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
这是冷战格局下中美关系的一个缩影.美国把中国视为假想敌,把中国社会主义模式的成功视为从根本上动摇了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根基.于是不惜花重本在中国饲养了一大批汉奸卖国贼,企图里应外合改变和顚覆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这是其中最著名吠得最凶的三个 .




当下中国三大卖国贼立即停止作恶

一。接受过美国福特基金会资助的三大卖国贼:

美帝国主义为了颠覆分裂社会主义中国和苏联,通过国会的立法和参众两院的推动,在中央情报局和联邦调查局两只黑手上,套上福特基金会、洛克菲勒基金会、卡 内基基金会三只白手套,以三个基金会的名义,在各大院校建立所谓的研究机构,吸纳和拉拢要颠覆国家的卖国贼到美国做访问学者。乘机进行精神和经济的腐蚀, 把它们培养成为帝国颠覆中国和苏联服务的卖国贼。桑德斯(Frances Stonor Saunders)经过数年研究出版了一本长达五百页的新书 《文化冷战:中央情报局与文学艺术》写道:真正帮了中央情报局大忙的是诸如“福特基金会”(Ford Foundation),“洛克菲勒基金会” (Rockefeller Foundation), “卡内基基金会” (Carnegie Foundation) 这样的大牌基金会。

为收买汉奸卖国贼,美帝国财政安排了大批的饲养汉奸卖国贼的经费。中央情报局将帝国收买汉奸卖国贼的经费拨到三大基金会的帐上,然后这些基金会再以自己的 名义把钱“捐助”给中央情报局指定的对象。如自1953-1966年的十几年的时间里,仅福特基金会就给了美国34所大学2.7亿美元。

据网友揭露,美帝国在中国饲养了一大批汉奸卖国贼,其中最着名的有三个:

1.吴敬琏:1983年接受福特基金会资助,在美国耶鲁大学做访问学者。

2.张维迎:1987年福特基金会资助,在英国牛津大学进修。

3.茅于轼:1986年接受美国中央情报局为金主的福特基金会的资助,在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

二。美帝国饲养的三大卖国贼罪恶滔天!

1.吴敬琏阴险地阉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疯狂复辟资本主义。

A.用所谓“法治的市场经济”取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

吴敬琏经常采取偷梁换柱、阉割篡改的骗术,兜售所谓的“法治的市场经济”,但是,人民却发现,吴氏的市场经济前面,总是别有用心地去掉了“社会主义”和 “人民公有制”这样的关键定语。实质上他兜售的“法治的市场经济”就是私有化、剥削化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因此,吴敬琏说的是要深化市场经济的改革,但其 方向不是改向公有公正、共产共富为目标的社会主义,而是顽固推向私有剥削、窃贼独富的资本主义深海,即彻底剥夺人民大众的公有资产、公有经济权力,低价打 发买断亿万工人阶级,让他们全面失资产、失就业、失保障、失尊严、失贞操、全面贫困化。

吴敬琏说的是要反腐败,但他开的方子不着边际,从不提恢复底层人民大众独享的监督当权派、走资派和中外窃贼剥削阶级的“四大自由”,反而兜售私有剥削经济基础上的窃贼剥削阶级金钱操纵的伪民主、剥削人民的伪自由、垄断买办者的伪人权。

B.用窃贼帝国垄断财阀共济会及其走狗窃贼资本家吃人的剥削经济为主体,取代公有公正、共产共富的社会主义经济为主体。

经济之声《天下财经》报道,吴敬琏2011-7-6公开兜售妖言:“中国的市场经济远不完美,这个不完美,主要反映在国有部门在资源配置过程中处于主导地位上。”.

言外之意什么样的市场经济是完美的呢?窃贼帝国垄断财阀共济会及其饲养在中国的窃贼资本家的剥削经济为主导的资本主义人吃人的市场经济,才是吴氏心中最完 美的市场经济。吴敬琏屡屡变着花样、别有用心地割裂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属性、肆意去掉“社会主义”对“市场经济”的性质规定,其阴险的、恶毒的、不变的目的,就是企图按帝国主义的旨意,把伟大的社 会主义中国彻底地引向窃贼式、买办式、卖国式私有化的邪路,全面彻底地复辟帝国主义梦想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把中华民族彻底地拉回到垄断财阀共济会金钱操 纵一切的吃人的资本主义、殖民主义、丛林主义、贫富分化的灾难的深渊!吴敬琏的言行已经严重地违反了社会主义的宪法关于人民公有经济为主体的规定,违反了 无产阶级的党章坚持社会主义的原则,中华民族的每一个正义成员,都要拿起宪法和法律的武器揭批之、狙击之。

