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中国和美国不是一家人,没有"血缘"关系,存在种族冲突,文化冲突,经济冲突,战略冲突的可能性,美国围堵节制中国已超60年,中美之间的这种关系依然会持续,只要两个国家存在。

所以,战略上必须高度警惕美国的动向,经济上文化上加强交流与合作,军事上不能放松对美国的高度戒备,以军事上的平衡保证中美之间正常的交流活动,打破美国节制消弱中国的妄想。



军事专家张召忠将军

犯 “战略幼稚病”那些假道学利用媒体和学术交流麻痹中国人,让许多崇洋媚外的汉奸成为美国节制中国的“内鬼”,毛主席教导我们“要看清敌人的两面性,要用革命的两手,对付反革命的两手”,糖衣炮弹对付中国的知识分子是很有效的,读书多学历高并不代表其具备正确的政治立场,好面子争名利是现代中国许多知识分子的表现。在金钱、名利、女人面前屈膝的读书人不会是少数,所以,毛主席说知识分子阶层有两面性,需要改造使之成为有立场的国家栋梁。

张将军对某些学者的批评是中肯的,也反映出现实中国知识界存在的浮躁情绪,新一代人并不是真正理解真实的世界,总是以美好的想象看待残酷的世界,那是危险的。

张召忠:他们送我一本书,但是我翻了几页,实在是看不下去。总的感觉是一些发牢骚的东西,没有理论,讲了一堆事,没有解决的方案。谁要是惹我我就怎么着。萨科齐不好,就中断跟法国的关系,不去家乐福买东西;跟美国关系不好,连麦当劳都不去。这都是极端民族主义,中国不要老搞这些东西,没有意义。

"在我眼里看到全是危机和威胁"

记者:在你看来,看问题一定要有立场。

张召忠:站在什么立场上说什么话。我不是利益集团,我没有私心,不像一些经济学家,没有人给我钱让我替他们说话,我完全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利益。一些人攻击我是有目的的,我从来也不跟他们争论,我就做自己的学问,我到了这个军衔了,还敢说个人观点,这点很不容易吧?

记者:不容易。你独持异议,勇气非常可贵。

张召忠:作为专家必须要有骨气,如果不这样,那还要专家干什么?一个人不爱国,还谈什么学术,那对国家有什么用?不能像一些经济学家那样去忽悠。专家不能成为一个利益集团的代表,不能成为帝国主义的代表,不能帮着美国来忽悠中国。

记者:今天的世界已经是和平世界,至少我们应该追求和平,难道还要用帝国主义这种方式来分析世界吗?

张召忠:这是完全错误的,和平是你们看到的和平,在我眼里看到全是危机和威胁,怎么会有那么多和平呢?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加大对中国的封锁和围堵;陆地领土有争议,海上有争议,岛礁有争议,台湾还没有回归,从哪一个角度上来讲中国都不是强国!这次金融危机就是一次经济侵略。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帝国主义的本质是不会变的,不管是奥巴马还是谁,绝对不会变的,怎么会变呢?只是为了国家利益所表现的手法不一样而已。必须要看到这一点,帝国主义的本质是不会变的,绝对不会让中国好好崛起。

记者:有人说,我们应该与时俱进,现在没有帝国主义了,美国也成我们的朋友了。

张召忠:这是外交语言。我一向主张要把外交官和军官分开,军人要有军人的语言、军人的立场,军人的立场就是为国家利益服务,为party的利益服务。经济学家应该和军人一样,因为支撑国家的是两大支柱,一个是经济,一个是军事。军事这块没有问题,我们都是爱国的,我没有任何学术文章是帮着美国人来忽悠中国。可是,经济那个支柱被风化掉了,变得非常脆弱,非常有问题。

记者:你有很强烈的忧患意识。

张召忠:忧患意识是现在最缺乏的。中国跟阿富汗有几十公里的边境,现在北约的兵已经和中国兵面对面站岗了,已经到中国的门口了。一些学者是美国培养的,读美国人的书,接受美国的理念,帮助美国人来忽悠中国人。美国是衰落了,但是美国再衰落,三十年内中国都追不上。说中国二三十年超过美国,是别有用心,让中国人头脑涣散,捧杀中国!这是帝国主义所高兴的。美国想把你捧起来,多买他的债券,最后哪天掏空你,把你搞垮,美国从来都是靠忽悠!

1983、84年我就建议中国搞石油储备,因为我在海军,海军要考虑石油运输通道的安全,考虑中国的发展。美国、日本都有石油储备,我们也应该搞石油储备。当时石油是3美元,没有人说搞。这些年终于开始搞了,全是高点100到147美元一桶的时候我们大量吸进石油,等它到了47美元的时候,我们就没钱买了。

记者:恐怕有人会批评你满脑子阴谋论。

张召忠:这不是阴谋论,这是实事求是的战略构想。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美国那么多智库,都是研究好了一齐对付中国。中国的智库瞎发牢骚,都没什么用,中国当前应该建立国家级的大型的民间智库,好好研究一些问题。我认为经济方面的智库必须有军事方面的专家参与,否则就经济说经济很容易出问题。

你刚才讲的很多事情,都牵扯到政治立场问题,明显是错的,到我这儿根本毫不怀疑的。例如,奥巴马刚开始选的时候我说,这个人很好,但是他没有办法改变美国。奥巴马期间至少要打一次到两次仗,他不打仗他就当不了总统,这是帝国主义的本质。

记者:会吗?

张召忠:奥巴马要想改变美国很难。打哪儿现在还不好预测,但是他肯定会发生战争,因为如果不发动战争,不符合资本主义发展的规律。我为什么判断奥巴马要打仗?他不打仗的军工企业怎么活,不打仗银行怎么活,没有消耗怎么能拉动国家的发展,怎么促进就业?我不只研究战争,我还研究经济规律,研究历次危机,因为政治、经济、军事都是一体化的。

记者:你还研究经济危机?

张召忠:你知道历次经济危机美国怎么摆脱的?无一例外全都是依靠战争来摆脱的。比方说越南战争,比方说朝鲜战争,打一仗就缓和了,历次都是这样。我和经济学家的预测总是相反,为什么?因为我看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看到了政治、军事对经济的影响。

记者:但是经济学家会嘲笑你观念落后。

张召忠:没有军事专家参与,你研究啥经济啊!战争和经济是捆在一起的。看看去年奥运会之前我们经济学家对股市、楼市和世界经济走向的预测吧,有几个是正确的?经济学家在他那个圈子里认为是对的,到我这儿可能感觉是错的。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是一体化的了,必须把政治、经济、军事捆在一起去研究,决不能经济学家自己去研究经济,那肯定有问题的。帝国主义搞垮中国,要么通过军事的办法,要么通过经济的办法,肯定是这两个。

我想引用伏契克的名言来结束这次采访:"人们,我是爱你们的!你们可要警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