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上页

 

辟 谷 日 记

周 文 建

 

2009

423号:

今天开始减食,刚好前几天买了一小碗甜酒酿,怕放到辟谷结束会坏了,就把它当作今天的食物吃了,今天一整天就吃了这一小碗甜酒酿。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有一阵浑身感觉有点燥热,可能是吃了这碗甜酒酿的缘故,应该吃面条或米饭才好。不过也就那么一阵轻微的感觉。下午去了一趟大关小区的九州大药房,抓了五副药(承气汤)备用,主要是怕不进食以后排便会困难,所以有可能需要用通便药帮助排便。晚上练了一会功,感觉还可以。

424号:

今天早上排便还比较顺利,大便形态也很正常,不过量相当少。今天晚上,用更小的一个茶碗吃了一小碗面条,这就是今天全天的食物。下午去武林广场转了一圈,顺便帮一个同学的外甥女以及这个外甥女的一个同学复诊,因为十多天前通过邮件给她们发了两个药方,复诊的结果,已经好了,不用再吃药。回家后在电脑中写最近这次赴京的经过,写完后差不多到子时了,就到卧室练了一会功,子时练功的效果果然比其它时候更好,气感更强。

425号:

今天星期六。早上很长时间没有排便,就放弃了,到了下午有了便意,终于成功地排了出来,大便形态正常,只是量很少。今天晚上,用了更小的一个茶盅,盛了三根面条,这就是今天全天的食物。今天在家里呆了一整天,在电脑上阅读金融危机方面的文章,包括吴辉的博客。到子时的时候,照旧到卧室练功,但是因为今在网上看了一整天的文章,练功的效果不如昨天好。

这三天小结:我在十多年前自己练功的那个时期,丹田非常柔软而且经常会微微地发暖,很舒服。但是这几年来,特别今年最近一个时期,虽然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比一般人都强健,但是总感觉身体里有点堵塞,好像有多余的东西。经过这三天的逐步减食,身体反而感觉更加清爽轻松了,丹田也重新变得柔软,又恢复了微微发暖的舒服感。这三天小便量都比较少,颜色较黄。

426日:

今天是星期天,也是正式开始辟谷的第一天。早上大便顺利,形态正常,只是量很少,小便量很少,颜色象黄酒。接着洗了个冷水澡,然后和妻子到杭州植物园玩,还在园内登了一座小山。我们大概十点多到达植物园,下午三点多钟动身回来。除了喝掉一瓶农夫山泉,没有吃任何一点食物。我十年前为了写《太极宇宙论》曾研究占卦,后来就没有再占卦过了,今天在植物园的一个亭子里,我特意为到丽水救病人占了一卦,占得复卦变坤卦,复是一阳来复,说明病人还有一线生机,但是这条阳线变阴线,说明事情还有变数出现。

回家后开始上电脑补写这几天的日记,然后上网查询骨癌方面的文献资料,因为王平的一个同学患了骨癌,已经到晚期,快不行了,王平希望我帮他看看是否能救?我们决定五月一号去,因为王平现在在科技部挂职,要等她放假从北京回杭州才有时间去。白天除了嘴唇有点干,下午 回来的时候略微感到有点疲乏,其它没有任何感觉。晚上打算在子时继续练功。

427日:

今天早上蹲了很长时间,大便没有拉出来,小便仍然很少很黄。照了镜子,发觉自己原来丰满的嘴唇瘪下去了一些,摸摸身上皮肤比较干枯,好像瘦了一些。因为昨天到植物园去登山了,所以今天洗冷水澡的时候,特意用了洗发水和沐浴露(昨天洗澡没有用),把头和身都彻底地洗了一遍,感觉非常的舒服和轻松。坐到电脑前来写今天的日记,感觉丹田微微地发暖。

