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来源:http://club.mil.news.sohu.com/shilin/thread/q5tp188pd9/#p1

据资料:

美元1971年单方面与黄金摘钩以后,40余年贬值40余倍!美国榨取了全世界人民的多少血汗呀!

 

    我不是一个广义的阴谋论者,但也决不会天真到认为这个世界并不存在阴谋。因为我是研究军事问题的,我知道打仗就需要谋略,需要策划,而任何谋略和策划,都诞生在密室,没有人在没开战之前,就把自己的谋划公诸于天下。所以才有瞒天过海,声东击西,暗度陈仓这样的计谋在战争中的运用。比如美国在过去二十年里,打了四场战争,哪一场战争把它的目的大白于天下过?美国两次打伊拉克,表面上的理由(第一次是国家主权神圣不可侵犯,第二次是寻找大规模杀伤武器)就与实际目的不符:实际目的是由于全球石油交易以美元结算,通过战争打高油价,也就打高了全球的美元需求,美国就能以给各国提供更多的流动性的名义,多印钞票,用绿纸从全球换回更多实物产品;美国打科索沃也同样如此,表面上的理由是人权高于主权,实际目的却是项庄舞剑,意在欧元。战争打响前,刚刚启动的欧元与美元之比是1:1.08;战争一结束,欧元兑美元1:0.82,立贬30%。一上来美元就把呱呱坠地欧元给打残了;美国打阿富汗,表面上的理由是打响反恐战争,实际目的却是要打回全球投资人因911事件对华尔街丧失的信心,结果,战争一打响,道琼斯指数立刻回升,当年底,流出美国的资本又大量回流美国。

  这种表面理由与实际目的的落差,不可能让人觉察不到其中的阴谋味道。

  众所周知的1985年广场协议,美国压日元升值,借以打击日本出口,结果按下葫芦起了瓢,日本出口遇到麻烦,可日元升值,又带给日本用升值的日元进行资本扩张的机会,让美国始料不及。于是赶紧又抛出巴塞尔协议,用8%的银行存款准备金,打击扩张过度的日元资本。日本人德国人出于自身利益考虑,都不肯签署巴塞尔协议。美国立即又改变手法,与英国签署双边巴塞尔协议。表面上两国要给全世界做出榜样,率先执行巴塞尔协议,但实际上却在双边协议中加进了关键性条款:除了英美两国自身外,凡与美英两国银行打交道的各国银行,也必须遵守美英协定。结果,美国人用双边协议这一招又把日本和德国乖乖地套了进去。

  以上例证说明,无论是近20年来美国人所打的战争,还是有美国人主导的各种国际规则的制定,美国人都在拼命地维护一样东西,那就是美元霸权。为什么?因为美元霸权是美国的命根子。

  最近的整整40年里,美国人把美元霸权打造成了一场完美的美元风暴,完美得几乎无可挑剔,完美得让世人几乎没有察觉。因为美国人改变了从古罗马帝国到大英帝国一脉相承的掠夺财富的方式:占领别国的领土,掠夺别国资源,奴役别国的人民。美国人通过对两次世界大战的反思明白了一个道理,任何帝国式的明火执仗的掠夺,最后都是导致帝国最终衰落甚至败亡的原因。美国需要另辟蹊径。为了让这条路径看上去更像一种历史的必然,美国人废掉了凯恩斯,推出了弗里德曼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主张让看不见的手决定一切(而美国政府和美联储却不时地在关键时刻扮演那只看不见的手。如俄罗斯金融危机时,美联储违背它一向要别人遵守的市场经济原则,出手拯救长期投资公司);用比较优势理论把世界经济一切两半,美国居于全球产业链条的高端,让新兴国家处于低端。美国负责生产美元,全世界负责生产用美元交换的产品。然后,美国开始产业大转移,把垃圾产业、夕阳产业全都抛给新兴国家,自己则充分发挥独家生产美元的比较优势,让本国70%的就业人口转向从事金融和金融服务业,从收入到消费都居于全球经济的顶部,这种霸气十足的全球大分工,被美国人做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全球化——推向整个世界。当美国用这一切把全球变成它的金融殖民地时,用一体化的金融体系虹吸全球的财富时,世界各国都还认为这是市场经济和全球化的必然规律。而结果是美国用20年时间把美国此前200年才达到的GDP翻了一番!

  谁能说,如此巧妙的金融大战略的设计,没有充满阴谋和玄机?所以,当美国金融危机爆发时,我决不会天真地认为这只是次贷危机惹得祸,是华尔街几个骗子用庞氏骗局捣得鬼。因为,从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我们通过对整个过程和事件进行复原,会看到一条清晰的但秘不示人的战略形成的轨迹。当美元这艘巨轮挣脱黄金之锚后,美国人立刻通过迈克尔·赫德森的报告《黄金外货币化的影响》,明白了用纸币换实物的秘密和好处。这一点可以从美国在过去40年里,有三十五、六年都处于贸易逆差状态而毫不在意,并且一边享受逆差带来的好处,一边用逆差做为打击别人的借口,对别人提更多更高的要求,得到充分的印证。

  比如对30年来的中美经济关系,美国人只说中国搭了30年的顺风车,对美贸易顺差几千亿,积累了2.6万亿外汇储备,却绝口不提中国人以出血价,跳楼价为美国提供了不计其数的各种消费品,才保证了美国低通胀和低廉的消费水平。而更深一层没被人捅破的窗户纸是:中国出口美国的所有产品都被人为地大大地压低了价格。如一件衬衣,中国人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卖给美国人每件两美元,美国人转手把它摆上柜台,就是十几到七十几美元不等;一只芭比娃娃,中国人卖给美国每只两美元,美国人转手就以25美元售出。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美国人如果以更公平的价格从中国人手中购买这些产品,中国人挣到的外汇何止2.6万亿美元;中国人得到的利润最少应该乘以5—10倍才对!

