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 :你好!

 

一直都认为你是个很有思想的人,你对生活总是有那么多的观察、思想和见解。

 

关于写博客。你说变成文字后,感觉终于放下了,内心也有逐渐被掏空的感觉。我觉得,空才好啊!能放空这正是目的啊!很多人想达到这个目的还达不到呢!

 

我也很早就有博客地址,但是我只是赶个时髦占个位置,真正的内容都在自己的网站上。

 

关于文字垃圾。这个现象确实比较严重,不仅仅文字垃圾,还有更多的文化垃圾,包括很多影视剧、电子游戏等等。那么我们尽量不要制造垃圾,而是尽量给社会留下一些有用的精神财富嘛!毕竟,从结绳记事到语言,再到文字,人类文明的进步才有了更广泛深入的传承和传播。现代科技特别是互联网的出现,让人类文明的传播和交互更加的便捷,人类应该好好地利用它啊!当然,凡事都有利弊,互联网的便捷,也让更多的文化垃圾出现,所以,最近一个时期国家相关部门在清理整顿互联网环境、抵制低俗文化。

 

关于生活。平凡的生活是最真实的。人的心思可以穿越时空、遨游八荒,但是现实生活还是要落到衣食住行、吃喝拉撒上面。其实,真正的修道也是在现实生活中的。工作不顺心人人都会有,比如这次全球性的金融危机,不知会导致全世界多少人的工作不顺心呢!甚至很多世界顶级的富翁、金领,这是人的贪欲造成的 ,包括我的生计也受到了冲击。

 

夫妻拌嘴是难免的,当作生活的调味品吧,两个人的生活是一个艰难的磨合和妥协的过程。我一直喜欢自由,天南地北到处跑,直到三十多岁才不得已进入围城,结婚后这些年,我经历的大吵小吵也许比你更多。你岳父现在身体情况如何?

 

说到平凡,也许我的生活比任何同学都更平凡,到杭州后的这些年甚至基本上像是隐居,几年前我已经逐步淡出业务,把客户转移给弟弟了。偶尔会那么大动一下,是为了让自己不落于纯阴的状态,留一点少阳吧。 

    我的理想经历了三次变化和调整。

    1979 之后,读中小学期间,算是少年时代吧,我最大的理想是当官,而且是当大官,以便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抱负。89 年春夏之交的学潮之后,我认识到了政治的血腥和残酷,也认识到自己的性格和个性是不适合于官场的那种生存规则的。

    1989 年之后,当官的理想逐渐淡化了,理想和兴趣开始转向赚钱做生意,而且想做大生意赚大钱。经过十年的打工、赚钱、赔钱,到东北农副产品车皮生意失败后,发觉赚钱也是很难的,而且也不适合自己的性格和个性。

    1999 年蛰居乡下半年,写完《太极宇宙论》之后,赚钱的欲望也逐渐淡化了,理想和兴趣开始转向中国古典哲学文化(理论)和中医(实践)。

     2009 年因为偶然的机缘,杭州的某个同学介绍我认识了科技部一位官员,应邀赴京转了几天并与该官员成了朋友,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天赋和长处是在于哲学、思想和文化方面,终于最后把自己的理想和兴趣确定下来,那就是:争取在中国文化和中医方面做出一些成就,为国家社会做出一些贡献。

 

-- 其实说到医学,我保留我的看法:和法官宣判死刑类似,医生有什么权利来干扰一个生命的进程呢?!

 

这是一个很深刻、很严肃、很复杂、很难回答的想法和提问。

 

即使根据科学的、生物学的理论测算,生命(人)的自然进程(自然寿命)大约是 120 岁,看着一个自然的进程中断,我只是出手纠正一下,让它完成自然的进程,这是在维护自然啊!何况那不仅仅是自然物质的进程,而是一个有灵性的生命啊!我佛慈悲,渡人也是渡己啊!

