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陈青同学:你好! 

    在聚会之前的邮件通知阶段,你就在给同学们的信中提到一点:除了叙旧情,能否做一些有实质意义的事情。对于这个提议我是非常赞同的,而且当时就回信表示支持。

    而从你的这封来信看,你的行动履行了你聚会前的想法,除了对聚会中一些同学的言行细致的观察记录描述,还进行一些后续的深层次思考,超出了聚会本身的意义。

    所以,收到这封信后,我先放下手中的业务信来认真地答复你。另外,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把这次通信的内容转发或抄送同学-当时忘记,后来加注并传到我的网站,作为一次难得的纪念。

    为方便起见,我的答复用蓝色字体附挂在你原文下面,这是我写业务信养成的习惯,英文叫“ One by one ”。

 

文 建

----- Original Message -----

From:(隐去其真实信箱地址)

To: FreemanZhou

Sent: Thursday, August 02, 2007 1:39 PM

Subject: RE:Fw: About our people and society


大汉:
    现在讨论这种话题,总给人“背”的感觉。不过其实我也是比较“好这一口”,必尽说说腰不会疼,而且没有创业、升官、赚钱那么累人,还显得高雅、有抱负。

 

答复:“背”与“不背”的评判,不仅仅在于时间这一维的标准,就是说,并非时尚的、现代的就一定是不背的,我作为生意人,更懂得实在、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我最讨厌空头政治、空谈误国!谈论这些高远的话题,并不是为了显示什么高雅和抱负,也不是为了逃避烦恼的现实生活,更不是为了装点门面或者炫耀某种学问,而是真正地要去实践的、希望能起到一些力所能及的作用的,如顾炎武说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当时的天下是指中国,现在应该指世界。任何一个时代、一个社会、一个民族,它的行动都是先有有理论上的先导性的思考,我们知道,理论指导实践,我们还知道,哲学是各门具体科学的指导,也就是哲学指导理论科学!我就是想在最深的、最根本的哲学思想源头上弄清楚人生的、国家社会的、宗教文明的、人性的问题。古人有“慎独”的说法,就是说在人前人后一个样、言行一致、心口如一、言必信行必果,我以我自己的思考作为我行动的标准。


    不要太在意中国现实社会中的负面现象,我的意思是这有很深的文化、历史背景,急是没有用的。换一个角度看问题嘛!吵闹有什么不好?显得热闹!脏有什么不对?还更接近动物的本性!洋人是比咱文明些,但他妈的当年火烧圆明园、贩卖黑奴的勾当是谁干的?如果我们是小偷,他们就是强盗!

 

答复:你说得对啊!任何社会现象都有它深刻的历史文化背景,同时,任何历史文化都有它的哲学思想根源!所以,弄清楚哲学思想根源,自然能够对大千世界、社会万象具备了洞若观火的洞察力,也会明白什么是真正“背的(不合事理的)”,什么是“不背的(合乎天理和事理)”。人类从野蛮到文明,有一个渐进的发展过程,在发展的前期阶段,某些现象都是难免存在的,比如生物界的新陈代谢,新事物的诞生总是在旧事物的母体内,总是会破坏和吸收旧事物的部分。如果了解中国历史,你就知道中国历史上自己对自己有过比火烧圆明园和贩卖黑奴更惊人更惨绝人寰的勾当。关于小偷和强盗,中国有句古话: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侯之门,仁义存焉。


    把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希望寄托在一个好皇帝、一个健康大脑上是不现实的,因为人是最不可靠的动物。重要的是要有一套保持身体健康的机制,一个好的游戏规则。这一点洋人确实比我们厉害,他们在三、四百年前就意识到这一点。华盛顿的高瞻远瞩确实令人钦佩,他当时的一整套思想体系对后来的美国乃至整个世界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不要把目光仅仅局限在中国古典文化,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应当胸怀祖国,放眼世界!