  而现在,美国金融危机爆发了,美国人不从根本上反思自己用美元经济洗劫别国财富洗昏了头,以为用美国金融产品圈全世界的钱的游戏可以没有止境的玩下去,才玩火玩过了头,结果烧着了自己的袍子。这种情况下,美国人开始无关痛痒地拍打了几下华尔街后,立刻把责任推给别人,理由五花八门,其中最荒唐的理由莫过于抱怨中国储蓄率太高,把花不完的钱大量借给美国人,才导致了这场金融危机,世上还有比这更厚颜无耻的理由么?

  今天,美国经济一直走不出低谷,为了寻找替罪羊,也为了中期选举的政党政治,美国需要制造一个敌人出来,让美国人有攻击的目标。中国,正在埋头兢兢业业谋发展的中国,就理所当然地成了美国政客和媒体所能找到的最理想的靶子。于是,美国人迫不及待地把过去隐在桌面下的东西,一件件地摆到了公开的台面上。压人民币升值(一是可以赖掉部分债务,二是打击中国依赖性很强的出口业,三是把中国逼入通胀);在钓鱼岛问题上,公开表态其属于日美安保条约适用范围,不加掩饰地支持日本(这是过去从没有过的);美韩联合军演,近距离对中国施加军事压力;在东南亚及南海问题上频频动作;拥抱印度,史无前例地支持印度、日本两个亚洲国家入常。而此前十多年,美国从未在这方面松过口。所以,这一系列动作表明,美国在有意把亚太地区的水搅浑,为自己重返亚洲制造口实,也为在处于无序转型的世界上重塑美国的主导权创造机会。

  这说明什么?形势在变,风向在变,从1995年克林顿政府就制定了但未来得及实施的战略中心东移,遏制中国挑战的战略,终于从暗处摆到了明处,阴谋变成了阳谋。有人说,中国已陷入了美国人布下的“C”形包围中,其实,这只是最表浅的一层包围,是一种地缘战略意义上的包围。因为美国人对中国的战略围堵,是多重意义上的,而其中最重要的,将主要是经济的、金融的、文化软实力方面的包围和围剿。

  事已至此,中国该如何突围?

  首先,别太用地缘战略思维看中美关系,因为即使从日韩到台湾到东南亚再到南亚、中亚,尽管美国均有大小不等的动作,但那都是战略佯动,因为美国人自己也明白,它不可能仅靠嘴皮和联合军演,就能把周边国家全都整合起来对抗中国。它一是要让这些国家对中国进行“代理人遏制”,让你与周边国家摩擦不断,无暇顾及全面应对美国,或美国人最担心的挑战美国。

  其次,美国现在已没有什么重振美国经济乃至国力的良方(科技创新至今拿不出当年IT业那样的引领全球经济增长的核心技术),只能把全世界重新圈回被美元霸权宰割或剪羊毛的羊圈里去。那么,中国眼下要做的,不是货币战,更不是汇率战,而首先是觉醒。当一种不断用宽松货币政策来稀释和掠夺别人财富的纸币,其作用已大打折扣时,面对这种货币还不觉醒,这世界就不可救药了。而觉醒意味着,让美元逐步回归其美国本币的地位,世界需要一种全新的不受一国主权影响的货币架构。这当然不是中国一国的觉醒就可以做到的,需要全世界的觉醒。但首先我们自己要觉醒。觉醒了,你才会重新审视对美元的态度,才会改变对美元的政策和策略。

  第三,在这个构架产生之前,人民币必须完成自己的国际化进程,只有完成这一点,才不怕别人用汇率武器打压你。因为这时的人民币才会不惧升贬,进退有据。也只有完成了人民币国际化,我们才可能真正彻底解决好外储过高的问题。

  第四,中国应该汲取美国等发达国家向新兴国家转移低端产业,用低端支持高端同时又拉动低端的经验,把中国分成东段,中段,西段三部分,把东南沿海发达地区产业升级后的低端产业逐步转向中西部,在一国之内完成发达国家与新兴国家的共生模式,形成高中低梯次配置的产业链模式,这是有战略意义的发展模式转型,只有完成这一步,才能使中国的可持续发展再持续下一个30年。

  第五,继续搞好东亚和东南亚10+1自贸区,用经济磁铁,紧紧吸住周边国家(但决不搞亚元,欧元前车可鉴,非主权货币终究是软货币)。用经济利益破解美与东亚诸国互借对方打压中国的策略。毕竟,对任何国家来说,其他都是虚的,经济利益才是硬道理。

  第六,对美国要发挥好我们2.6万亿外汇储备的作用。在这方面,要更多动动心思和脑子。

  第七,不要怕中国军力增长引发中国威胁论,要给那些制造和宣扬中国威胁论的国家进行“心理脱敏”,最好的办法不是口干舌燥地四下做解释,而是谁威胁中国的核心利益,中国也应在该威胁时,就“威胁”它一下!

 

  来源: 海疆在线 作者:乔良时间:2012年6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