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回到主页

有趣的“宿命论”

周 文 建

    很多人可能都听说过“宿命论”这个词,但是绝大部分接受现代科学教育的可能对此不以为然,甚至认为那是唯心主义的无稽之谈。

    我为了弄清高中时期遭遇的某一事件,以及后来写《太极宇宙论》的需要,曾经深入地思考过,甚至从中国哲学和西方科学的两个角度研究过“宿命论”。当时我翻阅象数集大成者邵雍(康节先生)传记资料的时候,就读到过一则有趣的记载:

    邵康节他本人是象数大家、高手、集大成者,但是开始研究的时候,他本人对此也颇为疑惑,想验证一下。有一天,他给自家的花瓶算了一卦,结果是“这个花瓶将在某日午时三刻”被打碎(死亡)。他有点不信邪,想亲眼看看到时候这个花瓶是否真的被打碎?怎么被打碎?

    于是到了那天的中午,他就把这个花瓶摆在屋子中间的桌子上,然后自己搬张凳子坐在桌子旁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花瓶看。他老婆做好午饭叫他吃,交了好几遍他也不过去吃。他老婆又走过来叫他,他还是不答应。他老婆看见他盯着桌子上的花瓶发呆,就顺手举起手中的鸡毛帚往那个花瓶打去,花瓶应声而碎。邵康节被惊醒过来,一看时间,正是午时三刻!

    还有一个故事,说的是明朝大哲学家王阳明游金山寺的趣事。

    话说王阳明五十岁那年,到金山寺去游玩,觉得寺中的景物非常熟悉,一草一木似曾相识。信步浏览,走到一间关房之前,只见房门口贴了一张封条,左右观看,好像曾经住过。

    王阳明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请知客师父打开关房瞧个究竟,知客师父连忙道歉说:“对不起!这间关房是我们一位老祖师五十年前圆寂的地方,里面供奉着他的全身舍利,他老人家遗嘱交待不可以开启,请您原谅,千万开不得”。

    “既然房子设有门窗,那里有永远不能打开的道理?今天无论如何请您慈悲开下来看看!”

     由于王阳明一再请求,知客师父碍于情面无法违抗,只好万分为难地打开房门,让王阳明进去。昏黄的夕照里,只见一位圆寂的老和尚亘古如昔地端坐在蒲团上,王阳明一看,咦!怎么和自己的容貌如此的相像?举头看去,墙上还有一首诗,写道:

    “五十年后王阳明,开门犹是闭门人;精灵闭后还归复,始信禅门不坏身”。

    原来王阳明的前生就是这位坐化的老和尚,昔日自闭门扉,今日还来自启,为后世子孙留下一点证明。

    王阳明为了纪念这件事,曾经在金山寺留下诗句:“金山一点大如拳,打破维阳水底天;闲依妙高台上月,玉箫吹彻洞龙眠。”

 

    今天在网上偶然看见一个博客日志,转述了历史记载的几个有关宿命论(算命被神验)的例子,非常有趣。转摘如下:

