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简直不敢相信:真实的朝鲜让中国人目瞪口呆

从跨入朝鲜境内那一刻起,你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小市民一样的很没有教养的优越感。这话说着听着都有点空,干脆举两个最直观的例子:一是平整漂亮的柏油路 变成了尘土飞扬的坑洼土路,二是海关宽敞明亮的大楼变成了低矮窄小的平房,就像时空瞬间发生了错乱。前些天论坛里有一篇《在朝鲜的5个日日夜夜》,作者叫 刘长明,挂了好些天,想必是坛主对其有偏爱。作者显然是一位党务工作的模仿者,里面都是标杆式的语言,这类东西也看不出什么玩意儿,官八股官八调,颇有人 民公社广播站遗风,但是很受追捧。

我不知天高地厚,感觉这样的东西睡觉时一般都垫脚,便不自量力也想把自己到朝鲜的经历说说,本人据实记录,绝不添油加醋。 到朝鲜的第一天睡在一个海滨度假区,应该算是当地一个高级的地方。晚上朝鲜方面安排了姑娘给我们按摩,据说都是大学生很漂亮,按摩手法也很讲究,专门招待 外宾的。

但我考虑到一天下来灰头土脸满身汗渍(朝鲜都是土路,汽车走起来尘土飞扬)怕在漂亮姑娘面前出丑,决定还是先洗个澡。所谓天算不如人算,当我浑身打满肥皂 (宾馆只有肥皂)时整个宾馆真的就没了水,还停了电,我站在黑咕隆咚的洗澡盆里呼天喊地毫无办法,后来一个老兄找来一桶水,什么水也顾不了那么多,糊里糊 涂地冲冲了事,之后再也没有兴致去按摩。

第二天一大早出去散步,见到不远处有一个小村庄,没多想就走过去。快到村口时,地里的一个窝棚突然跳出一个黑瘦的小伙子,他身上披着一件东西,看不出来是 什么,像是麻袋片一类的,天已经很冷,我想他披着这东西御寒肯定是没错了。小伙子脚上穿的鞋裂开了口,黑漆漆的,头发蓬乱睡眼惺忪,开线的棉袄里露出胸口 的肋骨一根一根的。我俩各自都吓了一跳,我没想到天寒地冻这柴堆一样的窝棚里竟然埋伏有人,他大概也没想到外国人胆子忒大,这么早就来刺探情报。

我俩隔开几步面对面站着,小伙子拉开架势时刻防备着我的袭击,这么着我俩像极了一双准备格斗的公鸡。僵持了一会儿,我先掏出烟示意给他抽,他摆的格斗姿势 不变,但眼神表示接受,我就扔一根烟给他,他捡起后又表示点火,我就靠过去给他点上。点火这一刻他全无防备,我想他还是年青没经验,我要是特务就这一刻能 轻松地就要了他的命,我在解放军当兵时练习格斗摔他这样的小玩意儿至少能扔出去三米。

我俩摆着公鸡打架的姿势抽烟,眼睛对着眼睛,毫不含糊。这时天已大亮,小村庄上空飘起袅袅炊烟,静谧恬静,鼻子里闻着烧柴草的气味儿惬意舒服,久违了!

当我们点上第二根烟时,走过来两个真正的人民军战士,都背着冲锋枪,只不过枪杆上有铁锈。这两个兵碎成条状的裤脚被露水打湿,鞋子也露出脚趾。兵背的子弹带与我们解放军不一样,像一个小书包,上面也有洞。以军人的眼光看,他们极端的衣衫不整。

那两个兵对小伙子大声吼叫,我听不懂,但我明白是在批评他警惕性的问题。我觉得兵冤枉了小伙子,除了经验不足外,小伙子警惕性还是蛮高的。我当时好像是为 弥补过错,拿着烟冲两个兵晃晃,兵一脸正气,目不斜视,根本不予理睬。我顿觉没趣,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贿赂无产阶级的资产阶级分子,在红色的革命战士 面前挺卑鄙的。

小伙子在兵的面前低下头,大气也不敢喘,手足无措。两个兵离开后,我莫名其妙地感到心虚,完全是台湾派遣特务面对大陆革命群众的那种心情。人到此时全无斗 志,我也不顾什么劳什子格斗不格斗的,转身就溜,不料那低头的小伙子冲我大吼一声,吓得我浑身一抖差点瘫坐在地,赶忙回头看,却原来小伙子眼睛盯着我手里 拿的香烟。

说实在的我是真不想给他,不是抠门儿,而是我眼下只剩这一盒,才刚抽了四根,我知道这里买不到烟。虽然如此,最后我还是把烟扔到他脚下。

陪着我们游览的有三个朝鲜人,一个是导游,一个是反间谍工作人员,一个是摄像。那个反间谍的始终板着脸,给他抽烟吃东西都不拒绝,只是不说话,其实他的汉 语很好的。他唯一一次的说话是对我们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大意是:中国的解放战争没有朝鲜的帮助不可能成功,朝鲜是中国解放战争的后勤供应者,没有朝鲜,中 国今天会像朝鲜一样由国民党和共产党分治,中国人现在日子过得好了,忘本忘记朝鲜的功绩是不对的。我们这一班人赶忙唯唯点头称是。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 中国历史,从小学就接受的教育可不是这样,因此很纳闷,中国和朝鲜都是无产阶级的党,谁说的对呢?