手机开机后,收到王平同学昨晚十点多发给我的短信,说到她这个骨癌晚期病危的同学的事情,已经经过七八次化疗。

因为昨天已经与她约定五一节等她放假回杭州后,我们一起到丽水去看她的同学,所以,我给她回短信说,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五一节早点到来,对这个患者来说,多拖一天就少一份生机和希望。她收到我这个短信一会儿就给我打电话过来了,说既然这样危急,能否我辛苦一点先单独前往丽水看 她同学?我说也可以。她让我坐浙江快客到丽水,她让患者妻子来接我,她会把患者妻子的手机号告诉我,同时把我的手机号告诉患者妻子。我说好的。

过了一会,她很快又来电话,说她已经和患者家属联系过,家属说请我来看病,怎么好意思让我自己过去,他们决定派车子到杭州来接我。我说那也好。一会儿,患者妻子给我打来电话,向我询问我在杭州的地址,我让她们开到省农科院西门再给我打电话,我会下去找她们的,她说她们的车子一会儿就出发来杭州,大约下午两点半钟到达。

快到下午两点半的时候,我就下楼到那农科院西门旁边的农行里面坐着等她们,一直等到三点多才等到,是患者的弟弟开车来接的,他说已经在附近找了很长时间。

下午六点钟左右,我们达到了丽水,先直奔丽水中心医院病房。患者的妻子和母亲都在,立即给他诊脉,果然已经是命悬一线,脉若沸釜(七怪脉之一,这七种脉象古人一般认为是死症),骨瘦如柴,从一月份以来一直低烧,骨头酸疼,有时会说胡话,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血色素、淋巴细胞都严重偏低。我先教患者妻子每天下午5点至6点钟之间给患者按摩太溪穴,两只脚各半个小时。又教患者本人每天下午6点到7点之间自己用气功方法调理,并教他意守命门穴。患者所住的虽然是特护病房,但是很狭小,我让患者家属给我找纸笔和可以坐下来写字的地方,她带我到医师办公室。坐下来思考了好长时间,终于写好了药方,我让患者妻子赶紧去抓药,今天晚上就要服下一副,这样明天上午我可以看看结果,因为今晚我只能住在丽水了。

开完药方交代完事情,患者弟弟带我到宾馆,宾馆比较高档,看设施应该是四星级的,里面有电脑,可以上网。照例洗了个冷水澡,然后上网看了会新闻,又打开电视,总共只有十几个频道,所有的频道转一圈都没有可看的节目,就坐在床上闭目养神,等到子时练了一会功然后睡下。

因为我已经事先让王平同学交代了患者家属,说我在辟谷期间,让她们不必准备饭菜。除了在车上的三个多小时喝掉一瓶农夫山泉,一整天没有吃任何东西,但是感觉却非常舒服,丹田经常自动出现阵阵暖气。

这样看来,所谓的患者辟谷前需要让道长用咒语打开中脉,打开另一个能量通道接受天地宇宙精华之气,这纯粹是故弄玄虚。因为我并没有让道长用咒语打开中脉,也没有接受什么宇宙天地精华之气,而只是重新练习十几年前曾经练过的内养功和运行小周天。我的理解是,只要练过内功,体内气脉畅通真气畅通,在不摄入外面食物的情况下,人体自然会开始分解平时自身储存的物质,而这些物质分解得到的生物能,足够维持一个人几十天的基本消耗。另一方面,由于体内没有废物的压力,更加清爽,真气自然也就更加畅通。

辟谷在动物中其实是普遍存在的,比如说肉食动物,它抓到猎物的时候饱餐一顿,接下去可能很长时间都抓不到猎物,那就只能挨饿“辟肉”!

不过,我还是有两点想不通:

1、历史文献记载说,有的人辟谷不是几十天,而是几个月、几年、甚至几十年!那么他们人体储存的生物能怎么有这么多呢?