 

答复:

    这个问题提得非常有道理!如果深入地展开去话题太长了,我简要地说一下。西方民主国家都是法制国家,其典型的代表是美国,华盛顿领导起草美国宪法的时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首先假定人性是恶的,所以宪法需要设置一整套的制度,来预防和限制人们作恶,特别是限制总统作恶(比如三权分立原则)。但是,你可能不知道,美国虽然法制非常完善,社会的弊病却很深很多!暴力、色情、吸毒等等,在西方哲学思想的指导下,他们的民众认为只要不犯法,做什么都是没关系的、心安理得的!对于这种现象,中国几千年前的思想家就已经预见到这一点了。老子说过,法令滋彰,盗贼愈多。孔子说过,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翻译出来就是,孔子说: 以政令来教导,以刑罚来管束,百姓会因求免于刑罚而服从,但不知羞耻;以德行来教化, 以礼制来约束,百姓会知道羞耻并且可以走上正善之途。所以,前一个时期中央提出,依法治国,还要以德治国,法制和德治两者是不可偏废的。我有个比喻,法律如同一张钢丝网,覆盖面有限,人们撞不断钢丝但是可以钻过网眼;道德如同一只软布袋,虽然是软约束,但是无处不在而且作用于人心深处,让人无法挣脱。

    中国古典思想中,对于人性的善恶有三种看法,一种是孟子为代表的性善论,人之初,性本善是妇孺皆知的。另一种是荀子为代表的性恶论,认为人性本是恶的。还有一种以告子为代表的中间观点,认为人性本来不善不恶,是中性的,就像白开水和白纸,加什么味就成什么味,着什么色就成什么色,所以,后天的教化非常重要。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是故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 化而裁之谓之变,推而行之谓之通,举而措之天下之民谓之事业。”我说“只要一个人的头脑还健康,就还有希望”,这是中医得到的经验。我这样说是有我的道理的,我对中医的认识非常的深刻,而且有丰富的实践经验。根据中医的观念,人体机制的三个层次:最高是神的层次,这个功能是由大脑来执行的(古人叫“心”);其次是“气”的层次,这个功能是由神经和经络来执行的(西医只知道神经不知道经络);最低是“精”的层次,这相当于组织、器官等物质的层次(西医只看到这个层次)。从控制机制上来说,神控制气,气控制精,只要神不坏,气就有疏通的希望,气能疏通运行,精这个物质层次的组织器官就有自我康复的可能。我有这方面的实践经验,比如我母亲,组织器官的疾病已经是非常严重,但是她的意识还是正常的清醒的,我就教她意念的、气功的方法来自我调理,结果一步步地复原了。我在给姜勤同学治疗肝硬化的过程中,同时教他点肝经的大敦穴来疏通肝气,以达到双管齐下的目的。

    说到爱不爱国,我想提醒你不要把它与是否热爱某个政党混淆起来,这是两码事!人人生来平等、自由,享有自己应该享有的权利,根本不存在给予权利的救世主。举个例子:“感谢党的富民政策”其实应该是说“感谢党把富民政策还给人民”。其实往大了说,“爱国"是一个比较狭隘的观念,为什么我们不能爱全人类、爱护所有的生命,乃至爱我们的家园--地球呢?

 

答复:我不知道你从哪里看出来我把爱国和爱党混淆起来了?我只是提爱国,从来没有也从来不提爱党。哪个政党能够真正地为国为民、清正廉洁、执政卓有成效,那么我们就拥护哪个政党。一个国家、一个社会的正常运行,必须要有其中一个政党来运作。在当前的中国现实条件下,中国共产党是无可替代的执政党!而且她本身也是勤奋有为的、积极向上的。试问:当前中国,还有哪个民主党派能承担起执政中国的重任?恐怕交给它也做不了。至于你说的扩大爱国的范围和眼界,这个你就更不用说了,我是举双手赞成的,我在高中(插班)的时候就因为考虑到环境问题,而在班级演讲中号召大家共同来关心这个地球!而且因此受到班主任的冷言冷语,因为那时候是在高考的指挥棒下读书。在我的书稿《太极宇宙论》中,也专门表述了爱全人类、爱地球家园的观点。但是,这是有一个前提的:首先要爱家,然后才能爱乡,然后才能爱国、爱人类。这个思想在老子的《道德经》中也提到了。


     这次聚会带了相机,但没拍照片。后来想想也好,至少更专心于用肉眼和大脑。回来后我有一种想法:能否用文字记录下这次难得的聚会呢?或许对你的DV是一个不坏的补充呢?!因此有了这次的附件(节选)。不当之处请指正!