我们游览的朝鲜东海岸濒临日本海,景色优美,那个地方有个小岛叫琵琶岛,海水清澈墨蓝,海面上还有海狗漂浮,这在中国是看不见的。在岛上瞎逛了一会儿就走 遍了,岛上靠海岸有一溜房子,房子里摆的有水泥抹的烧烤摊子啤酒啥的,烤鱿鱼烤肉串一律人民币十五元,比北京贵多了,朝鲜普通工人月工资正好合人民币十五 元,可见这些烧烤不是给朝鲜人吃的。

房子的门窗是中国进口的塑钢制作的,在北京这些东西都是胡同里的民工摆在地上加工,在这里,这样的塑钢只安装在高级场所,普通的地方看不见。海边上有几个晒得黝黑的人钓鱼,我以为是当地的农民,就走过去坐在边上看。

其中有个女的,三十多岁面容姣好妩媚,体态丰腴婀娜,她见我坐在旁边就不断地看我,还冲我笑,我便有点得意忘形,顿时觉得自己英俊起来。他们钓了几条小鱼 后拿出一块上绣的大铁板,又端出一洗脸盆肥肉。只见那个女的将铁板架在石头上用火烧,铁板烧热后又拿肥肉在上面擦,肥肉擦出的油和铁锈混在一起红红的,抹 掉红锈后将洗脸盆中的肥肉和刚钓的鱼倒上去煎,那肥肉在铁板上吱吱作响,空中顿时飘散起浓浓的香味儿,馋得我口水直往嗓子眼儿里咽。

这时哪个反间谍的走过来很严肃地叫我离开,我不明白自己又违反了什么规定,离开后就问他。他说这些人是人民军的军官,在过青年节野炊,游客不能与人民军交 往。他说之后我突然想到这个外国人游览区当然不可能有农民,并且礁石旁确实放着几件旧军装和大檐帽。没想到这几个农民一样的人是军官,如此说来那个女的就 是女军官了,想到这些心里挺美的。

中午吃饭时桌上有几碟炒菜,完全是中国式的:土豆丝、洋白菜之类,荤的有两个,一个是炒鸡蛋一个是炒鱿鱼。同行的几个上海人坐到桌旁就撇嘴,因为这几顿饭 下来几乎都是这样的东西,也是难为他们了。想想在北京时常常抱怨写字楼供应的工作餐是无脑的猪做的,现在看真是冤枉了那些大师傅。刘长明在他的日日夜夜里 颇多对朝鲜的赞美颂扬之词,我看让他们移民到这里来肯定会更加坚定他们做毛主席好战士的革命意志,如果他们不是叶公好龙的话。

在朝鲜参观其实很简单,基本上去的地方有这么几个:一个是他们的伟大领袖视察过的农户、农庄,第二是他们的伟大领袖纪念馆,第三是购买反映伟 大建设成就的美术作品,第四是幼儿园歌颂领袖的表演。这些地方的接待人员训练有素,表演中一般不会出纰漏,但有时也会出现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例如在我们参观一个领袖视察过的农户后,我发现一个官员在墙角严厉训斥刚刚表演农户主人的阿玛尼,这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缩在墙角很可怜,官员发现我们并未都 离开时表情稍有尴尬。可是我怎么也回忆不起来这个老人的表演究竟有什么错误。朝鲜所有的城镇中心都建有一座长生塔,是祈福领袖永世长存万寿无疆的建筑。大 一点的城镇还建有宏大的领袖纪念馆,一般这样的纪念馆与周围低矮破旧的民房相比是这个城镇的最好建筑,这让那个反间谍的很是自豪。

纪念馆的模式差不多,进门的大厅正面墙壁上挂着大幅金正日将军全身画像,陈列室里其实什么也没有,现在变成向参观的外国人卖领袖像的地方。还有一个必去的 地方是看金正日花,这个花放在一个小温室里,普普通通,但据介绍这个花是外国人专门培育的,象征着金正日将军的精神,普通朝鲜民众平时根本看不到。在朝 鲜,金正日、金日成的雕像画像无处不在,有的地方还在这两人之间加上金日成的妻子,朝鲜人叫她国母,他们站在朝鲜的大地上没有疲倦地日夜指引着朝鲜人民前 进的方向。

朝鲜普通村镇的老百姓普遍消瘦黝黑,明显的营养不良,不像中国人肥硕胖大忙着节食减肥。常见人们背着大包行走,也不知他们去干什么。自行车很少算是奢侈 品,汽车根本就见不到,几天里我们看到为数不多的几辆轿车多一半是中国吉林省开过去的。农村的田地里种的玉米瘦小干枯,我怀疑这样的庄稼连种子都收不回 来。

第一天参观回到驻地后,我曾与导游有过一次交谈。导游在没有反间谍的在场时也会多说两句。他到过中国的城市,知道一些中国的情况,算半个明白人。谈到朝鲜 为什么不改革开放时,他并不像反间谍的那个人那样以“先军主义”、“我们有核武器”、“朝鲜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度”这样的口号争辩,他的沉默他目光流露出的 无奈让人看了心酸。

我纯粹出于真心的好意向他说了这样一段话:如果我是朝鲜的敌人我最希望你们保持这种状态,我会赞美你们让你们坚持这样下去一百年一千年,我不希望你们像中 国那样改革开放,因为那样的话,你们的国家很快就会富起来,一个富起来的国家对敌人而言不是好消息。他听了我的话突然说出一句:我们没有邓小平这样的人。 他说过之后我们都沉默了。我想将来朝鲜有他这样摆脱愚昧束缚、神的束缚、逐渐觉醒的人就是希望!在朝鲜后来的时间我的心情有些沉重,这是因为我对照朝鲜想 起一些事令人恶心。

经过朝鲜海关层层检查后终于回到中国。在珲春小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一个饭店,点了红烧猪肘、干烧黄鱼、炖牛肉、凉拌蔬菜四个菜,服务员看着我一个人这 么点菜直发愣,这个中国的傻丫头根本不知道我这一段的经历,我对她说:我刚从朝鲜回来。她点点头又摇摇头好像还是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