2、据资料,低级的辟谷不吃主食,但是可以吃少量瓜果,可以饮水;中级的辟谷只可以饮水,不能吃任何食物,瓜果也不能吃;高级的辟谷不但不吃任何食物,连水也不喝。就算人体使用储存的物质分解来得到生物能,难道这个分解和代谢过程都不需要水分参与吗?按照西方医学,不吃饭七天要饿死,不喝水三天就渴死了,不睡觉也三天就困死了。

我这种算是中级的辟谷了。高级的辟谷我还想不通,在理论上还不能接受。呵呵!看来中国古代的这些东西还真的很高深,值得研究一番。你想想吧!西方一直是往外求,但是西方科学才几百年时间,对自然界的开发和认识就达到了现在的惊人程度!东方一直是往内求(证),东方之一的中国文化已经有几千年的时间,那么它对人体内在功能的了解肯定是达到了相当的程度的。如果没有一定的合理成分和相当的实践效应,那么几千年来,为什么历代都有那么多的聪明人物去实践呢?

428日:

今天早上五点钟醒来就起床了。大便的形态颜色都很正常,拉得也很顺利(擦屁股的手纸上都没有一点污物),但是量很少,只有蜜枣那么大的一颗,小便量也很少,颜色仍然黄黄的。发觉自己腹部明显瘦了一些,胯部的皮肤看起来也比较枯燥甚至有薄薄的一层脱皮。

洗刷完毕,坐到电脑前补记27号的日记,因为昨天一直忙于思考患者的事情,晚上忘了记日记。今天早上整体感觉很好,起床以后一直到写完这篇日记,整个丹田都很温暖,气感很强。

然后,打电话向患者妻子询问情况。看来我早几天来的决定是对的,我昨晚六点钟到达丽水,就直奔中心医院病房,病人已经命悬一线,医院已经通知家属准备后事了!我诊脉后也吃了一惊!这是七怪脉中的“沸釜脉”,脉搏估计每分钟有好几百下(正常人每分钟七十多下),我只在书上看到过这种脉象的记载,现实中还是第一次遇到!古人一般认为七怪脉是死症。不过我看这个脉还有一点底,也就是说还有一线生机!所以我立即写了药方并让家属赶紧去抓药,并且晚上马上煎一副给病人吃。刚才打电话询问患者妻子病人昨晚怎么样?她说昨晚病人吃了半副药(另外半副放在今天早上吃)以后,整个晚上睡觉都安稳了,前几天整个晚上都无法睡觉,从一月份以来一直低烧。看来已经把他从鬼门关拉住了,我估计三副药后可以把烧退掉,七服药后可以把严重偏低的各种血细胞恢复正常水平。所以让他们吃完三副药后检查体温,吃完七副药后复查血象。

我开的药方如下:

花生衣:60克,阿  胶:15克,

仙鹤草:30克,黄  精:10克,

制首乌:30克,熟  地:15克,

女贞子:15克,广木香:15克,

鱼腥草:30克,桔  梗:10克,

旱莲草:15克,厚  朴:10克,

鸡内金:10克,丹  参:10克。

药方分析如下:

患者已经是纯阳欲脱之脉,所以必须马上滋阴补血,以便清热潜阳!这是主要原则。另外,适当地考虑其它一些辅助药物。西医检查是: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血色素都严重低下!这是由于多次化疗骨髓严重减少,自身造血功能极其低下。

花生衣:60克:补充血小板。

  胶:15克:补充红细胞。

仙鹤草:30克:阻止内出血。

  精:10克:滋阴补精。

制首乌:30克:平补肾精。

  地:15克:补血填精。

女贞子:15克:滋阴清热。 

广木香:15克:理气以助药物消化吸收。

鱼腥草:30克:清肺热,以便清肺金生肾水。

  梗:10克:理肺气,以便肺热清除能排出。

旱莲草:15克:滋阴清热。

  朴:10克:调理肠胃,以助药物消化吸收。

鸡内金:10克:加强肠胃蠕动,以助药物消化吸收。

  参:10克:活血凉血,去瘀生新。

以上药方抓 7 副。

据其妻子说,病人已经持续治疗了一年,经过了七次化疗一次放疗,前后花费了三四十万元医药费,如果加上其他开销,在病人身上的花费已经不少于一百万了。今天早上给他复诊,脉象已经好多了,所以我决定先回金华,患者弟弟特意开车送我回金华,临走时患者妻子硬是塞给我两千元钱的红包。