2007-07-15 | 跟人斗,可以; 跟命争,不成。

跟人斗,可以; 跟命争,不成。

 
   年轻时总认为人是可以靠奋斗得来前途,等到成了过来人才醒悟过来:其实都是命运的安排,个人的力量微不足道。
话说魏征性格刚毅,非常自负。他对天命论调不以为然。有一天午休被吵醒,刚要发火,突然想知道到底这两个家伙再争论什么大事。一听才知道原来窗户外面的两个走卒讨论的议题颇为重大:一个人的荣华富贵是由谁决定的。
甲的观点是我们的官职大小是屋子里那个老头子决定的,而乙反对这种说法,他认为一个人的一切都是上天决定的与屋里的老头子无关.
魏征对这个议题很感兴趣,因为他不相信命运决定一切。但他也有几分怀疑,便想到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理论。
魏大人在纸上写下了:“请给送信人安排一个官职”,然后装进信封里封好了,随即唤甲说你亲自把这封信送到吏部去。
第二天吏部传来消息,乙已经被授予官职。
魏征很奇怪,明明是甲去送的信,这好事怎么落在乙的头上,他把甲乙二人找来询问,这才搞清楚真相.
原来昨天甲拿着魏征的信出门时忽然感到心口痛,实在是走不了路,但想到魏大人交办的任务不能耽误,就请乙帮个忙。乙把信送到了吏部,吏部的人打开信看过后落实了宰相的指示。
宋仁宗对命运之事半信半疑,觉得自己的皇帝也是命运的安排,但由谁来接自己的帝王之位应该是由自己决定的。这可就有点矛盾了。
说来也巧,仁宗从殿里出来要去后宫跟妃子去耍耍,刚一出门就听到两个太监争论的面红耳赤。
原来这两个家伙也是为了命运之事而争吵。甲说咱们俩没当权的命,乙说那不是命,是皇帝没看上我们。
仁宗想到了魏征的试验,自己也来个试验,因为科学研究的结论是能重复的,否则,这结论就是伪科学。
仁宗写了两个完全一样的字条:“给先到者安排个官职”,密封后将金盒交给了太监甲,让他把该指示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吏部。等到甲走到半路时,仁宗才把第二个金盒交给太监乙。
第二天,得知吏部给了乙官职,仁宗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来甲跑到半路上脚脖子给扭伤了,走起路来十分困难。等到他一拐一拐到达吏部时,乙已经提前到了。
此事正史的史书上有记载。
婚姻也是如此。
话说一富豪的小崽子是个二愣子,老天爷都不信。什么三皇五帝阎王爷了,那些玩意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他认为天地之间能看得见摸得着的一切由他说了算。
可他偏偏做了一个梦。梦见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告诉他说,村北边2里地外有一棵大柳树,明天中午有一女孩打猪菜累了,会在树底下睡觉。她就是你未来的媳妇。
这位小祖宗一下子醒了。不信邪的他第二天中午就去了梦中的那棵树底下。果真有一女孩在树底下仰卧而睡,旁边有满满一筐猪菜和一把镰刀。他拿起镰刀就朝女孩的肚子砍去。女孩一声惨叫,他吓得仓皇逃跑。
等到他长大该定终身大事的时候,突然他老爸暴病而亡。婚姻大事她妈管不了他,东挑西拣总是找不到满意的。终于有一天,一个媒婆介绍了一位女孩被他相亲相中了。
洞房花烛夜,这小上下乱摸。摸到了新娘肚子上一个疤痕,便问这是怎么回事。新娘气愤地骂道:很久很久以前的一天中午,我在树底下睡着了,不知哪蹦出个混帐给我肚子上砍了一镰刀!
这事野史上有记载。
我认识一位叫花儿的女孩。她是校花。不知何故她暗恋上了一位不起眼的同学。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恋情越来越深。那年头别说高中生了,就是大学生都不许谈恋爱。她也只好把深深的爱深深地埋在心底的深处。可是太深了那男孩察觉不到也是个事。要说男孩没感觉到绝对不是真的,她的眼神送去的一大捆秋天的菠菜他至少 也能收到好多根。其实,在那敏感的年龄时段,一根就足够让他热血沸腾了。
那年头高中毕业后不能上大学,要当工农兵。他到了化肥厂当苦力工人;她去了教育局当了干部。一个在室外战天斗地,一个在办公室茶水报纸。
却不知他的诚实和善良竟然感动了市领导,那纯粹是一件巧合的不能再巧合的事了。市领导在视察工作时在厂子里的厕所里心脏病发作,刚巧被他发现,他不知道他是谁。他把领导背起,登上三轮就朝医院扑去。领导得救了。 这市领导就是她爸爸。老爸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女儿嫁给这位工人。她没打听那小伙子的姓名,立刻火冒三丈说死也不嫁。因为她的心早就有主了。老爸的地位不容许她挑战,就开始痛骂。她知道违背自己的爸爸意味着什么,一气之下决定上吊自杀。
吊是上了,可她命不该死,被人发现时身子还没冷却。经医院急救活了下来。老爸后悔不迭,决定不再干扰女儿的婚事。女儿自己能作主了,就主动找到男孩。男孩吓得魂不守舍,说你不是因为我而自杀的吗?你爸看上了我,你死活不干,怎么又折腾我来了?
原来他老爸和她看上的是同一个人。
这件事我不知道该放入正史还是野史。
左丘明在他的巨著里记载了春秋时晋国的国君晋景公不信命运的故事。
一位算命先生,大概是活腻味了,跟景公说,您活不过今年吃新麦子的时候了。
景公一听怒火中烧,但他还是忍住了,没有立刻动用他的生杀大权,他要让这位算命先生死得心服口服。
到了当年新麦子下来的时候,他把算命的招来,捧着饭碗说:你看,你说朕活不到吃新麦子,朕这就吃给你看!不过,你得先给朕死,谁叫你胡说八道来着!
说罢叫人把算命的推出去砍了。
景公端起饭碗,刚要吃,突然觉得肚子不舒服,跟左右说,不成,朕得先去上趟茅房,说着放下碗出去了。左右侍从左等右等,饭都凉了,还不见国君回来,原来他掉进了粪坑里,已然薨了……
《左传》描写了这一事件:“将食,涨,如厕,陷而卒”。 他是有史以来唯一掉进粪池被淹死的国君。按照命运的安排,他死前还是没吃上新麦子。
这件事是正史所载。
跟人斗,可以;
跟命争,不成。
附录:魏征的故事见《朝野佥载》卷6:
魏征为仆射,有二典事之长参,时征方寝,二人窗下平章。一人曰:“我等官职总由此老翁。”一人曰:“总由天上。”征闻之,遂作一书,遣“由此老翁 ”人者送至侍郎处,云“与此人一员好官”。其人不知,出门心痛,凭“由天上 ”者送书。明日引注,“由老人”者被放,“由天上”者得留。征怪之,问焉,具以实对。乃叹曰:“官职禄料由天者,盖不虚也。”

宋仁宗的故事见《能改斋漫_》
仁宗尝御便殿,有二近侍争辩,声闻御前。仁宗召问之,甲言贵贱在命,乙言贵贱由至尊。帝默然,即以二小金合,各书数字藏于中。曰:“先到者,保奏给事,有劳推恩。”封密甚严。先命乙携一,往内东门司。约及半道,命甲携一继往。无何,内东门司保奏甲推恩。仁宗怪问之,乃是乙至半道,足跌伤甚,莫能行,甲遂先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