族必得丢掉不应有的恐惧,勇敢地面对任何挑战任何危机,积极运用从低级到高级直到最高级包括战争在内的一切战略形式和战略手段,做到既尽知用兵之害,也深刻理解和领会用兵之利,化消极为积极,变被动为主动,体现和彰显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从不输于人的高超的战略智慧,为民族的伟大复兴注入澎湃的动力,赢得光荣的胜利。如果不是这样,中国的发展只有和平崛起一个选项,那么不妨建议,中国所有的一切武器装备,特别是高科技武器装备,统统都应该送进装备技术博物馆,或者在全世界巡回展览,否则就是惊人的浪费。

    说句老实话,西方是不会坐视中国实力壮大而不加干预的,霸权更不会容忍中国经济和战略实力上的超越。中国攀登世界顶峰的漫漫征途,注定要充满危机和斗争,不经过一番血与火的洗礼,以为可以一路凯歌平平安安地超越西方成为世界第一,梦想虽好,但注定也只能是一场美梦。

    当年的中国曾经对自己的战争观做过非常清晰的表述:一是反对,二是不怕。今天看来,这仍然是一个近乎完美难以超越的叙述:“反对”,表达的是对和平的热爱,但仅有反对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如果对战争没有不怕的精神和态度,反对就有可能堕落成为躲避与绥靖;“不怕”是必须的,但仅仅“不怕”也还不够,必须同时拥有强大的反对手段和反对策略。我们以为,今天的中国应该并不缺乏反对战争的静态的物质力量,缺少的恰恰是不怕的勇气和决心。

    美国的国防部长又到亚洲来了,来前发表了非常重要的讲话,声称美国做好了“随时随地打败任何敌人的准备”。当代中国许多事情都在向美国学习,有的时候甚至让人感到有点亦步亦趋样子,笔者以为,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似乎也应该赶紧学上一学,我们完全可以照葫芦画瓢地说,中国也做好了“随时随地迎接任何战争挑衅的准备”。笔者以为,这样学下来,师夷长技以制夷,美国人一定非常高兴,一定会夸赞中国“竖子可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