中午回到金华,到国贸大厦弟弟公司的办公室补写了昨天下午和今天上午的日记,然后趁公司午休时间,叫姜勤同学过来给他开了复诊药方,接着到弟弟工厂那边找到表外甥办公室坐了一会,又到弟弟工厂车间转了一圈,等到弟弟下班的时候,就搭他的车一起回到了弟弟家,侄儿已经从幼儿园放学回家,就和他玩耍。其实今天一整天感觉都比昨天更好,脑子更清爽,脚步也更轻快。

这个晚上犯了一个小小的戒条:看见弟弟家的茶几上有一包很新奇的零食(后来听表外甥说是弟媳妇的印度客户送的),实在是眼馋,就拿了指甲那么大的一小块,放到嘴里细细地咀嚼,然后慢慢地咽下去。结果,大事不好,马上就感觉到从食道到胃部很不舒服!这种感觉一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甚至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仍然还有一点不舒服!这样看来,辟谷的一些注意事项还是必须严格遵守的,因为已经空腹已经很多天了,今天突然吃一小片干果进去,就好像在本 来一尘不染的大街上突然滚进去一块石头疙瘩,岂能有好事?

晚上十一点钟,照例练了一会功,感觉挺好。

429日:

今天早上又是五点钟起床,大便很顺畅,但是量很少,只有拇指那么大的一段,小便量也很少,但是好像不再像前几天那么黄了。接着洗了个冷水澡。然后坐到电脑前补写昨天下午和晚上的日记。

今天早上对于辟谷有两个想法,不知道对不对?

1、辟谷的人为什么脑子反而更好、思维反而更快更清晰?我认为是这样的:辟谷的人血液非常的干净清爽,没有任何一点污浊和杂质,这样的血液流动到大脑里去,当然会与平时不同、原因如下:第一、它的供氧能力肯定更强,大脑毛细血管也更通畅;第二、人类大脑目前已经开发的只有不到百分之十,其余的百分之九十可能平时都因为气血不能到达而处于闲置状态,而在辟谷的时候血液更清爽、供氧能力和渗透性更好,因而能够进入平时闲置的大脑区域,把这 片潜力极大的处女地也开发出来。

2、通常情况下,一个人可能七天不吃东西就饿死了,更不要说十四天、二十一天、二十八天不吃东西了,肯定饿死。但是,辟谷的人为什么同样这么多天不吃东西,体力和身体反而更好呢?我认为道理可能在于这里:

辟谷的人是主动不吃东西,首先他在观念上和潜意识里是主动的没有吃东西的念头,这样的话他的食物摄入和消化系统就暂时处于休眠状态了,在没有新的食物摄入的情况下,要提供同样的能量,机体就自动打开另外一套系统,开始分解平时身体储存的物质来获得能量。这种情况在动物中就可以看到,比如熊是哺乳动物,也是恒温动物,但是它却是要冬眠的,那么冬眠期间它怎么存活呢?秘密在于两个方面,第一、它在冬眠期间的新陈代谢很低,呼吸和心跳都降低到不可思议的地步,甚至好几分钟才呼吸一次,这样它的能量消耗自然很少。第二、它在秋天拼命地吃东西,把自己吃得很胖,储存了大量的脂肪,冬眠期间就是靠分解这些脂肪来提供身体的能量。而我们知道,有机物中储存的生物能是很大的。进一步地说,如果把有机物分解得更彻底,甚至把核能都释放出来而得到光能,那更是无穷的能量,用爱因斯坦的质能互变公式表示就是:E=mc2了!有些道行很高的道士和高僧也许有这种能力,比如藏族一些高僧死后就能够虹化,那实际上就是完全把物质化成光能了。