2.张维迎唯帝国主义及其窃贼财阀资本家而迎之,疯狂兜售窃贼式、买办式、卖国式私有化。

为完成帝国主义交办的罪恶任务,张维迎之流从没有停止违反社会主义宪法,从没有停止兜售窃贼式、买办式、卖国式私有化的罪恶主张。张维迎丧心病狂地攻击污 蔑公有公正、共产共富、大众民主、劳工自由为目标的伟大的社会主义制度,极其无耻地贩卖窃贼式、买办式、卖国式私有化,其罪恶的目标就是彻底祸害社会主义 制度,彻底地背叛中华民族,彻底地投降帝国主义。

就在美国和西方各国人民占领华尔街,愤怒声讨万恶的资本主义罪恶制度之际,张维迎之流再次跳出来,在其微薄中鼓吹:“中国目前的贫富差距,最不合理的是由于特权和政府对资源的垄断导致的”.

这实质就是继续祸害公有公正、共产共富为目标的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祸害中华民族仅存的命脉产业,为其主子窃贼垄断财阀共济会、窃贼资本家彻底窃取中国、彻底奴役中国人民扫清障碍,为帝国主义彻底地分裂中国、屠杀中国人民鸣锣开道。

事实上,中国和人类社会当前最大的、最黑恶的、最反动的特权,就是窃贼帝国垄断财阀及其窃贼资本家、窃贼走资派、窃贼剥削阶级知识精阴,对中国人民公有的 资产、公有的外汇的窃取权、对中国亿万劳动大众经济上的剥削权、奴役权;对劳动大众政治上的金钱操纵伪民主权;对中国底层大众曾经独享的监督各级各类当权 派的“大众民主、四大自由、鞍钢宪法”的祸害权、废除权。只有砸碎窃贼剥削阶级剥削、剥夺劳动人民的经济特权、金钱操纵伪民主的政治特权,创建和恢复经济 上“公有公正、共产共富、人民计划市场和科学当裁判”为主体、政治上“人民大众民主、底层四大自由、工农鞍钢宪法”为本色,中国和人类才可能有光明的未 来。

3.茅于轼之流公开背叛中华民族!

A.欢迎殖民论:“是领土完整重要,还是百姓的生命财产重要?我认为当然是百姓的生命财产更重要。领土不完整,少了一块,于我何干呢?如果那是一块连人都 没有的荒岛,争这块领土就毫无意义。或者这块土地上的百姓归属别人管理之后,生活反而提高了,自由反而扩大了,那么这种领土主权的转移,不但不必反对,还 值得欢迎。”

B.放弃钓鱼岛论:“钓鱼岛是一个无人居住的小岛。中国和日本双方都不值得为此伤感情。如果是为了资源,可以拿它竞价拍卖,出钱多的一方获得开采权。所出的钱成为放弃一方的补偿。”

C.汪精卫救世主论:“有一些汉奸并不是为了自己升官发财,而是为了减轻人民的痛苦,作为抵挡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欺压的缓冲器。这样的汉奸非但没有错,而且 是真正的英雄。他自己下地狱,为的是减轻老百姓的痛苦。反过来看,有些英雄拿几十万人民的性命做抵押,坚决不投降。只是为了报效皇帝老子。从人民利益的立 场看这些人不值得效法。用这样的眼光看问题,几千年的历史就要改写。”

D.18亿亩红线错误论。“许多城市的发展就是受了耕地红线的影响。我公开呼吁,赶紧停止土地的红线管理,改为市场交换,让土地的使用可以自由流转。”

三。中华民族各阶级各团体要团结起来、坚决狙击民族败类、人民公敌、窃贼卖国贼!

三十多年来,无数的事实已经反复证明,帝国主义中情局饲养的茅于轼、吴敬琏、张维迎之流,屡屡公开与人民为敌、与社会主义为敌、与中华民族为敌;丧心病狂 地复辟资本主义、祸害社会主义;早已经公开投靠帝国主义、肆意私化、分化、分裂、祸害中国,变成了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的公敌,成了窃贼帝国垄断财阀共济会 饲养的汉奸走狗卖国贼!中华民族的每个正义战士要坚决地揭批之、教育之,如果屡教不改,如果不为中华民族将功赎罪,就要坚决地法办之、歼灭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