 

答复:现代科技产品非常先进和方便,要学会借助和运用,但是它毕竟只是工具,内容还是要由人来定的。而且工具比如说电脑再先进,还是不能与大脑相比的,大脑是宇宙中最复杂最精密的结构。对于现代工具的便利,《道德经》中有句话: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西方的工业文明,虽然非常有利,但是它的致命缺陷在它产生的时候就注定了,这是它的先天性缺陷,自身无法解决的,解决它的答案和钥匙恐怕还在于东方智慧。

 

文 建

====================  陈青同学的两个附件内容如下:

附件一:大汉

大汉 我们在高中时叫周文建不叫周文建,我们管他叫大汉。不仅仅是因为他长得高大强壮,还因为他经常独来独往,颇有几分大侠风范。这次聚会前,我们曾经见过几次面,我也曾到他的个人网站上浏览。抛开他写的文章好坏、观点是否正确,光凭他那种执着和毅力,我个人非常敬佩他。

我们现在的大汉,谦逊、温和,完全没有了往日的棱棱角角,(我可没忘记高中时他就发明了永动机。)但不变的是那纯得可爱得傻气,甚至毫不忌讳自己的隐私。

从他网站上的自传和平时的交谈中,我能非常强烈地感受到当年没有考上大学给他烙下的深深印记,以至于一直耿耿于怀,始终有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结。

从聚会一开始,大汉就一直静静地用数码相机、DV在不停地拍。(据我了解,他一直在研究《易经》。按照我个人地观点,两千多年前能在同一纬度、同一时间的古希腊和中国出现象苏格拉底、柏拉图、阿基米德、孔子、老子等诸多思想家、哲学家,是因为当时科技落后,没有诸多诱惑,他们不象现代人心浮气躁,他们有时间坐下来静静地想人最原本的问题。现在有了数码相机、DV,很少人会用肉眼去细心观察,用心去真切体会。电话沟通远没有书信来往那么细腻。)我走到他边上向他索要录像的COPY,他不厌其烦地解释自己DV地数据格式,然后对飞速发展地科技、产品不断地更新换代感慨不已。

在聚会结束时我与其他同学聊到他,有同学认为他是生活在不切实际的自我空间中。我的评价是:一个钻牛角尖的好人。

 

附件二:德国战车

。。。。。。

德国战车  在聚会的号召阶段,收到在德国的许凌翔给大家的一封用英文写的电子邮件。没有全看明白,大致意思是:很想参加,但要到最后才作决定。到了聚会那天看见许凌翔同学,真的让我感动了一阵子。他用实际行动证明了千山万水是不能阻隔师生之情、同学之宜的。

许凌翔显得温文尔雅,说话轻声细语。不停微笑着,非常有礼貌地和同学们打招呼。完全没有了高中时大大咧咧的痕迹。(记得高中与他同桌时,他经常会突然一个扭头,用他大大的鼻子打在我的脸上。每每我就委屈地说:“又被你打了一鼻子!”下雪天,他会指着雪地里鸡留下地脚印对我说:“你看,这么多野鸡地脚印!”我也只好指着人地脚印说:“是啊,还有那么多野人地脚印呢!”呵呵。。。)现在他给我们大家共同的印象是:许凌翔越来越象德国人了!在交会费时,我建议他交纳相同数量的欧元,大家用笑声表示赞许。

在会议室老师、同学轮流发言时,他已经成为会议筹备组的一员,忙前跑后,充分体现了老班长的组织才能。他的发言结合了自己成功的经验,鼓励我们积极向上。给我映象比较深的一句话是:“当我们努力做好眼前的事,达到一个小目标时,往往一个更大的机遇在等着我们。”我当时在想:葵花宝典!葵花宝典!

在吃饭聊天时,许凌翔谈了许多观点,其中包括应该把金华一中搬回到将堂等等。当聊到有关中国人的话题时,他以国际人士的高度总结说:中国人就和蝗虫一样,见什么吃什么。。。和我的观点颇有几分接近,因为我也曾经对卜敏说:中国人的适应、生存能力很象老鼠和蟑螂。但我觉得所不同的是说话的立场:我是站在自豪的角度,想像着全球最后一个被灭绝的人类应该是中国人;许凌翔则是站在鄙视的角度,感觉随时准备加入到灭蝗的队伍中。。。

在歌舞厅,许凌翔是全场最活跃的一位。没有了先前的矜持,尽情的唱歌、尽情的跳舞。不停地请在场的女士翩翩起舞。其他同学和我一样,坐在边上胡乱地凑热闹、瞎折腾。看着他搂着女同学大踏阔步的样子,我正在想这一幕很像。。。这时,坐在我右后座的一位女同学自言自语道:“真像一台横冲真撞的德国战车。”

第二天,当我们屁癫屁癫跟着导游看俞源古宅时,“德国战车”独自徜徉在无人的细微之处。他指引我和卜敏看糊裱在阁楼墙上的旧报纸(1970年出版),读着报纸上当年的革命文章,我们都禁不住笑了。

我想 “德国战车” 现在应该又驰骋在德国大地上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