但是,被动挨饿的人不同,首先它的观念和潜意识里,仍然是有强烈的吃东西的欲望,饥饿的时候甚至会有恐惧感。这样他的摄入和消化系统就是处于活动状态的,而且以为会有食物进去的,因而正常滴分泌消化液,这样的情况下,他的分解自身储存物的系统是关闭的,新食物没有进入,储存食物又没有分解,当然会饿死的。

 

补写完日记,就动身回到乡下家里。大概到了中午时分,忽然接到患者妻子的电话,说患者出现危急情况,舌头伸出来歪了,头也歪了,不能说话。我叫她立即立即通知西医急救,我这边马上赶回去,然后马上出发。从乡下家里到付村,从付村到金华东站,从东站到西站,从西站买上一点钟的车票,两点半钟赶到丽水车站,到达丽水中心医院大概三点钟左右。

此时患者进入昏迷状态,已经用西医的方法进行急救,我摸了一下脉,发现又退回到前日的状态。我竟然忍不住流下了眼泪,过了好一会我才发觉自己的失态,因为患者的妻子、父母,还有一个护工都在旁边。

我发自内心的伤心落泪,这有两个方面的原因,第一是我有点壮志未酬的伤感!我预计三服药后患者体温恢复正常,七服药后血象恢复正常。当第一服药下去以后,患者明显好转,这时候我曾发这样的短信给王平同学:我要用老祖宗的家法武器与死神斗一斗!第二是这个患者才41岁,这个年龄段的男人上有老下有小,是家庭的顶梁柱、社会的中坚。患者的妻子是个很好情感很淳朴的女人,这是两天的亲眼所见,有一次她甚至在病房里当场向我下跪,求我救救她丈夫!我都被她的真情感动了。

现在这个情况,连中药都很难再喂下去,真是没有办法。

到了傍晚时候,应该是西医的急救(输血)见效,患者略有好转。

上次我从杭州来丽水,患者弟弟给我订了四星级的宾馆。我怜悯患者家庭的困顿,提出今晚就不用开宾馆了,住到患者家里,有个小床就行。下午三点钟回来后,我一直守在病房,到晚上九点多钟,跟随患者父母回家住宿。

患者父母家就在医院对面,很小很破旧的房子,里面设施也很破旧很差,也没有洗浴设施。患者母亲让我睡在中间那个房子的大床上,床上换上了一床新的被子,床头有几本肿瘤护理方面的书,我以为是患者家属在自学肿瘤患者的护理。因为今天一整天都比较累,回来就睡着了,子时也没有练功。

430日:

到了早晨五点多钟,闻到床上有一丝病气,和我在医院病房里闻到的一模一样!我心里一惊,赶紧起床。走到门口,看到患者母亲已经坐在门口,就随口问她我昨晚睡的床平时是否患者睡的?患者母亲有点警觉,含糊其辞地说患者在三中另外有个家,不过这个床平时也是患者睡的。难怪会有病气!凌晨醒来的时候嗅觉是最灵敏的。如果没有我这样的功力和道行,一般人恐怕要沾染上很多病气。

因为没有地方洗澡,今天早晨没有洗冷水澡,有一点便意,但是蹲了一会也没有拉出来。我就从裤袋里拿出昨天下午在病房里擦眼泪用过的纸巾,随便地擦了一下屁股扔在污纸篓里——这也算是洗清了昨晚的病气了。

洗刷完毕就赶到病房,病人仍然在昏睡,我看这样昏睡可能对患者很不利,决定唤醒他。家属用语言怎么也唤不醒,我就给患者按摩了一下百会穴,患者稍稍苏醒,但是不完全醒。我只好用自带的工具点其涌泉穴,刚一点下去,患者马上苏醒叫痛,而且能说整句话。