 

要说道干扰自然的进程,对自然界干扰最大的罪魁祸首应该是现代科学啊!中医挽救生命,用的都是自然药物,甚至不用药物进行调整,比如经络穴位。你知道,道家是最讲究天人合一的。你看看我的这篇短文:

 

http://www.sun0moon.com/me/qitawenjian/hangzhou/zhongyi/feichuxiyi.htm

 

关于辟谷,强健身体、提升功力、开发智力这是一个方面的目的,另一个目的是作为一种实践性的研究,我目前并不认可“人可以接受外界能量”的说法,所以我试图揭开辟谷的“科学机制”——虽然它大大地超出了现代生理科学的现有理论。你看看我的这篇短文:

 

http://www.sun0moon.com/me/qitawenjian/hangzhou/yangsheng/bigudesikao.htm

 
 

这边天津一个研究生上门来求治,只好匆匆地结束回信。下次有机会再聊。

 

 

文 建

 

----- Original Message -----

From:

 

Sent: Friday, June 05, 2009 1:00 AM

Subject: 回复:近来可好?


 

大汉:

    请允许我还是这么称呼你,即使你现在有很多博士的朋友,即使你经常和科技部的处长、司长、院长经常一起吃饭,即使你以后成为神医。。。因为我知道,只有彼此间的称谓不随身份的改变而改变的人,才称得上是真正的朋友。

    我有段时间闲来无聊时曾经写过博客,后来终于没有坚持下来。原因有很多:首先肯定是没有恒心,凡人嘛;其次是平时在脑间萦绕的想法,变成文字后,感觉终于放下了,内心也有逐渐被掏空的感觉;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是看到现在到处是文字垃圾,想想没能力去清扫,咱就不添乱了。但在我的内心深处,总有那么一点骚动和不甘。我现在明白人是可以通过他的思想达到长生的。远的不说,当我捧起《围成》,我能感觉到钱钟书娓娓道来的音容笑貌。

我的周围都是一些很平凡的人,我也过着很平凡的生活。早上起来,给女儿准备早餐,送她上学。然后上班,下班,吃完晚饭陪女儿做作业,看电视。工作当然有很多不顺心,也偶尔和老婆拌个嘴,不经意间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已不再年轻。。。也许这就是生活。

要是在几年前遇见你,我一定会就我几个发迹的同学向你吹嘘一番,现在回想起来是多么幼稚。一如某些出国后在打洋工的人,以为自己如何如何成功,在一帮“不成功”的同学面前唧唧歪歪。有一次李嘉诚受邀做演讲,主办方拟的题目是“如何成为成功人士”,李嘉诚坦言自己没有资格做这样的演讲,临时把题目改为“如何立于不败之地”。其实一千个人心目中有一千种成功的标准,我不知道你在上次同学聚会时有没有留意到,我们班谁是感觉最幸福的人?我的答案是张燕春。从她的谦卑、无邪的笑容里,我感觉到她对相夫教子生活的满足。

“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你对道教有研究,相信对老子的这句话应该不会陌生。我觉得你对《易经》、中医的研究,出于兴趣,能够充实自己的生活足矣,能为他人带来健康则是锦上添花。恕我直言,不要去追求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这本身也违背道家“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朴素思想。其实说到医学,我保留我的看法:和法官宣判死刑类似,医生有什么权利来干扰一个生命的进程呢?!

说到辟谷,十年前我丈母娘辟谷过。按你的标准,她那次应该属于中级。整个过程我们都提心吊胆的。我是肯定做不到,还是因为凡人,我一顿不吃就两眼发绿。我看过一个重庆道士的节目,按他的理论,人是可以接受能量的。典型的中国人思维:笼统、经验。其实即使我能接受外界的能量,我还是更喜欢吃世间的美食,这是上帝的恩赐,和能量无关。在这一点上,我们之间可能是“鸡对鸭讲”了。

今天先聊到这,祝你功力大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