我交代患者妻子经常给他按摩涌泉穴,然后想办法尽量把剩余的五服中药也按时喂完,然后查一下血象,如果血细胞上升回来,那就有希望,否则就无能为力了。之所以让她按摩涌泉穴,因为病人主要是由于化疗骨髓损坏严重,导致造血功能严重降低,肾主骨,且涌泉穴为其至阴之处,且又连接膀胱经,刺激这个穴位,也许能对应地激活被麻痹的神经中枢。

交代完毕,我就打算先回金华了。患者妻子恳求我再留一天,我说明天杭州那边还有事情,另外,这次出来匆忙,忘了带手机充电器,手机自动关机已经有两天了。她说她的身体也不好,希望我帮她看看开个药方。我告诉她,象这几天她都是这么的悲伤又劳累,脉象肯定是不准确的,等她忙过这段事情或者下次见面的时候,一定帮她好好看看。

回到金华乡下家里,母亲和大姐都在,我和她们说了丽水医院的事情,当说到我晚上睡的是病人的床时,母亲坚决要我洗澡,然后把外套脱下来晒晒,把内衣帮我洗掉了。今天洗澡的时候,发现阴囊部位出现几颗红点,头部已经化脓,这应该是我以前曾经在哈尔滨的旅馆里感染过皮肤病,现在在辟谷期间透发出来了。

本想下午回杭州,母亲说明天五一节,弟弟一家要回来,我是特别喜欢和小侄儿玩的,所以决定在线乡下家里再住一晚。

51日:

第二天上午望眼欲穿,直到中午时分,弟弟一家才回来。吃午饭的时候,谈到我辟谷的事情,弟弟颇为幽默地说: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那你比袁隆平还伟大了,联合国都应该对你做表彰。他言下之意是:大家都不用吃饭,那么中国自然不存在粮食危机或安全问题了。

弟媳妇说:中国大跃进和三年自然灾害期间,饿死了多少人,如果你说的(辟谷)是真的,那就不会饿死那么多人了。

她说的倒也是个实际的情况。我只好从各个角度给他们解释辟谷的科学依据。说到大跃进饿死人。我想,这些饿死的人中说不定就有胖子呢!按其身体储存的能量来说,一年不吃东西也饿不死,但因其主观上认为人必须吃东西,而且在潜意识的深处就这样认为,不懂得打开身体中分解储存能量的系统,就像不懂得从银行里取存款用,所以实际上是被自己吓死的。主动辟谷正好与此相反,它是辟谷者本人相信可以多少天不吃东西,这样首先不会恐惧,其次,机体自然会开启或者激活存储物质的分解系统。

人们养成了一日三餐的习惯,所以都以为每天必须吃三顿,实际上,这三顿饭菜中,只需三分之一就足够维持人体的营养和能量了,多余的就被机体用化学能的方式存储起来了。这好比我们每天赚的钱花不完,就把它存入银行,但是,当我们某一天或者连续几天赚不到钱的时候,肯定会想到从银行里把存款取出来用,而不会傻乎乎地等着饿死。人体比我们想象的要聪明得多,当人体有好几天没有东西吃进去的时候,它就会把平时存储的物质分解成能量释放出来供机体使用。 机体更聪明的一点在于:它分解自身存储物质来提供机体能量的时候,总是把那些没用的、多余的物质先分解掉,比如一些堵塞的赘肉、肿瘤细胞等等。

吃完午饭,我特意找弟弟下象棋。因为我以前下象棋一直不是他的对手,据说辟谷可以提高思维能力,我已经辟到第六天了,想看看思维能力是否有所提高。这盘棋的结果,我果然以 多于两个马的极大优势轻松战胜弟弟(先期就吃掉了他的一个车,最后又可以吃他一个车,他就推盘认输了)。

至于辟谷能使脑子更灵光的原因,我是这样认为的:普通人的血液象黄河的水很浑浊,而辟谷的人血液很清爽,就像山泉水,因而供氧能力更好,这样的血液流到大脑中,脑子自然更清爽更灵光。另外,辟谷甚至能激发出特意功能,也可以从这个角度作解释:人的大脑目前开发出来的只不过百分之十还不到,这也许就是因为平时的血液太浑浊,不能 流通到这百分之九十的脑细胞中,如果辟谷后很清的血液把这百分之九十的大脑区域也流到了,自然有可能出现特异功能。

另外,北京那些生病的白领到山上去辟谷,要请道长开顶打开中脉,又要吸收天地精华之气,这好像有点故弄玄虚了。我这七天的辟谷,并没有打开过什么中脉,也没有吸食过什么天地精华之气,而只是练我以前曾经练过的周天功。我认为辟谷的原理主要在于两点:

第一、降低身体的代谢和消耗,比如用微息。

第二、打开分解自身储备物质的系统。

 

不过,这几天我的嘴唇一直比较干,经常可以撕下一片片干结的膜,今天还撕出了血,用餐巾纸擦了四五次才吸干。

另外,昨晚有十多分钟头略有点晕,我估计是血糖暂时性偏低,所以拿了一颗指甲大的生姜糖含在嘴里就好了,前后含掉了四、五颗。

今天下午弟弟一家过来的时候,我又和他们一起吃了两个小片的西瓜,还有一小节甘蔗。

 

这次一次的辟谷实践,本想接受徐汝鑫同学的建议循序渐进先辟七天。

今天是正式辟谷第六天,晚上从金华回到杭州,看到家里很多好吃的东西,想象平时吃东西的享受,心理诱惑特别大,有点动摇了。坐到电脑前补写日记都有点心不在焉。

到了晚上十点多钟,忍不住泡了一小碗藕粉,过了两个小时,感觉还不解馋,又泡了一小碗豆腐花。

也就是说,比原计划提前一天结束了辟谷,准备今年秋天再辟的时候增加到十四天。

 

53日补记):今天早上有两点关于辟谷的想法,补记如下:

1、据说辟谷的人一般每天睡眠三小时就够了。我在辟谷期间一般是十二点钟睡觉,早晨自然醒来的时候一般是五点钟左右。可能因为我是初次辟谷,而且坚持的时间短,所以还需要五个小时才能睡清醒。

2、根据道家的记载,辟谷的其中一个目的是:清除宿便。所以辟谷最少要七天,这与西方生理学也是符合的,一般来说绝谷七天的话,胃肠中的所有食物残渣和宿便都排干净了。不过我发现,即使绝谷几天也能把宿便排掉,至少大大地有助于排出宿便。

比如说,我这次只是辟谷六天,前天晚上开始复食以后,昨天一整天肠胃一直蠕动得很厉害,这好比一个身上卸掉多余负载的运动员,运动起来当然更加轻松自如。昨天下午就排出了比平常还多的大便,但是颜色更深褐色一些,这明显不是昨天刚吃下去的食物残渣。今天早晨又有比较多的大便,颜色仍然深褐色,而且有碎片(前段时间和平时都没有),这仍然是宿便。

我是这样认为的:停食六天,肠胃的上端估计已经百分之九十空了,虽然下面的直肠部分仍然有宿便,但是一旦胃部重新进入食物,肠胃重新蠕动,而且因为肠中已经空了,所以蠕动更轻松幅度更大,那么首先出来的必定是已经到了直肠末端的这些宿便。

53日补记):今天下午在王平同学家里正好看见一台体重计,站上去称了一下体重:62公斤。我的身高和体重一直是1.76米、68公斤,已经连续十多年没有变化,根据公式计算这是最标准体重(虽然我并没有刻意追求)。看来这六天的辟谷体重下降了 6 公斤,平均每天下降 2 公斤,这也符合理论资料的预测。